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璟取出了祝融夫人给妻子的明珠项链,笑这是蛮王妻子献给的礼物

紫薇花雨露 2019-03-16 14:58

本文章由紫薇花雨露独家发布,给点点关注~~

刘璟取出了祝融夫人给妻子的明珠项链,递给她笑这是蛮王妻子献给你的礼物,好像挺冰凉,我替你收下了。陶湛是豪门之女,见多识广,对一般珍宝都不放在眼中,但她却被这串明珠吸引住了,明珠是磨圆而成,一共十八粒,用金丝镂空包裹,她拾起来对着灯光仔细看了看,有些惊讶将军知道这是什么吗?刘璟也有些好奇我以为它是水中产的明珠,但发现不是,竟是用人工磨圆,而且一直都很冰凉,好像是件稀罕之物。

陶湛低低叹息一声,我知道蛮疆有一种罕见的奇石,叫做石精,蛮人叫做月亮石。旁边蔡少妤接口我也知道很多洞中都有,各种形状,千奇百怪,南郡的白龙洞就是,我去过,各种石很漂亮。陶湛摇了摇头,石很常见我说的石精,是石孕育了数十万年的精华,并不是每一根石都有,大概一百根**石才有一根石有一点点石精大小宛如米粒,陶家一个管事在蛮疆花高价买到一点点,十几颗黄豆大小,镶嵌成手链,被我祖父献给江东吴老夫人,就是尚香的大娘。刘璟更加奇怪了,笑听起来好像很珍奇,但我看那祝融夫人也是毫不犹豫取下来给我了,我还不当回事。陶湛叹了口气,这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一串。

人叫做明月宝珠,世代由蛮人王妻佩戴,是王妻的一种标志,堪称他们的国宝,她居然把这个宝贝送给将军,真不知将军给了她多大的人情。贾诩笑了笑又当初我劝州牧先取关中,是因为我知道南方军队是无法横扫北方,虽然依靠长江水战赢得了赤壁之战,但那些都是因为水军犀利,可一旦到了北方平原,就不一定是北方军队的对手了,而且曹丞相拥有三万骑兵,在北方谁还能与他抗衡?其实如果我是曹丞相的军师,我会建议他让出关中,让汉军进入关中,然后利用骑兵的优势将汉军全歼在关中不等贾诩说下去,刘璟便叹息幸亏文和不是曹操的军师,否则我就是马超第二了。其实这并不是曹丞相没有想到,就算他没有想到,荀攸也会替他考虑,他们之所以没有采用这个方案,就是因为他们屡次败在汉军手中,不敢再冒这个险了,但经历了第一次北征之战后,我想曹丞相也会改变策略,他会把汉军放入关中,但集中兵力防御陇右和关内,关中就是一个大瓮,进了关中,曹军就可以瓮中捉鳖了,州牧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刘璟有些听懂了,他连忙军师的意思说,关陇其实是一体,光夺取关中并没有意义!正是如此!贾诩抚掌大笑,笑声一收,他又微微叹息我就是关陇人,对关陇了解得比谁都透彻,当年我劝董卓先取关陇,稳固了这个根基后再进京,可惜董卓急于求成,仓促进京,最后没有了后路,西凉势力只是昙花一现,我不希望州牧再重蹈覆辙。刘璟默默点头,他已经完全明白了贾诩的意思,夺取关中并不一定能占领关中,如果曹操把他们放入关中,动用骑兵及倾国之力和他在关中决战,他很可能就会再次失败,甚至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贾诩劝他先取陇右,巩固陇右,有了和北方军队抗衡的实力后再进攻关中,这才稳步之策。军师说得不错,三年之期我理解了。刘璟叹息了一声其实用两年的时间来巩固陇右和关内,已经是很快了。贾诩想了想又除此之外,还有两件事我要提醒州牧。军师请说!第一件事是南阳,明年和曹军的免战契约就到期了,我建议州牧再续签三年,以保证荆州的安全。我也是这样认为,南阳方面最好保持平静,相信曹操也有此意,那第二件事呢?第二件事就是州牧北征一定要有理由,蒯越告诉我,天子对州牧擅自北征非常震怒,甚至要下旨剥夺州牧的爵位,被荀彧劝止了,现在朝廷中对州牧北征议论极大,曹丞相的党羽诸如凉茂、常林、王桀等人纷纷利用州牧擅自北征造舆论,说州牧有不臣之心,很多支持州牧之人也被迫缄口,这对州牧的名声很不利。刘璟沉思片刻我已决定派许靖入朝,作为我在朝廷的利益代表,让许靖在朝廷中活动,挽回不利的局面。

