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自己亲手丢掉的爱情,怨不得谁

2019-03-16 14:29

图片:网络

文章:笔墨诗书

北宋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阴历十月十七,在淮河漂浮的一叶上小舟中,伴随着一阵啼哭,一个男婴呱呱坠地。因为出生在旅途之中,孩子的父亲陆宰给他取名陆游。这一年,距欧阳修去世53年,距王安石去世39年,距苏轼去世24年。今天不讲这位大词人或英勇或爱国的一生,我们来讲一讲被他丢掉的爱情。

19岁这一年,陆游迎娶了表妹唐琬为妻。娶唐琬之前,陆游是出了名的书痴,半步都不愿离开书斋。娶唐琬之后,陆游的心里眼里都是唐琬。无数个红袖添香的夜晚,他们诗词相和,写下了相守一生的誓言。可就是因为他们太相爱了,陆母看不下去了,眼见儿子恋爱脑大过了事业心,本来就容易出问题的婆媳关系,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婚后三年,陆游的母亲以唐琬没有生育为由让陆游休了唐琬。

当年还不够老练的陆游,抱着都不放弃的想法抖了个小机灵。他一面写下休书,给母亲一个交代,一面在外边搞了所宅院,让唐婉居住在那,时时与她会面。他以为等到自己金榜提名,定能说服母亲,迎唐琬归来。

可是姜还是老的辣,没过多久,陆母就发现了陆游的小秘密,盛怒之下,母亲不但逼着陆游忍痛撵走了前妻,还立即又为他张罗了另一桩婚事,续弦王氏为妻。不久,唐婉在家人的安排下再嫁宗室子弟赵士程。从此,

两人再未相见。真的是“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绍兴自古有个习俗,在每年的三月五日,全城的男女老少都要祭拜大禹,逛庙会。也许是造化弄人,绍兴二十五年(1155)三月五,三十一岁的陆游逛过庙会后,在沈园巧遇六年前休掉的前妻唐琬,两人四目相对,竟无语凝噎。

八年前,两人感情正浓,却被迫分离。阔别八年后,本以为可以治愈的伤疤,硬生生地被撕扯开来,牵骨动肉地生疼。陆游看着和丈夫说笑的唐婉,万千遗憾与惆怅涌上心头,于是提笔挥毫,在沈园的墙壁上写下流传千古的《钗头凤》。

钗头凤·红酥手

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公元1156年,唐琬重游沈园,看到了这首词。话说唐婉,虽然已经嫁给了

赵士程,但从未忘记过陆游。如今面对这首《钗头凤》,不由感慨万千,于是写下一首《钗头凤》相应和。钗头凤·世情薄,不知道唐婉是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这样的举动把赵家放在何地呢?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

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这一唱一和,我们除了看到了一对痴情男女二人的爱意缠绵,还能还能从词中感受到无尽的委屈、哀怨、痛楚,有如撕心裂肺。写完这首词后没过多久,唐琬就黯然死去。带走了流言蜚语,也带走了终生的遗憾。

七十五岁时,陆游告老还乡来到沈园。可是经过

四十多年的风雨侵蚀,沈园早已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更何况当初的人与事,

伤心的往事立刻浮上陆游心头,于是他提笔写下《沈园二首》(这里不再展开,可自行百度)。

十年后,八十五岁的陆游再游沈园。沈园里的花依旧灿烂,但唐琬早已化作尘土,这才发现

这一生,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家族,唯一对不起的竟是自己的爱人。

陆游被誉为南宋最伟大的爱国诗人,一生自诩“六十年间万首诗”,但是他为唐婉所做不及千分之一。陆游爱唐婉吗?我想是爱的,但是对唐婉来说,背叛也是无法原谅的。当唐婉过早地香消玉殒之时,陆游,依然在娶妻纳妾,并育有七子一女。这就是男人,一面说自己多爱多爱一个人,一面不耽误再娶,还不要脸的说我是迫不得已。

陆游的休妻,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原谅。唐婉一生本可以潇洒度过,奈何陆游给了她希望,又让她绝望。我不想理性的说什么当时的宗法制社会,如果执意违背母亲的命令,他便注定要落下一个不孝的骂名。站在一个女性的角度,他就是背弃了自己的妻子,自己的爱人,至少在爱情上他失败了。

声明:本文由笔墨诗书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每天学习一点历史故事、人物事迹!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