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你,我的姐姐,我的老师,我的母亲……

75号工坊 2019-01-31 14:09

本文为75号工坊创始人自传系列之一,看一位放弃高薪职位的两个男孩的妈妈如何开启自己的第二人生。请持续关注「75号工坊」百家号,查看更多内容。

很庆幸,我来了,而你也在。

生命中,总渴望有这样的伴,至亲至爱、血脉相连、心气相通,无论多大的人生风雨、艰难坎坷,心底永驻着一份安稳与踏实,因为有你,始终和我并肩而站。这个伴,在我来的这世上,我称呼为姐姐。

姐姐年长我四岁,小时并不知道这四岁的意义,总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习惯了晚上被搂着睡觉、受训责大哭时第一时间去找安慰、放学路上帮我背书包牵我过马路、省吃俭用下的零花钱全给我买了零食……一声声姐姐后的回应,总会让我找到一份份最踏实的依靠与陪伴,让我一次次擦干泪站起来再欢快地去奔跑。

其实,我们在生命的某个阶段都应该同时被称为小孩的,可也就因为是年长一点点,便自然地担负更多的责任,而自己却放弃了许多也还是孩子的特权,真正待我到了明事的年龄,我的小姐姐,在我心中早已是母亲的代言人,这一场姐妹情分,已早与年龄无关。

我和姐姐从小生活在南方的一座小镇,四面环山,一条约莫百米宽的白沫江穿镇而过,把小镇分出南北两岸,以大人的脚步,走遍整个镇子也花费不了个半时辰,但小时在我心中可是辽阔天地,怎么疯跑追逐,都是到不了尽头的。

父亲在这座小镇的中学任教,那时的学校福利还要安排教师及家属的住宿,于是,我和姐姐便从小生活在那个极具淳朴、文明之风的教师苑里,学校操场沙坑、高低杆、秋千、乒乓台桌等常年都是我们的开心乐地,只是不知从何时起,我身边的玩伴已换作成别家小孩。

而姐姐,要么在教室上自习、要么在家写作业、要么就是烧水-洗衣-煮饭帮着父母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不再与我刨沙蹲坑捉迷藏儿,姐姐长大了。

我和姐姐虽受着相同的教育熏陶,却早早便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个性,我们前后入了学遇到同一位启蒙老师、后又由同一班主任教至小学毕业,甚至先后都拜读于当地一名老先生学习毛笔及钢笔书法。

可是,小学我按部就班地上了六年,姐姐却只用了五年,四年级念完便噌的一跳,直升六年级去了,手臂上常年佩戴的是红三杠,各种比赛总是名列前茅,学校大喇叭广播表彰时,常能听到一个极其熟悉的名字,这一切让我无比地羡慕又引以为豪,因为不是别人而是我的姐姐,而我最多也只有红一杠。

敏而好学的姐姐,一路看似很顺利地上初中、升高中、考大学,背后付出的却是早于年龄的成熟、自律、坚韧与刻苦。

小时条件艰苦,上学的教室四面总爱透着风,一到冬天,整个教室就像是冰窖,到了下课的时候,同学间都会相互追逐打闹跳跃,借此暖和下僵硬的身体,而我的姐姐总沉迷于书本,活动少了,时间一长,手脚就全长满了冻疮且红肿得老高,穿鞋子都要硬生生地套上,每走上一步,脚都会被硌得生疼,可姐姐总还是第一个到教室再最后一个离开。

那时父亲是姐姐的初中班主任,一向懂事的姐姐,是不想让当时肩负多职从早忙碌到晚的父亲,再为她的学业过多操心,而自发自觉自律地学习着,于是,数不尽的油灯、蜡烛、草稿本、笔头伴随着姐姐的求学时代。

每个长长的寒暑假期,姐姐最喜欢的便是阅读父亲书架上那几排厚重的书籍,那些书,我上初中后也去翻看,但总感觉词句生涩,看不了多久便又兴殃殃地归回原处,记忆最深的便是《辞海》,我是从来都没翻出超过十页的,而姐姐早已不再满足父亲书架上的书,而是跑到学校的图书室,尽情地畅游在更多知识的海洋里。

姐姐的品学兼优,在我们共同成长的教师苑里,早被老师们当成身边最真实的学习榜样,教育着自家小孩或学生们,而我的贪玩及调皮捣蛋,也同时会被提及,只是被当成警戒的成份会更多一点,但这些并不影响我对姐姐的依恋、羡慕甚至是崇拜的。

我常常折服于姐姐的聪慧,逢年过节,家里总是有下象棋的传统习惯,不分长幼、能者上。从记事起,姐姐就常敢与家里的长辈们对弈,从最开始被让半边棋子儿到后来只让单車、单马或单炮,一路斩兵杀将,逐步与长辈下成和局,甚至最后不再被让棋子儿也会胜出。

每当姐姐赢了棋,我就会在旁欢呼雀跃兴奋极了,小孩也能打败大人,在意识里是多么不可能的事,可姐姐就能做到,实在让我佩服之极,而我多年来,象棋的水平也仅停留在只懂基础的规则,一上场不到三、五分钟便会匆匆败下阵。

