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婆敢拉皮条,难道就不怕武松吗?

静游在碧色的湖 2019-01-19 11:27

【注:本文作者原创作品,未经允许禁止抄袭。侵权必究!全网追踪】

若论水浒中为了赚钱而不顾性命胆子最大的人,王婆绝对能够上榜。按照王婆自己的话来说,她是无所不干,没有她不敢不能做的事情,表面是哪个开茶楼,然后又当媒婆,还能接生,甚至拉皮条,总之什么都做,只要赚钱,她就不在乎,没有道德底线。

尤其是在潘金莲和西门庆一事上,她明知道武松是衙门都头,是潘金莲小叔子,但是为了一点点小利益,她竟然把西门庆和潘金莲搅合到一起,在事情败露之后,又唆使两人杀了武大郎,可谓是眼里既没有王法,也没有武松,为何王婆胆子这么大,这么敢玩命?

王婆自始至终丝毫不怵武都头,王婆在阳谷地面混迹多年,是名副其实的紫石街黑社会。表面上,作为茶坊老板,王干娘精通酸梅汤、和合汤、浓姜茶、宽煎叶儿茶等网红饮品的配制,还能时不时给顾客来上一段rap助兴。实际上,这家茶坊不过相当于梁山泊朱贵经营的酒店,是暗哨,是幌子。王干娘既会做媒,又会接生,不仅拉皮条,还贩卖人口,熟悉砒霜的用法(捻成细末,调在心痛药里),明白毒药发作后的表现(七窍流血,唇上有牙印),知道如何毁尸灭迹(煮沸的抹布一揩,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懂得收买验尸的仵作,关键时刻敢下黑手。要不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过惯了,谁家老奶奶有这般智谋与毒辣。

不仅如此,王干娘提出的“潘驴邓小闲”与“撩妹十论”,闪耀着她对人性与社会的深刻洞察,堪称泡学的老祖宗,至今无人超越。武大被西门庆踢中心窝后,表示武松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西门庆听后如同掉入冰窖浑身发冷,王婆只是冷笑一下,然后提出杀人灭口。

面对武松复仇的大刀,潘金莲大叫叔叔饶我,西门庆哎呀就跑,唯独王干娘没有怂过一次,最后还在大骂潘金莲:“咬虫,你先招了,我如何赖得过,只苦了老身!”语气里没有将死的恐惧,只有对猪队友深深的愤怒。这里就反映出了王婆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杀人不过头点地,试问有哪个人真正有这种头点地的勇气呢?

王干娘心细如发,滴水不漏,按常理来讲,先毁尸灭迹,再买通县官,法理都占了,你区区一个有蛮力的都头,还能在阳谷翻天?常规操作而已,举个例子,难道高小琴会怕赵东来?

可惜,王干娘算古算今算尽一切,可这辈子最后的对手却偏偏是那天伤星武松。

还有另一种说法,武松的故事家喻户晓,大部分人在看水浒前就知道他的事迹,想当然的认为此人从来就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其实一开始并非如此。

武松在后来的章节中一言不合就拔刀,滥杀无辜的程度也就排在李逵后面,但是在阳谷县当都头之前,他身上并没有半条人命,唯一的一次是打昏了人,以为对方死了,吓的一溜烟跑到柴进那里躲了起来,要多窝囊有多窝囊。在柴进庄上安全了以后又旧病复发,打骂庄客,惹恼了柴进,以至于和宋江初见时,一个作为贵宾由柴进作陪,吃的酒酣耳热踉踉跄跄,一个害了疟疾没人问,撮了一铁锨炭火蹲在走廊里瑟瑟发抖。此时的武松只是个能惹事不能平事的小混混,不仗义疏财,也不顶天立地,人缘还极差,到哪都不受待见。

后来打死老虎,实在是装逼装大了,不得不打,说是死里逃生也不为过,到此为止,武松有好汉的实力,却并没有好汉的事迹,也算不得江湖闻名,卖狗皮膏药的三流好手李忠都号称打虎将,谁知道你武松打虎是真是假?所以此时的武松还不足以令王婆忌惮。

王婆拉皮条几十年(从她的业务熟练度瞎猜的),估计失手的极少,以至于业内闻名,本身是开茶馆,最是消息灵通之处,又是三教九流聚集之地,自然各种泼皮无赖混账恶棍都见识过,也有的是对付的手段。在她看来武松不过一个外乡人,没背景没靠山,武大是有名的废柴,他兄弟即便孔武有力,也难免被看轻,再说西门大官人是县令的座上宾,又是一身武艺,还能怕你个小小的都头么?武松当都头的这段时间,勤勤恳恳,对县令言听计从,看起来也是个守规矩的人,真正事情败漏了,通奸的是他俩,王婆可以抵赖,咬定说不知情,毕竟她不是主犯。西门大官人在阳谷县神通广大,使些手段也就过去了。请大家注意,水浒传不是武侠小说,也不能当武侠小说看,在武侠小说里,武功高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水浒反映的是现实社会,而且跟当下没有多大差别,一个武松再能打,也不可能和权钱勾结的地头蛇集团抗衡,这是很明显的事情,在对付武家兄弟这件事上,西门庆,潘金莲,王婆这三人坐一条船,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所以王婆根本不怕。

给水浒女性拉个狠毒排行榜的话,孙二娘第一,王干娘妥妥第二(毕竟母夜叉美食博主,专攻人肉叉烧包)。

【注:本文作者原创作品,未经允许禁止抄袭。侵权必究!全网追踪】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