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人的故事15-2」:老冤家二番战,北非独立风云

历史的卷轴 2019-03-16 01:52

再次入侵

公元396年,不屈的反派阿拉里克再一次出现,正因为他的克星斯提利科此时在西罗马,所以他又一次打爆了东罗马整条防线,遭到破坏最严重的是希腊地区,那些罗马希腊控皇帝当年留下的遗迹全部遭到破坏。在君士坦丁堡的阿卡狄乌斯皇帝闭门不出,全国上下非暴力不合作命令,谁要敢爱国情绪上身,就是叛国。当然帝国内还是有男子汉的,不用说他就是斯提利科,已经做了一把岳飞,还让我当斯提学良吗?斯提利科无视皇帝的命令,大军开赴希腊半岛,这次他做了充分的准备,上次已经让阿拉里克开溜了,这次要用包围战术,没有把对手围堵起来就不动手。

战争持续到了公元397年,斯提利科始终没有好的机会,主场的东罗马也死活不配合,耗不起的罗马军还是发动了总攻,父子局第二轮再度上演,结果还是一样,阿拉里克碰到斯提利科就是那个时代的林丹和李宗伟,阿拉里克又一次被打进了山区做猴子。君士坦丁堡这边不但在叉腰肌,还要背后捅刀子,说斯提利科是念在对手也是蛮族,放跑了对手。斯提利科都气炸了,猪队友见过,能比猪还蠢的就东罗马一家了,于是他干脆破罐子破摔,返回了意大利,阿拉里克狗屎运又一次逃脱险境。

认为东罗马这边已经愚蠢停止了,那就真看得起他们了,在斯提利科离开后,阿拉里克又开启了杀神模式,东罗马皇室人人自危。终于他们想出了一个脑残的方案,那就是招安,昨天的皇军今天就成了人民子弟兵了,阿拉里克被官方任命为大元帅,之前惨遭西哥特人蹂躏的希腊地区人民还要对昨天杀害亲人的凶手跪拜谢恩。这件事情顺便把一件半公开的事实给实锤了,那就是东西罗马彻底分家,阿拉里克作为东罗马大元帅也无脑的侵蚀西罗马的疆土。

阿拉里克在边界上随心所欲,照道理斯提利科应该上去打脸的,正在观众们满怀希望想看反派再一次被按在地上摩擦的时候,我们的主角要处理北非的叛乱。反派男二号是北非的吉尔多,他在狄奥多西时代还是一个忠臣,自刀亲兄弟换取了罗马的信任,等到狄奥多西去世,他演技爆炸,公开宣布自己为东罗马大元帅,并且真的骗了当地所有人,开始了自己的土皇帝生涯。又过了两年,吉尔多彻底摊牌,停止往意大利运输粮食,这下罗马的物价biubiubiu的就上去了。意大利与北非的关系已经稳定了550年,那场惊天动地的布匿战争至今还影响着国际走势,但是在这一刻,北非有想法了,吉尔多要把这里变成南罗马。

西罗马的皇帝是霍诺里乌斯,实际的一把手却是斯提利科,他象征性的给元老院一个面子,公开演讲吉尔多这个反贼有多么狡诈。原以为满堂的元老院议员会全力支持他出兵北非,但是这背后又有一套逻辑,如果要发动军事行动,就要征召农奴,而这些农奴大多数在给元老院议员打工,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议员们纷纷开始淘浆糊。斯提利科还有大招,他把12岁的小皇帝从米兰城请来,让他念自己准备好的稿子,这措辞一看就是斯提利科写的。元老院好不容易刷到的存在感又没了,要是再不点头斯提利科就要动刀了,于是吉尔多被确定为国家的公敌。

斯提利科还是没有亲自动手,他找了一个很好的人选,那就是吉尔多的弟弟马西泽尔,这位小马哥只带了5000人就很挑衅的来到北非,而且这5000人还有另一种身份,那就是狂热的天主教徒。当两军在约定的地点见面后,小马哥也是有点小慌的,毕竟对手有7万人,他急中生智,大吼一声:我们基督徒的对手只有异教徒!!对面的天主教徒士兵直接下跪画十字,然后拔腿就跑。剩余的小喽啰脑子也突然断电,这是什么魔法?小马哥全军偷鸡,吉尔多被斩于阵前。马西泽尔接下去只能用乐极生悲来形容,他在过城前吊桥的时候大秀太空步,凌空翻转三周半,难度系数五颗星,但是忘记脱盔甲,沉入水底淹死了,这种花式死法在罗马史上也不是第一次了。

北非的问题终于得到解决,属下的功劳自然归领导,罗马元老院决定给斯提利科立像,这是千年来罗马英雄的最高荣誉。按照古老的惯例,大人物还有为市民建造公共设施的义务,之前吉尔多家产也是非常丰厚,斯提利科将它用于建造一处水利工程,只不过建造者名单他排在第三,前两位是东西罗马皇帝。斯提利科显然没有释怀元老院的和解举动,他更加耿耿于怀自己的蛮族身份,为了进一步融入上层社会,他把自己的女儿玛利亚嫁给了14岁的霍诺里乌斯皇帝,越是高位,越是没有自由恋爱的权利,小霍同志含泪也要把婚结了。

上一章:斯提利科与阿拉里克,罗马双雄初次照面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