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窈窕淑女,君子何逑?

阿冷上学 2019-03-16 08:43

【古风】窈窕淑女,君子何逑?

诗·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关雎》是《风》之始也,也是《诗经》第一篇。古人把它冠于三百篇之首,说明对它评价很高。《史记外戚世家》曾经记述说:“《易》基乾坤,《诗》始《关雎》,《书》美厘降……夫妇之际,人道之大伦也。”又《汉书匡衡传》记载匡衡疏云:“匹配之际,生民之始,万福之原。婚姻之礼正,然后品物遂而天命全。孔子论《诗》,一般都是以《关雎》为始。……此纲纪之首,王教之端也。”

朱熹《诗集传》“序”说:“凡诗之所谓风者,多出于里巷歌谣之作,所谓男女相与咏歌,各言其情者也。”郑樵《通志乐略正声序论》说:“《诗》在于声,不在于义,犹今都邑有新声,巷陌竞歌之,岂为其辞义之美哉?直为其声新耳。”朱熹是从诗义方面论述的,郑樵则从声调方面进行解释。我们把二者结合起来,可以认为《风》是一种用地方声调歌唱的表达男女爱情的歌谣。孔子说:“《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论语八佾》)此后,人们评《关雎》,皆“折中于夫子”(《史记孔子世家》)。但《关雎》究竟如何呢?

关雎,一个唯美的爱情故事

关雎为《诗经》全书首篇,也是十五国风的第一篇。是男女言情之作,是写一个男子对女子爱情的追求。其声、情、文、义俱佳,足以为《风》之始,三百篇之冠。讲的是一个男子追求一位姑娘的情诗,写他追求时的欢乐和求而不得的哀伤。历来对这首诗有不同理解。《诗·周南·关雎序》:“《关雎》,后妃之德也。风之始也,所以风天下而正夫妇也。”《后汉书·皇后纪序》:“故康王晚期,《关雎》作讽。”现代研究者或认为是写上层社会男女恋爱的作品。后世用此篇名作典故,含义也常不同。

此诗言切而意婉,尤其是第三章,男主人公对所思女子真是设想得体贴入微,关怀备至。第一章“窈窕淑女”二句,直往直来,连个小弯儿也不拐。但从第二章起,细节描写增多了,小伙子由于“寤寐思服”,彻夜翻来覆去,睡不踏实,这却是真情流露。越睡不安稳,越是心潮起伏;而人在恋爱时总是好往乐观处想,于是他想到将来结婚时场面多么热闹,婚后感情多么融洽和谐,生活多么美满幸福。这一切遐想,都是从“悠哉悠哉,展转反侧”的失眠中幻化出来的。虽说是主观的一厢情愿,却并非可望而不可即。后来的剧作家代剧中人立言,说“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反嫌说得太露;而《关雎》的作者却以丰富而圆满的想象来填充眼前无可排遣的相思,这真是“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了。难得的是这乃属于典型的东方式的、我国传统的正常恋爱观。

当初编纂《诗经》的人,在诗篇的排列上是否有某种用意,这已不得而知。但至少后人的理解,并不认为《关雎》是随便排列在首位的。《论语》中多次提到《诗》(即《诗经》),但作出具体评价的作品,却只有《关雎》一篇,谓之“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在他看来,《关雎》是表现“中庸”之德的典范。

孔子对《关雎》的评价,出自于《论语·八佾》中的第二十章,原文内容:子曰:“《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原文大意:孔子说:“《关雎》这首诗,快乐而不过分,悲哀而不伤感。”注意:淫是“过度”的意思,而并非是现代仅指的猥琐行为。

关雎,神秘的故事背景

周南指周以南之地,是周公旦的封地,即今河南西南部及湖北西北部一带。《周南》大多数诗是西周末年、东周初年的作品。其中第一篇《关雎》是有关爱情的诗篇。

周代由文、武奠基,成、康繁盛,昭、穆以后,国势渐衰。后来,厉王被逐,幽王被杀,平王东迁,进入春秋时期。春秋时期王室衰微,诸侯兼并,夷狄交侵,社会处于动荡不安之中。

