(连载)黄丝带:他像一个小说中的人物,跑进了她的生活

深蓝白紫 2019-04-16 09:49

(二)

她这几天心情颇不宁静。

很奇怪,每过一段时间,她的心情就会周期性的出现波动,时好时坏。其实并无什么不开心的事发生,但不知怎么自己忽然对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心情异常忧郁。如果有个人能陪她说说话,分散一下精力,也许会好一点,但丈夫远在外地工作,十天半个月才回家一次。不管心情如何糟糕,一年中的大多数时间,她都只能空空面对自己。

正当她苦于无法摆脱低迷的心绪时,他突然提出想见见她,她有些意外,但细想想,也不意外,这个男人已经好几次流露出对她的好感,起先还遮遮掩掩,以玩笑的口吻试探她的反应,像出洞觅食的老鼠一样警觉,见她并无反感,就渐渐大胆起来,只差还没有大胆说出一句“我爱你”。她明白,这突然的邀约,其实也是一种胆怯的试探,他一定是好不容易才攒足了勇气。倘若一口回绝,他定会像一只刚刚壮着胆子伸出头来的小乌龟,又在惊恐之下急急缩回去。想当年丈夫追求她时,可没这么胆小。

她知道这邀约含着一种心照不宣的暧昧,而至本能地有些抵触,但一种难以抗拒的力量却吸引着她。好吧,不就是坐在一起喝喝茶么,没有必要搞得这么紧张兮兮,在网上相识这么久了,他想见见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既然人家是一片诚意,自己就不能这么小气。

原是定在周末,但不巧当晚丈夫打电话说周末回家,那么周末肯定是不行了。怎么办?这横生的枝节扰乱了她的安排,可她实在不想推辞这份邀约,算了,要不就约他明晚相见吧。她忽然觉得自己对与他相见原是怀着深深的期待,感觉胸腔中一股莫名的悸动,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一切就顺其自然吧,她想,如果把自然要发生的事生生抑制着,那不是对自己太残忍了么。

晚上七点他打来电话,怀着十二分的歉意说女儿无人看管,他得稍晚一点才能去。那恳请通融的语气,生怕她断然取消约会似的。那就让他把女儿也带上吧,她想,其实这样更好,有他女儿在场,在别人看来就不会误以为是情人的幽会。

他终于来了。虽然只见过他的照片,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此时她的心又不听使唤的微微跳动起来,她甚至生怕他立即就认出她来。

他很狼狈地被女儿拽着一会儿小跑到这儿,一会儿又小跑到那儿,不时慌慌地东张西望,但即使走到她身边,甚至看了她一眼,他也没认出来。原是等着让他发现自己的,眼见着他欲转身去别处,她有些急了,也顾不上矜持,从座位上站起来拦住他。

他看上去更紧张一些,这反而让她平静下来。她装着毫未觉察他的窘态,只很小心地给他斟茶。这一小杯茶在那张男人的大嘴面前,实在显的很不谐调,眼见就要被那张大嘴一饮而尽,这时他显然意识到什么,嘴虽张了很大,末了却很做作地抿了小一口。

现在,她面对的不再是QQ里那个小小的头像。面对面和这个男人坐在一起,反而让她觉得他原来既遥远又陌生,仿佛一个小说中的人物,怎么忽然就跑进了她的生活,如此触手可及地坐在她的对面。直到此刻,恍惚中她还在怀疑他的真实,但是千真万确,这个男人现在与她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她甚至可以闻到从他鼻息呼出的淡淡的烟味,那个在网上直率又时常焦灼不安的灵魂,此刻却隐藏在他瘦削单薄的躯体里,小易翼翼从瞳孔里窥探着她,对她的一举一动都十分警惕似的。显然,他是内向而害羞的,这个在网上与她无话不说的人,此刻却拘谨着,警小慎微如临大敌的样子,似乎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对她说,预先排演了很多遍,不想却临阵怯场了,不知从哪一句开始,末了只是像调查户口一样,把她一家人的情况给问了个遍。

后来她想,他的确是不擅长哄女孩子开心的。他如果要追求一个女孩,一定是笨拙的,但是,这样的人如果真要爱上一个人来,往往又是一根筋,既专一又炽烈,就像他对他的信仰……

(PS:图片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