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因写色情诗词被皇帝下令处死的皇后萧观音

NET1640 2019-03-16 03:31

萧观音是辽国道宗皇帝的皇后,史载其“姿容冠绝,工诗,善谈论。自制歌词,尤善琵琶。”曾作诗《伏虎林应制》、《君臣同志》、《华夷同风》应制属和诗等,被道宗誉为女中才子。她曾因冠绝一时的容貌和过人的才气集千般宠爱于一身,宠逾众妃,成为道宗的“红颜知己”,然又因一首色情诗遭人诬陷而被勒令自尽,命丧黄泉。即使香销玉殒后,尸体也几次被刨出,使其灵魂无安生之处。

红颜薄命只因多才艺

萧观音,出生于一个贵族家庭。小时候,她面容慈善,明眸皓齿,美丽清秀,性格好静,尤如观音转世。父母视之如掌上明珠,对其疼爱有加。为了吉利,特为其取小字叫观音,希望她万事能逢凶化吉,祸去而福存。长大后,她更是出落得颖慧秀逸,亭亭玉立,娇艳动人。萧观音生性聪慧,好读书,从五岁起便经常去父亲的书房,打开书右看左瞧。父亲偶然教她几个字或一首诗,她便能过目不忘。她还极有灵性,先生所教的知识一学便通,不到两年时间,通读唐诗。她还随先生学习了词的填法,若让她填词,总是才思敏捷,转眼成章。

受父亲的影响,她从小就喜欢音乐和汉诗。契丹族建立的辽国依然保持着游牧民族的传统,喜动不喜静,辽国的贵族少女很少有专心于读书认字的,尤其是难学的汉字。难得的是,她还会用汉语写诗作文,书法也相当不错。在辽国的历史上,她是仅有的两个杰出的女诗人之一。

16岁时,她成为梁王的王妃。次年,梁王登基为辽道宗。她性情温顺,饱读诗书,而且她琴瑟、琵琶都堪称国手,与辽国其他女子相比显得格外特别,很快就被册封为皇后。当时的辽国百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孤稳压帕女古靴,菩萨唤作特里蹇。意思是:头戴玉,足登金,皇后是观音。

辽道宗继位后,两人伉俪情深,年轻的辽道宗对萧观音恩宠有加。不仅在宫中夜夜相伴,即使出外巡游打猎也常常带着萧观音一起去。可谓是夫唱妇随,锦瑟相和。

契丹人都保持着尚武的习俗,喜欢打猎。按照契丹族的风俗,皇帝每年要带领贵族们外出渔猎,称为“捺钵”。辽道宗时常骑着号称“飞电”的宝马,瞬息万里,出入深山幽谷。有一年捺钵时,道宗在黑山猎得一虎,一片欢腾之中,道宗和群臣饮酒高会,道宗命身为皇后的萧观音即兴赋诗。萧观音脱口而出:“威风万里震难邦,东去能翻鸭绿江。灵怪大千俱破胆,哪教猛虎不投降。”锦句出玉口,在座的辽帝辽臣,无不叹服。此诗气势雄浑,彰显出萧观音女中豪杰的豪气和北国女子的飒爽泼辣。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过人的才气为日后那些奸佞小人的诬陷提供了可趁之机,也为萧观音的悲剧人生埋下了隐患和祸根。

独守空房吟词作曲打发时光

好事多磨。不论夫妻感情多么好,在皇帝那里,漫长的婚姻都会成为一个枷锁。辽道宗统治后期,道宗越来越耽于玩乐,终日以畋猎、饮酒为乐,对朝政不闻不问。大半年的时间在宫外山林旷野中度过,朝政渐渐被凭告密而平步青云的耶律乙辛把持。贤德淑惠的萧观音,时时劝诫道宗不要耽于射猎,不要疏于政务。起初道宗还有所收敛,后来渐渐受不了稳重的皇后的束缚,对萧观音一些忠言逆耳的劝诫异常反感,以后便很少在萧观音处过夜了。他对这位貌美才多的皇后逐渐疏远,更有甚者常常在酒宴之余,冒用萧观音的名字,把大臣李俨的妻子邢氏叫到宫里鬼混。

大凡女人,都会为挽留自己的爱情而斗争。失宠后的萧皇后又寂寞又悲哀,开始作曲以自娱,也想挽回道宗对自己的宠爱。萧观音越来越不喜欢交际,容貌也日渐衰老。色衰而爱弛。耶律乙辛趁机将自己的弟媳进献给皇上,并深得圣宠。看着道宗移情别恋,萧观音除了独自嗟伤,空帐之中愁聚眉峰,闷损娥眉外,只能在诗中倾泻自己的绝望和梦想。风流多情的词人萧观音为了唤起夫君旧情,独创曲牌《回心院词》,一口气做《回心院词》十首,她在绝望中希望,哪个文人丈夫能够读懂这种心音:

“帚深殿,闭久金铺暗。游丝络网空作堆,积岁青苔厚阶面。帚深殿,待君宴。”

“拂象床,凭梦借高唐。敲坏半边知妾卧,恰当天处少辉光。拂象床,待君王。”

“换香枕,一半无云锦。为是秋来辗转多,更有双双泪痕渗。换香枕,待君寝。”

“铺翠被,羞杀鸳鸯对。犹忆当时叫合欢,而今独覆相思块。铺翠被,待君睡。”

“装绣帐,金钩未敢上。解除四角夜光珠,不教照见愁模样。装绣帐,待君贶。”

“叠锦茵,重重空自陈。只愿身当白玉体,不愿伊当薄命人。叠锦茵,待君临。”

“展瑶席,花笑三韩碧。笑妾新铺玉一床,从来妇欢不终夕。展瑶席,待君息。”

“剔银灯,须知一样明。偏是君来生彩晕,对妾故作青荧荧。剔银灯,待君行。”

“薰炉,能将孤闷苏。若道妾身多秽贱,自沾御香香彻肤。薰炉,待君娱。”

“张鸣筝,恰恰语娇莺。一从弹作房中曲,常和窗前风雨声。张鸣筝,待君听。”

词中尽是“帚深殿,待君宴”、“拂象床,待君王”、“换香枕,待君寝”、“铺翠被,待君睡”、“爇薰炉,待君娱”……的香艳。词藻美丽,情真意切,惹人怜爱。

任何一个绝望的女人都会萦绕这些心思,在萧观音那里,却有穿透任何一颗铁石心肠的力量。词曲本不分家,冰雪聪明的萧皇后,又亲自将《回心院词》十首自谱成曲,以打动辽道宗。由于曲调幽雅,演奏难度很大,宫中伶人皆知难而退,惟独孤身塞外的汉族伶人赵惟一的技法高妙,能把此首幽怨之词演绎得丝丝入扣,荡气回肠。赵惟一殚精竭虑,把《回心院词》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支玉笛,一曲琵琶,萧观音与赵惟一丝竹相合,每每使听的人怦然心动。萧观音希望皇帝能听见,就经常召他入宫弹奏。时日久了,后宫盛传她两人情投意合,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又利用那纷纷谣喙,恶意中伤,有意陷害萧观音。

萧观音身边有个宫女叫单登,同样精通音律,看见赵惟一如此受宠,心里很不平衡。一天,单登大胆地对萧观音说,特里蹇(皇后的意思)这样宠爱赵惟一是偏心,宫里能演奏《回心院》的又不是只有他一个。萧观音看出单登的心意,于是叫赵惟一来同她当面比试。萧观音让两人各自弹了四旦二十八调,单登都败下阵来。单登虽败,名声却大了,竟然连皇帝也经常召她演奏乐曲。萧观音劝告皇帝说:“此女出身不好,皇帝总是亲近这种人,恐怕有所不便。”于是将单登贬斥到别处,不再让她演奏。单登因此怀恨在心。

缠绵艳曲竟成催命符

如果中间不出个大奸臣耶律乙辛,萧观音和辽道宗夫妻欢好,伉俪情深,又有聪慧贤明的太子耶律浚,虽然辽道宗有沉迷打猎,辽国皇家应该不会发生太大的变故,萧观音也不至于香销玉殒,含冤而死。

道宗整天沉迷于饮酒作乐,耶律乙辛渐渐地大权独揽,朝臣无不阿附,以至权倾朝野。萧观音的儿子即太子耶律浚颇为英明,耶律乙辛对他有些忌惮。因对耶律乙辛构成不小的威胁,成为他的心腹大患,欲出之而后快,但苦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萧观音的词曲,与孤身塞外的汉人赵惟一的演奏,是高山流水般的知音感。可惜,这种清音高雅的故事,却被当时的奸臣耶律乙辛嗅到了肉体的味道。

单登遭贬斥后,经常对妹妹倾诉自己的冤屈。她的妹妹清子是教坊朱顶鹤的妻子,虽为人妻,却暗地里与耶律乙辛相好。单登对妹妹说,皇后与赵惟一肯定有私情,不然以赵惟一的实力,怎么能专宠于前?清子汇报到了耶律乙辛那里。一听到汇报,耶律乙辛大呼:“天助我也,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他盘算着想利用萧观音与赵惟一之间出现的谣传予以打击,从而达到扳倒太子的目的。