这首诗也有说相传周文王与太姒的故事。太姒出生的部落是有莘氏部落,而这个部落的所在就是杞国和缯国的区域,有莘氏部落最初的首领,正是夏朝开国君主夏启所封,而夏商周时代除了有功之臣,封土最多的则是君王的亲属。有莘氏部门姓姒,夏启也姓姒,也就是说太姒的祖先来自夏朝王族。

殷商末年,有莘氏部落的一支来到了渭水之滨。他们在这里繁衍生息,逐渐与此地强大起来的姬姓部落融洽相处。那时候的渭水,常常有洪涝灾害,常常还有堤坝被冲毁,而主管这里的西周部落,无日无夜不在忧愁,于是,每一代西伯侯,都会常常巡查渭水堤坝。直到姬昌的出现。

西伯侯姬昌每天巡查河边,虽然这些年渭水安宁无事,可是他却不敢松懈,每天都在关心着渭水畔生活着的人们。当然,除了巡查堤坝,还有一个目的,他想要见一个人。

这个人正是有莘氏部落的太姒,人们都在传颂着太姒的贤惠,说她不仅长得窈窕可爱,更是懂得仁爱明理,内外兼修的好女子,如果太姒是这样的女子,为什么不去追求她呢?

可是这么多天,终于没有如愿。长夜漫漫,姬昌辗转难眠,在床上翻来覆去,心中的思念无日无夜。

终于有一天,看到河边站着个女子,那身穿着不就是有莘氏部落的人吗?两人丝毫没有半点陌生人的拘谨,反倒像是多年就前就与这个男人相识,如今重逢却是了了心中的一段夙愿。太姒自此便也在心中种下了爱根,此生长发为君留,非君不嫁,别无他求。

太姒嫁入西伯侯家,两家人都非常满意,两家人也相互连理,更为亲近。自从太姒进入姬家,孝顺长辈,管理后宫,旦夕勤劳,以进妇道。姬昌也便更把岐山片区治理得井井有条,成为殷商末年最强大的诸侯,并也因此而号令天下,建立周朝。有莘氏部落嫁女儿,开启了西周八百年辉煌基业,也算是报了殷商灭夏的仇怨。

关雎实是一首意义很单纯的古诗

《关雎》的内容其实很单纯,是写一个“君子”对“淑女”的追求,写他得不到“淑女”时心里苦恼,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得到了“淑女”就很开心,叫人奏起音乐来庆贺,并以此让“淑女”快乐。作品中人物的身份十分清楚:“君子”在《诗经》的时代是对贵族的泛称,而且这位“君子”家备琴瑟钟鼓之乐,那是要有相当的地位的。以前常把这诗解释为“民间情歌”,恐怕不对头,它所描绘的应该是贵族阶层的生活。另外,说它是情爱诗当然不错,但恐怕也不是一般的爱情诗。这原来是一首婚礼上的歌曲,是男方家庭赞美新娘、祝颂婚姻美好的。把《关雎》当作婚礼上的歌来看,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唱到“琴瑟友之”“钟鼓乐之”,也是喜气洋洋的,很合适的。

一般婚姻关系中男方是主动的一方。就是在现代,一个姑娘看上个小伙,也总要等他先开口,古人更是如此。娶个新娘回来,夸她是个美丽又贤淑的好姑娘,是君子的好配偶,说自己曾经想她想得害了相思病,必定很讨新娘的欢喜。从见关雎而思淑女,到结成琴瑟之好,中间一番周折也是必要的:得来不易的东西,才特别可贵,特别让人高兴。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千古不易的真理,自然的法则。好男儿见到好姑娘怦然心动,好姑娘见到好男儿倾慕不已,这是最合乎自然,最合乎人性的冲动,才是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怪事。

时代在变,莫非人性也真地在变?男的不男,不长胡子,浑身奶油,手无缚鸡之力,不称“男人”而称“男孩”。女的不女,粗声大气,膀大腰粗,男孩不敢做的敢做,男孩不敢说的敢说,姑娘能做的不能做,姑娘会唱会说的不会唱不会说。工业化不仅把人变成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产品,也把男欢女爱的真情实感变成流水线生产出来的罐头、方便面、巧克力、化妆品、洗发香波、泡泡糖……

和古人相比,这是我们的幸运,还是不幸?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