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然恨不得咬上李落一口,现今这个模样也只能逆来顺受

历史中的瑰宝 2019-03-16 14:58

孟庄冷冷看着李落,面无表情,李落扬了扬手,示意蒙面人解开两人被封着的穴道。穴道解开,孟庄和小灵仙都没有妄动,小灵仙苦笑一声道:“三哥,对不住啦,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了我身后。”孟庄闷哼一声,淡淡说道:“七妹,不怪你,这两个人武功高强,正面交手你我恐怕也不是敌手,有心算无心,我们认栽了。”“孟大侠言重了,你们是大甘江湖少有的武功高手,如果不是因为我暗算设伏,要擒下你们怕是要费一番周折。”“无耻小人。”小灵仙眼神闪动,极为不齿李落这等行径。李落哈哈一笑,也不气恼,和声说道:“我行事确属下三滥了些,不过姑娘已经怀疑我的身份了,如果我不抢先出手,我猜到了这里你和孟大侠一定会出手制住我吧。”

小灵仙微微吃了一惊,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冷然说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李落莞尔一笑道:“尊驾自号七大寇,原来也讲君子之道,受教了。”“七妹,你和这些小人费什么口舌,哼,今天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只要我们七大寇有一人尚在,必将讨回公道。”“你不是洛书常,你到底是谁?”“姑娘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让孙大侠有机会逃出去么?”小灵仙面显惊容,李落猜得到自己已经起疑,没想到竟然还能洞察自己心中所想,如此心思缜密,实在猜不透眼前这个清秀男子究竟是什么来头。“没关系的,孙大侠我也派人盯着了,说不定过一会你们就能相见。”“哼,不知道天高地厚,老六武功虽然未必胜过我大哥和二哥,但隐迹藏踪的手段天下无人能出其右……”话音未落,脸色骤变,瞠目结舌道,“老六,你怎么也!?”

屋门处出现两个人,一个正是孙九,另有一个蒙面人跟在身后,一只手扣住孙九背心要穴,孙九一脸苦笑,不住的自嘲摇头。蒙面人走进来之后,向李落颔首一礼,将孙九扶到一张椅子上坐下,径自倒了一杯茶,放在孙九身前。左手一扬,孟庄和小灵仙没来得及看清蒙面人出手,孙九的哑穴已被蒙面人解开。蒙面人站在孙九身后,无声无息。孙九活动了一下双肩,叹了一口气,赧然说道:“三哥,七妹,这次丢人丢大了,让人到了身边才惊醒,可笑至极,连一招都没有接的下来。”“哎,也罢,我们三个都是阶下囚,还说这些做什么,我和七妹也是一样,刚一照面就被人封住穴道。”孙九看着李落,沉声问道:“终日打雀反被雀啄了眼,这位公子爷不是洛书常,敢问尊姓大名?”“是不是洛书常又有什么关系?你们早就知道我不是洛书常了,至于我是谁,你们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李落微微一笑,望着小灵仙道,“姑娘见过洛书常洛公子吧?”

小灵仙心中一寒,淡然说道:“我怎么会见过世家公子。”“你们七大寇交游甚广,见过洛书常也不足为奇,倒是姑娘为人,我心中着实好奇的很。”“哦,是么,我不过是你的手下败将,不知道公子有什么好奇的?”“姑娘一举一动虽说有江湖人的习气,不过骨子里却还是脱不开大家闺秀之气,想必也是大甘名门望族之中,见过洛书常也就说得过去。不过为什么会和江湖贼寇之流混在一起,还请姑娘指点。”孟庄和孙九脸色微微一变,虽很细微,却逃不过屋中几人的眼睛。小灵仙心底的寒气更胜,淡淡说道:“公子这次看走眼了,我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只是个小贼罢了。”“也好,等洛公子回来卓城的时候让他见一见你,说不定就能认出姑娘到底是谁了。”小灵仙脸色大变,恶狠狠的瞪了李落一眼。只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纵然恨不得咬上李落一口,现今这个模样也只能逆来顺受。孟庄岔言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布下埋伏的?”李落微微一笑,没有作答。