他的谋士即当时的宰相张孝杰仔细研究了一番后,利用萧观音善诗词这一点,写了一支艳曲名为《十香词》。这首《十香词》,类似于《十八摸》,翻译成现代白话文,就是一部用身体写作的色情小说。此曲情节有没有不重要,关键是细节非常生动,算是同类作品里的佼佼者,《十香词》写了女人身上的十种香气,用词比《回心院》更加露骨。耶律乙辛让清子把它拿给单登。单登以旧婢的身份匍匐在萧观音面前,呈上《十香词》,并声称这是宋国皇后的作品。

萧观音读后脸红心跳,对单登说:“真没想到,宋国的特里蹇也会写这样的东西。虽然浪荡了些,不过功力还是有的。”单登乞求萧观音为她抄写一遍,还说:“奴婢虽是一个粗人,但也想收藏这样的佳作。可惜这书法太差,要是有皇后的书法相配,就堪称双绝了。”虽说《十香词》遣词用语都十分暧昧,多少有些难登大雅之堂,但这正合孤寂中萧皇后的心态。萧观音读后,觉得它雅丽有致,对《十香词》爱不释手。经不住单登的再三乞求,萧观音当场挥毫帮她抄了一遍。为了劝诫,还在“宋国皇后”的诗后作了一首道学气十足的怀古诗:“宫中只数赵家妆,败雨残云误汉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窥飞燕入昭阳。”至此,萧观音已完全堕入了耶律乙辛所设的陷阱之中。

得到萧观音亲手誊写的《十香词》后,耶律乙辛如获至宝。他立即拿着它到辽道宗那里,大放厥词说是皇后与赵惟一私通,并假装胆战心惊地拿出《十香词》这个证据。道宗对皇后与赵惟一的谣传早有耳闻,如今一见这白纸黑字的物证,头脑简单、专喜打猎的道宗不觉怒火中烧,马上派人将皇后带来对质。不管皇后如何否认,气极败坏的道宗一怒之下命人把皇后一顿毒打,打昏之后扔进死牢。等稍稍冷静后,道宗有点半信半疑:“咦,最后这首诗明明是在骂飞燕淫乱误国呀,那皇后怎么还会私通呢?”昧着良心的宰相张孝杰说:“这首诗正是证据,含了‘赵惟一’三个字,说明皇后这篇用身体写作的小说,男主角就是赵惟一呀。”道宗醋劲大发,勃然大怒。认定萧观音与伶官赵惟一私通,敕令萧观音自尽,赵惟一凌迟处死。萧观音再三请求再见道宗一面竟不获准。皇后自尽以前,还作了一首绝命词,最后几句是:“呼天地兮惨悴,恨古今兮安极!知吾生兮必死,又焉爱兮旦夕。”自尽时年36岁。

后来,年刚十八岁的太子耶律浚也在耶律乙辛的构陷下废为庶人,不久之后也被害死。

萧观音被赐死后,辽道宗还不解恨,依旧非常恼怒自己戴了绿帽子,便让人把萧观音尸体扒个精光,随便裹个苇席草草埋葬。萧观音的孙子天祚帝继位后,他为祖母的含冤不白和父亲的惨遭杀害鸣不平,一面将张孝杰剖棺戮尸,搜捕耶律乙辛的子孙及亲旧,尽行诛戮;一面又把奶奶的尸体刨出,重新洗沐装裹,以“宣德皇后”的名号把奶奶与爷爷辽道宗合葬一处。后来,金人攻灭辽国,怀着对辽朝刻骨的民族仇恨,在京城大肆破坏。遍挖辽国皇族陵寝,萧观音的尸身又被刨掘出来,剥去身上金玉,任由牛马践踏。

清代的朱彝尊对萧观音这种悲剧寄予了莫大的同情。朱彝尊在咏萧观音的诗词中说:

细草含茸,圆荷倚盖,犹与舞衫相似。回心院子,问殿脚香泥,可留萧字?怀古情深,焚椒寻梦纸。

清朝风流倜傥的才子纳兰性德对萧观音惺惺相惜,作词追悼她时,叹道:六宫佳丽谁曾见,层台尚临芳渚。一镜空潆,鸳鸯拂破白萍去;看胭脂亭西,几堆尘土,只有花铃,绾风深夜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