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成吉思汗为何亲手杀死自己的弟弟?

NET1640 2019-04-16 00:58

铁木真的父亲也速该在活着的日子里,可以依靠他个人的赫赫战功和能力团结一些部落,并让他们为己所用。也速该有着这样的地位,自然就有人心里不是滋味。于是在他去世后,孤儿寡母就受到了恶劣的对待。泰亦赤兀惕人为了重回俺巴孩汗的荣光岁月,也欺辱也速该留下的女人和小孩。

网络配图

春天里,俺巴孩的两名哈敦(对妇女的尊称)斡儿伯和莎合台进行祭祀,仪式过后是分发祭祀用的牲畜肉,她们却有意无意无视了也速该的遗孀诃额仑。诃额仑当然很不甘心,放言道:“也速该已死,仍有儿子在这里!凭什么给所有人分完才分给我们?你们故意不通知我前来,是想要起营(并将抛下我)吗?”泰亦赤兀惕氏族听见孤儿寡母放此厥词,决定放逐他们,斡儿伯和莎合台则赞同此决定,说道:“我们起营,让他们母子待在这里吧!”蒙古族人于是抛下了可怜的孤儿寡母,决然离开了他们,让他们自己谋生。也速该的挚友晃豁坛族的察剌合·额不干老人力阻此事,劝族人收回成命,却惨遭毒手,被人从后背刺入利刀,危在旦夕。九岁的铁木真与之永诀。就是在这么残酷的草原环境中,锻炼出钢铁般坚硬的铁木真!

蒙古史诗把诃额仑称为“诃额仑母亲”,她从不惧怕艰难。她举着氏族的旗帜,纵马追赶那些抛却他们的部众,喝令他们归附于她,却没能成功。诃额仑的忠实部下与泰亦赤兀惕人殿后卫部队相遇,发生激战,乱箭纷飞。察剌合·额不干就是在这次战斗中,颈部受伤丧命的。

网络配图

诃额仑只能带着她的五个孩子还有也速该和其他妻子所生的两个小孩,在几个忠心仆人的保护下,留了下来。他们来到斡难河发源地附近的不儿罕山躲避草原的战乱,也就是今日之肯特山附近。他们的生活十分艰苦,只能挖草根捡野果来养活一家子人。这一家人便在困顿中生活,孩子也逐渐成人。传说就算是最苦的时候,他们的前额依然有着贵族的光辉。他们经受住了生存的考验,还会用吊钩和渔网在斡难河中抓鱼,来给他们的母亲吃。

铁木真和兄弟姐妹们这样成长起来,当然不会受什么文明熏陶。诃额仑所生的孩子——铁木真、哈撒儿、合赤温、帖木格——与也速该其他妻子生的小孩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很快就发生了矛盾。《秘史》中描述了这场纷争的经过:铁木真、哈撒儿、别克帖儿(当时他们应该都已成人)和别勒古台在河边钓鱼,铁木真钓起了一条金色的鱼,却被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两人抢走。铁木真和哈撒儿告诉母亲,让母亲帮他们出头。可是诃额仑却知道在自己这一群人中,不能再起争斗,否则难逃覆灭的命运。于是,她告诉自己愤怒的儿子:“影子是我们唯一的伴侣,除此之外别无他人,你们是同一个父亲的儿子,竟然不和,那如何报复迫害我们的泰亦赤兀惕人?”铁木真又说,他用弓箭射杀的一只云雀也被他们抢去,这样无法一起生活!于是铁木真和哈撒儿没有听从母亲的劝告,愤然离去。

铁木真和哈撒儿准备偷袭。当时别克帖儿正在放马,坐在山坡上看管马群。铁木真趁机从后偷袭别克帖儿,哈撒儿则从正面进攻,当铁木真准备射死别克帖儿的时候,别克帖儿才看到来人是谁。为了保命,他呵斥铁木真和哈撒儿:“父仇未报,你们怎么能残杀兄弟?”可是铁木真和哈撒儿箭在弦上,别克帖儿只能请求他们放过年幼的别勒古台。然后坐着等死,最终被残酷杀害。

网络配图

别克帖儿一死,族中无人敢与铁木真争锋,于是他便成为了氏族的首领。

杀死兄弟的两位少年回到帐篷,诃额仑马上就明白事情已经发生。《秘史》记载下了当时的情形,还有诃额仑所说的一段话:“杀人凶手!铁木真,你刚降生的时候,手中便握着黑血般的石块……你们像吃胞衣的恶狗,像跳过山涧的猛兽,像怒吼的雄狮,像吃生食的蟒蛇,像追逐飞腾影子的海青,像悄悄吞噬食物的大鱼,像撕咬幼驼后腿的疯骆驼,像在风雨中觅食的野猪,像保护巢穴的豺狼,像狂攫食物的猛虎,像擅自行动的猛兽。除了影子,我们再无伙伴;除了尾巴,我们再无鞭子。我们应该首先向泰亦赤兀惕人寻仇,因为他们使我们承担了太多的苦难。”蒙古史诗赞颂诃额仑的大义凛然,斥责两个杀死自己兄弟的残酷少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