不妥!贾诩摇摇头让许靖入朝,曹丞相或许可以接受,但一定会有底线,那就是许靖只能做州牧的喉舌,如果让他在朝廷中活动,曹丞相绝不会答应,许靖会出事,毕竟朝廷是在曹丞相的控制之下,州牧为何不考虑使用衣带诏呢?衣带诏是刘璟准备用来和曹操换取益州牧的封号,上次曹植出使荆州时,刘璟便提出了这个条件,但曹操一直没有回应,不知是曹植没有说,还是曹操另有想法。更重要是,刘璟知道,一旦使用了衣带诏,就意味着他和曹操彻底敌对了,曹操会逼迫汉帝下旨剥夺他的一切爵位和官职,并宣布他刘璟为叛逆,宣布他为假冒皇族,把他赶出宗庙,他在政治上会有很大的损失。曹操完全可以这样做,但曹操并没有走出这步棋,说明他也是很小心,不想把事情做绝,既然曹操留了余地,他刘璟也必须要权衡利弊,并不是抛出衣带诏,他刘璟就可以获得大义的,没有那么简单,这一点贾诩显然没有想到。刘璟叹了口气,衣带诏之事让我再考虑一下吧!贾诩感觉刘璟不太情愿用衣带诏,便笑了笑,这只是微臣的建议,州牧可以自己考虑决定。就在这时,书房门忽然‘砰!砰!地敲响了,非常急促,什么事?刘璟极为不悦道。

只听包娘在门外急将军!刘璟起身走出来,见她满脸焦急,便问发生什么事?包娘附耳对他低声夫人生了,是个女孩,产婆说孩子还有救。啊!刘璟惊得一下子呆住了,他不顾贾诩,急急如火向后院飞奔而去曹操从长安返回邺都也有快两个多月了,曹操首先为夏侯渊举行了隆重的葬礼,谥为愍侯,厚封其子。其次便和刘璟一样曹操回邺都后不久,启程去许都和河北各郡巡视,又去了中原各郡,返回邺都后已是九月初了,接下来便是秋收这是各地官府最重要之事,曹操也极为重视,命令长子曹丕巡视各大产粮区以督促秋收。但对于曹操最重要之事却是魏国开府,按照汉制,封为国公后,便可以建国开府,设立官职,比如刘璟被封为楚公,他便架空了州牧,开设了将军府,之所以没有建立楚国,是出于一种低调。但曹操却不低调,他正式建立了魏国,把从前丞相府的幕僚们都一一封为魏国高官,比如任命荀攸为尚书令,凉茂为尚书仆射,毛玠、常林、徐奕等人为尚书,王桀、杜袭等人为侍中,钟繇为大理、王修为大司农,袁涣为郎中令兼御史大夫,陈群为御史中丞等等。

曹操同时将丞相府的政务全部转到魏国,由于官职设立和朝廷完全一样事实上就架空了朝廷,这和刘璟架空州衙如出一辙。上午,曹操在官房内接见了程昱,程昱被封为魏国卫尉卿掌握曹操的三万牙军,虽然卫尉职位并不是最高,却军权极重,非心腹不能担任。程昱同时也掌握着曹操的秘密情报机构今天他来见曹操,就是有重要情报要向曹操汇报。先说一件不大不小之事吧!刘璟之妻陶氏在上个月产下一个不足月的女儿,还居然保住了,取名刘婵,按照荆州风俗,邻家同月小儿皆要馈米一石,结果刘璟下令,荆、益两州同月出生的小儿皆赠粮一石,两州囚犯皆赦免!曹操笑了起来,看来他很疼爱这个女儿啊!当初他儿子出生时,也没有这么大的动静,居然赦囚,这可是天子之权,要是刘协知道了,不知会恨成什么样子。丞相不在意吗?程昱有些奇怪问道,他以为曹操会拿刘璟赦囚之事做文章,不料曹操却轻描淡写,并没有放在心上,程昱心念一转,忽然明白了,有了刘璟僭越在先,丞相跟着做一点僭越之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曹操明白程昱的心思,笑了笑这不是什么大事,以前袁绍、袁术他们不都干过吗?不用在这种小事上做文章,计较得太多反而会显得我这个丞相气量狭窄,锱铢必较,等他真正出大问题时,就没人关心了。丞相说得极是,微臣没有想到这一点。还有什么情报?曹操又笑问道。还有就是听说马钧发明了一种山地运粮车,叫做木牛,荆州正在大规模营造。曹操的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他当然知道刘璟第一次北征失败的原因,不是因为军事战争失败,而是粮草不足,事实上,汉军在作战中并没有吃亏,还斩杀了夏侯渊,曹操很清楚,一旦刘璟解决了粮草问题,汉军北征就胜负难料了。曹操有些坐不住了,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走了几圈,他忽然停住脚步对程昱仲德,其实我并不是担心刘璟进攻关中,我担心的是他依旧选择走祁山道的真正目的,明年我和他签署南阳停战协议就到期了,他为什么不攻打南阳,不选择走武关道进关中?编辑:李淑/审稿:李强/本文章为百家号作者独家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如有发现必追究其责任,图片来源于网络!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