小灵仙吐了一口浊气,寒声说道:“还能是从什么时候,四哥把他从火里救出来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就已经落到他的算计中了。”李落眼睛一亮,赞许说道:“姑娘心智聪慧,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小灵仙恨声说道:“用不着你这样假惺惺,可恨没有早点动手。”“哈哈,姑娘对你的才智太过高估了,卓城不大,但藏龙卧虎之辈不知繁几,胜过我的大有人在。这次你们平白背上这么大的一桩罪过,难道不是你们小看官府中人的下场么。”“哼,大甘狗贼,治国安邦的时候一个个都是昏庸小人,阴谋算计的时候不逊于谋圣之智。老四也是,好不救,赖不救,偏偏带回来一个这样的人。”孟庄气闷说道。“三哥,别怨四哥了,他总会想法子接近我们的,怪只怪我们瞎了眼,没看出破绽来。”小灵仙不忿说道,隐隐有几丝刁蛮任性之意。李落轻笑一声,和声说道:“我和你们在一起这几天,你们虽说是盗,但盗亦有道,讲义气,重规矩。七大寇的名号我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想来定是江湖中响当当的角色。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种勾当,夜入商正衙门行窃,还一把火烧了衙门库府,这可是弥天大罪,按律当诛。”

“放屁,我们早就说了,火不是我们放的,朝中权臣酷吏沆瀣一气,商正衙门藏污纳垢,我们……”孟庄怒颜驳斥,正要说话,突然被小灵仙打断:“三哥,他在探咱们口风。”孟庄一惊,恍然大悟,看着眼前笑意盈盈的李落,心中一冷,闭口不言。李落摇头一笑,也没有懊恼神色,望着孙九身后的蒙面人问道:“七大寇,有听说过这个名号么?”蒙面人微一沉吟,摇了摇头道:“没有,或许是名显江湖不久吧。”孟庄几人面有不忿,何曾被人如此轻视过。李落哦了一声,指了指座中三人,道:“他们几人你可曾听说过或者见过的?”蒙面人打量了一眼孟庄和孙九,沉声说道:“这个小姑娘我没有见过,不过我擒下他的时候,倒从他的身法上看出些端倪。有曲靖孙家的影子,孙家是江湖中的名门望族,门人不显于朝堂,但在绿林中颇有建树,擅长追踪觅迹之术,腿法也是一绝。他年纪这么大,轻功强过腿法,似乎和二十年前被孙家逐出家门的一个人有些相似。”

“哦,是怎么回事?”“三十年前,孙家出了一个人物,江湖人称嗅天犬孙长杰。此人追踪觅迹的功夫即使在孙家也是出类拔萃,当年投身公门,是大甘中府赫赫有名的神捕。手中不知道抓过多少江洋大盗,大理司中提起此人都要赞上一声英雄了得。可惜官道相护,不少罪恶滔天的江洋大盗虽然被拿下问罪,用些银子最终都无罪开释。如此一来,给孙家惹下了大麻烦,几个亡命贼枭凑足了一大笔银子,在江湖上网罗高手欲报此深仇,我听说最后请动了叫天王,一场恶战,孙家险些从江湖中除名。孙长杰悔恨不已,自毁双腿的武功,求仇家放过孙家上下,最后的事我也不甚知晓。不过自此之后,孙家便将此人从宗祠之中除名,孙长杰下落不明,再也没有在江湖中出现过。”

屋中一静,孙九怔怔出神,没想到江湖中还有人记得这些事。惨然一笑道:“尊驾眼力真是太可怕了,不过如今只有一个糟老头子孙九,孙长杰这样的人和我没什么关系,你认错人了。”“又是叫天王。”李落眼中寒芒一闪,杀气欲吐未吐,孟庄和小灵仙只觉得身上一寒,想不到眼前这个清秀羸弱的男子竟然有这么凶厉可怖的杀气。“叫天王横行江湖几十载,是该管管了。”蒙面人轻描淡写的说道。孟庄和小灵仙眼中骇然之色一闪即逝,叫天王的凶名江湖人都知道,但看似这几人一点没有把叫天王看在眼里,只是有一时腾不出来手的意思。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