姐姐除了象棋,围棋、军棋、跳棋也都是一把好手,在小学时,姐姐在县级组织开展的围棋比赛中,参加角逐并获得了好名次,在我们那个小镇上,也很快被传开了的。升入初中后,姐姐也常参加县里的化学、物理、作文等各项竞赛,每每都会榜上有名,为学校争了不少荣光。

每个暑假都是我翘首相盼的时光,意味着会更自由、并有大把的时光随意打发,假期的前几日,会和小伙伴儿疯成一块儿,每天都玩得筋疲力尽。

可疯劲过后慢慢也就失去了新鲜感,就越来越不想出门,这时就额外地想念外地求学的姐姐能早早回家。

有姐姐陪伴的暑假,会更加的有趣与充实,我会像跟班儿似的跟在姐姐身边,随她去一一拜访昔日的同学或玩伴。

因升入了不同的高中,假期是她们约定的聚会时间,姐姐们各自分享着在学校的喜见乐闻,近期流行的歌或看过的课外书,有时也会谈及自己对未来的初步规划,我在旁总听得津津有味,这和平时听见的内容多么不同。

原来,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的多彩,长大是如此的有意思,我总盼望着有一天走出那座小镇,也像姐姐一样在外求学去。

假期里,不外出交友的日子,姐姐就会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时间,帮父母干完家务活后,就会自己看书写作业同时也辅导着我的学习。

可我总是很难静下心来,好动的性格让我很不安份,或在本上胡乱涂写、或在屋里窜来窜去,搞搞父亲的磁带录音机、找来单只乒乓球拍在屋里墙面上啪啪拍着球,除了偶尔坐下来写点作业,绝大时候是一刻不得消停。

这时的姐姐却是非常的有耐心,会放下手中的书本,过来陪我一起在墙面练练球、找些喜欢的磁带让我重新放上,然后再轻声地给我定下规矩,每天至少要看书写作业2个小时,但看书写字每满30分钟,便可以陪我玩耍10分钟。

如果当天表现好,则会奖励一根我最喜欢吃的糯米冰棍儿,或吃一碗酸辣粉、醪糟粉子儿,而花费的钱全是姐姐的,是她在外上学时从每月不多的生活费里,一分一角地节约攒下来的,却让我在整个假期全部花掉了。

除了吃之外,我还会缠着姐姐给我买一些,平日里不太敢向父母开口要的东西,比如流行的明信片、漂亮的音乐盒什么的,而姐姐对我,从来都是尽力满足、大方花费,这一点比对她自己好多了。

姐姐从小便很迁就我,无论我如何淘气惹事,从不曾对我发过火,但总会变着法儿地让我束手就擒,再发自内心地想改邪归正。

姐姐上医科大学的五年,繁重的医科课程总是让姐姐在暑假里很迟回家,于是,从姐姐大二的暑假开始,我放假后便会被姐姐接到大学,和她一起生活小半个月,待大学正式放假后再一起回家去。

那些暑假,在大学陪伴姐姐上学的日子,打开了我生命的另一道门,开启了我对生活的更多认知,也开始有了小小的梦想。

每天姐姐去上课,我便会窝在姐姐宿舍的小床上,翻看着床头的书,《飘》、《茶花女》、《简爱》、《红与黑》等名著便是在此期间一本本看下来的,书中所塑造的一个个生动的人物形象、鲜明的性格特质都深深地吸引着我,对我自己的价值观沉淀已初步有了影响。

待姐姐下课后,则会被姐姐带去学校餐厅吃饭或偶尔在外面餐馆奢侈地吃顿炒菜,吃完饭便会给我买一些平常她自己都不舍买的青提、桃子等水果,让我带回宿舍,知道我贪吃也怕下午会饿着我,那也是我第一次吃青提,没有核的葡萄,更脆更甜,是多么地美味呀。

在大学陪伴姐姐的日子,其实是姐姐每学期最忙、压力最大的时候,忙于复习、忙于考试、忙于实验室的各项总结与论文输出。

可就是这样,姐姐依然会抽出时间带我去市中心或四处转转,并一路向我介绍着所见所闻,和我分享着她的所得所感所获,让我更多地了解这座城的风土人情、文化底蕴,让我逐渐明白,小镇外的世界还很大很大,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人生选择。

多年后大学毕业的我,放弃了回小镇任教而一直坚持留在这座城,因这里,是我儿时梦想诞生的地方,我要上大学,也要来这座城,而能让我安静下来好好念书,努力实现儿时梦想,姐姐是功不可没的。

姐姐一直身体力行地为我做着各种榜样,牵引着我、呵护着我、陪伴着我,直至让我成为,最想成为的那个人。

这世上,能发自内心叫声姐姐的人不多,而身体里流淌着相同血液的姐姐,我有且只有这么一位。

浩瀚人海,与你相遇,是我的幸运,与你为伴,更是我的福份。互为姐妹,是上天给到的缘分,我们感恩于父母的恩赐,也定会相亲相爱、彼此照应着一路走下去。

你在,我便不会远走,这是我们姐妹的约定。

未完待续……

点击下方题目查看更多内容八十年代的春节,已经消失了的年味……作为一个孩子王,我曾组织儿时的伙伴们去“跳崖”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