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I·观点 | 顾正龙:阿拉伯国家“城市乡村化”现象日趋严重构成安全隐患

2019-03-15 20:50

2019年3月14日,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顾正龙在国际网发表评论文章《阿拉伯国家“城市乡村化”现象日趋严重构成安全隐患》,全文如下:

阿拉伯国家“城市乡村化”现象日趋严重构成安全隐患

图片来源:WorldBankBlogs

阿拉伯城市不正常的膨胀和出现城市乡村化现象是由于政局不稳,恐怖势力肆虐,造成城乡发展不平衡。“城中村”随着时间推延正在成为阿拉伯大城市中一个独特现象,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构成严重隐患。阿拉伯国家目前应该考虑如何实现“乡村城市化”计划,推动农村发展,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和良好生活环境,吸引他们返回原住地。

30多年来,中东阿拉伯国家一些大城市出现“城市乡村化”现象日趋严重,引起阿拉伯各国政府的关注和担忧。所谓“城市乡村化”指的是大批农村人口涌向城市,尤其是涌向阿拉伯世界的大城市,出现了许多人口密度超高,城市基本设施匮乏的的“城中村”现象。阿拉伯媒体指出,所谓“城市乡村化”,实质是“城市萎靡化”。

农村人口大迁移

自上世纪末以来,特别是2011年爆发“阿拉伯之春”以来,阿拉伯世界人口激增,在伊拉克、叙利亚、摩洛哥等阿拉伯国家出现了人口从乡村向城市大迁移的运动,而这些阿拉伯城市并没有能力为他们提供必要的住房和就业的机会和社会公共设施,直接影响了迁入地人口的正常生活,破坏了原有的空间平衡。

阿拉伯世界产生城市乡村化现象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出于政治原因造成的城市乡村化在伊拉克萨达姆统治时期就开始了。在两伊战争期间,萨达姆政权曾强迫大批库尔德人向一些重要城市大迁移,以优惠待遇吸引成千上万库尔德人迁往伊拉克北部的苏莱马尼亚等城市,在那里推行城市乡村化。征用这些库尔德人当兵、当警察或从事情报工作。

另外,一些阿拉伯国家如叙利亚政府为打击反对派,维持政权,鼓励在一些重要的工业和商业城市推行“城市乡村化”政策。比如叙政府支持亲政府的属于什叶派分支的阿拉维教派组织在大马士革建立的“玛扎区”(被当地人称为“富人区”,新华社分社设在该区)和“十月区”建立新的乡村化的新区;在叙利亚中部的霍姆斯城建立了“扎赫拉”新区,在北方重镇的阿勒颇建立了“赫纳努”新区,作为捍卫政权与各派势力斗争和对抗的据点。

“城市乡村化“形成的原因

阿联酋有影响的《FutureCenterUAE》智库网站2月21日发表文章指出,阿拉伯国家一些大城市出现乡村化的原因是:

1、大城市就业机会集中,吸引大批农村人口,来自农村的移民未经迁入城市有关部门的批准,私自在城市周边的城乡结合部建造不具有交通、水电、卫生等基本生活设施的居民点。阿拉伯媒体称这些外来居民点为“鸟窝”、“贫民窟”或难民营。

2、“城中村”的商业活动不受政府监管和保护。由于人口激增和违法建筑的乱象,政府无力为这些移民提供就业机会,贫困和失业逼迫他们从事各种非法商业活动,如一些流动商贩利用汽车等交通工具在城市之间往来,特别在一些阿拉伯首都之间运输商品赚取利润。阿拉伯媒体称这些商业活动为“影子经济”。

3、来自农村的移民在“城中村”组成了以家族和血缘联系为主要成份的聚居地,吸引大批农村人口,保持着原有的生活方式和浓厚的家族传统,在城市里建造牲畜围栏、在房顶上建家禽养殖场,既影响了城市环境卫生,更破坏了一些历史古城的景观和传统风貌,很难与城市社会生活融合。

4、由于“城中村”人口不断膨胀,拥挤不堪,城市广场空间越来越小,城市公园、体育场所和学校等基本设施逐渐消失,从而改变了迁入地的社会和文化生活方式,影响城市居民的人口服务和福利,造成城市人失业率增加,住房紧张,社会和经济环境得不到改善。现今最明显的例子是2011年叙利亚爆发内战以来的首都大马士革就处于这种境况。

5、武装民兵组织控制区的城市乡村化问题尤其严重,如也门的情况就是如此。2014年也门胡塞武装占领首都萨那,造成大批也门人被迫逃亡国外,与此同时,相当部分的也门人选择留在首都萨那和各大城市。胡塞武装把城市分割成许多小型村庄,使其成为从北方运送武器的走廊,以在南方地区开展军事行动,扩大势力范围。

6、北非国家摩洛哥的一些恐怖组织选择一些城市,如马拉喀什、非斯、丹吉尔等城市的周边地区作为发动恐怖袭击活动的基地,威胁当地居民生活的安全。据有关材料显示,由于“城市乡村化”的居民点远离政府监督,又相对靠近城市,便于发动恐怖袭击活动,近年来北非地区发生的恐怖事件都是从这些“城市乡村化”严重的居民点所策划和发动的,成为恐怖分子滋生地。

制定战略

一些阿拉伯国家面临“城市乡村化”日趋严重的现象,他们意识到人口迁移和流动是一种复杂的政治、社会和经济现象,人口迁移对社会安定,经济发展、人口分布起着重要影响。人口移动以其所具有的空间上的不平衡性和结构上的选择性对迁入、迁出地产生政治、社会经济等多方面的影响。一些阿拉伯政府已经意识到制定战略和采取措施的必要性。如摩洛哥政府制定了加快发展各产业的战略和在农村发展“2014~2018年绿色摩洛哥”计划,以此改善农业落后的状况,遏制人口往城市迁移的趋势。由于中东阿拉伯国家政局不稳,制定有关战略目前困难重重。

阿拉伯分析人士指出,阿拉伯城市不正常的膨胀和出现城市乡村化现象并非因为人口自然增长率所造成的结果,而是由于政局不稳,恐怖势力肆虐,造成城乡发展不平衡,人口都涌向各省大都市,从小省涌向大省,从发展滞后的地区涌向发达地区,他们或为逃避战祸,或为生计,从而出现了血缘家族式“城中村”,和无计划违章的建筑群区。“城中村”随着时间推延正在成为阿拉伯大城市中一个独特现象,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构成严重隐患。该分析人士强调,阿拉伯国家目前应该考虑如何实现“乡村城市化”计划,推动农村发展,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和良好生活环境,吸引他们返回原住地。

来源:国际网

本订阅号关注中东研究的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发布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的学术信息。

微信ID:MESI_SISU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