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人,看着这个少年,心中已经多了一抹不同的情绪

忘川流河畔 2019-03-16 15:51

他拥有着鼎盛的家世,是一代天骄。可是,却就这么地被雪十三随意一道冷哼给冲击的倒飞了出去。而且,原青龙榜第一百名,此时实力更加强大的杨笑云在场,对方刚才要过去相助,却扑了个空。这一幕,几乎让人难以相信。雪十三,他的功力到底达到了何等惊人的地步?一些人,看着这个少年,心中已经多了一抹不同的情绪。如果说之前时慑于他手中的力量,从而敬畏,那么此时,他们已经发自内心的敬服了。张云在一边狂叫,他嘴角有血沫子,整个人发丝飞扬,要疯狂了般。他之前那般咄咄逼人,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雪十三等人,可是,对方却只是一道冷哼便将他震飞了出去,都没有真正出手。这让他感受到了无比的屈辱,觉得自己之前那强势叫嚣的姿态,此时看来,却像个跳梁小丑般。

正应验了雪十三的那句话,他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谁给他的资格?从小在光环的笼罩下长大的张云,完全受不了这种打击,他眼睛都红了。而另一边,杨笑云原本也打算着以强势姿态降临这里,给雪十三一个下马威,彰显自己的强势。刚才见到雪十三表现出的一丝实力后,他便感觉到不妙,预料张云会吃亏。所以,他第一时间动了,想要化解雪十三的手段,可是,却没想到对方比他更快,他晚了一步,没能彰显出那种强势了。于是,此时便显得有些尴尬了。杨笑云的脸色涨红,他没想到,之前还完全占据上风,将对方碾压的局面,眨眼间,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的举动反而成全了雪十三的超然。

尤其是,此时他隐隐的能感受到周围目光中带有的玩味儿与嘲笑,甚至,类似于周如风之辈,已经在发出讥讽的声音来了。“给我滚快!”他厉喝一身,同时一步踏出。嗷呜!一瞬间,他一掌拍击出去,这座房间中顿时金光爆盛,且从雪十三体内的血肉骨骼中发出低沉而威严的龙吟声,滚滚沸腾。龙吟化作音波,直接击溃了对方的那道音符。“你不是一直不服,想找我一战吗?今日,且成全于你,来战!”雪十三震碎了对方的音符后,他的术法却没有停止,施展的真龙手印刹那凝聚而成。一瞬间,房间中竟是足足出现十几条神龙,每一条的躯体都有一丈之巨,通体金黄璀璨,刹那向着杨笑云淹没了过去。这是雪十三糅合了仙道与武道两门术法的一招,在顾家对抗妖女时便大放异彩,极为不俗。

杨笑云再次被打断,还是没能彰显出他的强势来,此刻间对方忽然发难,不由得大怒。而他身边的其他人,见到雪十三体内忽然涌出的恐怖威压后,全都脸色大变。他们发现,自己等人全都低估了这少年的实力,他的功力,就算无法力敌六重天,可在六重天之下,估计已经少有人能企及了,最起码,他们做不到。张云面孔都狰狞了,他很是愤怒,很是不甘,心中不断地咆哮着,为什么他会拥有这样的实力?这太不公平了。回想到刚才雪十三那恐怖的速度,骇人的肉身力量,张云一方的人通体冰凉,战战兢兢。这哪里还是人啊,一招便击败了功力精进的杨笑云,这躯体简直如同传说中神兽之体般,太凶悍了,不可力敌。想到这里,这几个之前出言嘲讽雪十三的人顿觉头皮发麻,他们居然不知死活地嘲讽这样一个如同少年魔神般的存在。

这当中,有人已经双腿发软,嘴唇在颤抖,吓到不行,后悔的要命。那张云,更是脸都绿了,险些吓破了胆。至于今天过来参加聚会的,全都以无比真诚的敬畏目光看着雪十三,这种敬畏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是对雪十三本身而非之前他手中的强大力量。院落中,杨笑云躺在很远的地面上,已经不能够动弹了,口中不断吐出血沫子,躯体在抽搐,他的眼中,有着无比恐惧的神色。十七八岁的少年,修为却至少在五重天,这是什么概念?原本有些人认为雪十三就算是青龙榜上的妖孽,也是排在末端的,那些顶尖的妖孽不可能到这个荒凉的地方来。可是,事实恰恰相反,他的境界高的吓人,一道断喝,令十几名四重天大圆满以及一名五重天小成之境的强者倒飞,狼狈而回。有些人在开始回想青龙榜上前端的那些妖孽名字。“莫非他是季云?”一人说道。

季云,便是在秘境中崛起,先后得到许多大造化的人,从一介寒门,忽然一飞冲天,达到了五重天大成之境你,被许多大宗门青睐,纷纷伸出橄榄枝。如果真是季云的话,怕是雷家还真要掂量下了。“这么年轻,定然是前段时间秘境中的那群人。”有人判断道。同时,人们也在为雪十三说的那句话而震撼,一个时辰内雷家家主没有到来,他便要亲自杀到雷家去?这未免太恐怖了。此时,雷家中,全都炸开了锅了。一群高层脸色阴沉,他们没有想到派出的人那么快便回来了,而且还是铩羽而归。他们仔细地询问过程,可是这群奴才一问三不知,都不知道怎么被人打败的。更有甚者,家主之前询问一人,可这人却学着雪十三当时的样子,说了一个滚字儿,气得雷家家主险些吐血,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过去。

家主,那人说了,一个时辰内,您若是没有出现在天隆客栈,他可要亲自杀上门来呢。一名银甲护卫道。忽然,一道声音划破大街,让所有人一怔。“雷家死人了”一句话,石破天惊,短短瞬间,雷家忽然死了个人?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是谁?“是雷家二老爷的大儿子,雷霸。”“什么?居然是那个因为看人不顺眼,就杀了别人全家的恶少?倒是死的好。”“他怎么死的?”“被杀!”现场鸦雀无声,足足安静了好几息,然后瞬间炸开锅了。许多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天龙客栈。难道是那个人?可他明明没有出房间啊,他又帮手不成?于是,有人开始动心思,给了客栈的伙计一些碎银子,让他到雪十三的房间看看情况。

伙计为了手中的碎银,一咬牙,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雪十三的房门,居然没人?这伙计险些吓飞了魂儿,他可是知道,天隆客栈现在里里外外,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这里呢,那位居然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要多么高明的手段啊。消息传出,引起轩然大波。然而,这令人沸腾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半个时辰后,雷家又死人了,这次死了两个。一炷香后,死了十个,这次还是在雷家草木皆兵,无比戒备的情况下死的。可诡异的是,人们都没有看到杀人者的影子。一时间,雷家上下全都颤栗,人人自危起来。

雷家此时应该在最高警惕的状态下,却无声无息地被杀了那么多人,他是怎么做到的?这片荒凉之地的人们,何曾看到过如此惊世骇俗的手段?在他们眼中,雷家就是天了,不可挑衅。可这还没有结束,一盏茶时间后,雷家又死了八个人。凤阳城为此,彻底点燃了,这可是这么多年来,从未发生的大事件啊,难道这少年要一个人屠掉这整个雷家不成?实际上,人们心里是无比期待的,毕竟这雷家是此地的恶霸,许多人深受其害,走在大街上都要战战兢兢,早就诅咒这个家族尽快灭亡了。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