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要为宗门除去叛徒,我作为宗主更要做好迎击来犯之敌的表率

强哥哥说娱乐 2019-01-12 23:02

只闻见‘咣’地一声,大长老的法宝球回到手中,又准备向二长老攻去。二长老听闻大长老的话后,便知道事情已败露。大丈夫一不做,二不休。转头便对晋灵长老吼道:“请晋灵长老出手,既然事已败露,计划提早进行。”说完又迎向大长老的攻击。虽然知道不敌大长老,但只要缠斗一段时间,御剑宗众人帮忙定会有利于自己。楚剑生对着在场中相斗的大长老说道:“哎!大师兄,你何苦这样,二师兄也是迫不得已。现如今大师兄你都要为宗门除去叛徒,我作为宗主更要做好迎击来犯之敌的表率。。那就让我们两师兄今日杀个痛快,也对得起师尊的教导。”说罢,捏碎一玉简。此玉简只在宗门危机时刻使用。现在别人都侵上山门,为共同御敌,楚剑生便传讯了全宗门人。随后提剑攻向晋灵长老。在楚剑生捏碎玉简之后,在场的清砚宗门人就拿出各自的法宝攻向御剑宗弟子。而且从外面又进入了许多清砚宗弟子加入战斗。他们早已不满御剑宗欺压清砚宗,平日宗主关心门下弟子都是有目共睹。如今敌人都欺上山门,泥人都有三分火气,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各人心头火起,手下攻击更加猛烈。面对清砚宗弟子的攻击,御剑宗弟慌忙各自祭出飞剑应敌,但手法混乱。甚至有人忘记使用法决,直接拿起飞剑就向对手砍去。相对御剑宗的攻击,清砚宗弟子却不慌不乱。由于修为上的差距众弟子开始配合弥补,直让修为高出一个层次的御剑宗弟子吃了大亏。本来御剑宗使用的是剑诀,威力奇大。但他们主要修习的是阵法,以剑为阵威力何止提升几倍。

虽然此次晋灵长老所带领的御剑宗弟子修为都比较高,但各自为战后剑诀的威力下降了很多,也让他们落了下风。等到晋灵长老发现自己门下有了死伤。地上躺了几具尸体,其中就有一半多是御剑宗弟子。虽然执行任务前薛宗主让自己带了修为较高的弟子,想也最多死伤十名左右的弟子。但如此下去,恐怕不只这几个吧?自己回去怎么交代,忙反应过来叫道:“御剑宗弟子们给我快快结剑阵御敌。”然后一边抵挡飞来的飞剑,一边向着缠斗的弟子移去。楚剑生闻及晋灵长老所说之话后,愤恨不已。自己特意营造的阵势就这样被破坏,本以为御剑宗弟子未及时发现,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谁知才斩杀几名御剑宗弟子,而且修为也不高。心中愤怒,你个老匹夫坏我好事。看着场中御剑宗弟子已有开始结阵的趋势,楚剑生顿时加大对晋灵长老的攻势,打得他只能防御,无法还击。只见楚剑生手掐法诀打向自己的飞剑,飞剑变化成十八把黑色剑影,这是用法力幻化而出。“叱”楚剑生口中喷出一口真元向十八八剑影罩去。当真元包裹住飞剑后,飞剑便围成一直径约一米的圆柱,并不停旋转收缩向晋灵长老击去。晋灵长老见楚剑生的飞剑如此阵仗,便从口中吐出一物,顿时变大成一伞形法宝。此宝名为风云霹雳伞,为极品法宝。此伞引动后,能产生上百道雷电。只见十八把飞剑剑影击中此伞后,伞中电光大作。不肖一刻,便件一柄飞剑从伞中飞出落到地上,隐隐可看见剑上已有裂痕。而伞上未有变化一般回到晋灵长老手中。“你这老匹夫,居然薛正南把风云霹雳伞也交给你了,你们好生算计啊!噗。”原来楚剑生的飞剑被击碎元神受损。只见他口吐鲜血,脸色苍白地对着晋灵长老说道。看来他已受重伤。“宗主,你没有事吧?看来今日之事,你御剑宗早生算计好了,欲灭我清砚宗,图我山门。好,今日我清砚宗与你御剑宗决一死战。宁死剑下,也不做他人脚下之狗。”大长老发现宗主受伤,一双关切的眼神盯着楚剑生说道,又看了看二长老这清砚宗的叛徒。二长老见大长老如此一说,还看向自己。心中一虚,手上法诀一顿。失了神,便失先机。

大长老看到二长老的表情,如此好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便用叱清墨玉球击向二长老,二长老尚未回过神来。就被击中左胸,口中溢血受了重伤。又自知现在不敌大长老,向山门逃去。大长老本想追击,但想到宗主受伤,便转身朝楚剑生飞来。“楚剑生,今日我御剑宗宗主派我宗高手前来,便是为了取你性命。薛宗主让我替他带一句话,他说没有实力的门派,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也不要怪他。”晋灵长老看着眼前受了重伤的楚剑生,心道幸好宗主把他的极品法宝风云霹雳伞交予自己,要不然今天很难让楚剑生受伤。若我有一件厉害的法宝该多好,可惜这件法宝还要归还。又看了看手中的风云霹雳伞,心中叹道。“好一个没有实力的门派,你御剑宗狼子野心,图我宗山门也不是一两天了。到现在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难道你们御剑宗都是些伪君子,魔道之人也是不如啊!”楚剑生骂的御剑宗众人狗血喷头。清砚宗众人见宗主如此一骂,心中叫好。本来只能防御御剑宗剑阵攻击,也隐隐有反击的趋势。晋灵长老见如此情形,本来怕楚剑生来个鱼死网破。可现在又让他们占了口舌之利,而且又加大了反击。心中焦急,薛宗主对自己讲过夺清砚宗上门之事,必须尽快完成,谁知道清砚宗有没有其他宗门关照。像这种夺人山门的事,御剑宗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知情人。若让人知晓,那恐怕御剑宗将会面临整个道门的打压。甚至还有灭派的可能。这事不能明着来,就算事后让人知晓,那些大门大派也不会说什么。只当是道门恩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情过去了就算了。若事闹大了,让人知道内情,那就不好了。所以现在尽快解决此事要紧,斩草除根毋求后患。转过身便对门下弟子传道:“弟子们,宗主有令,今日之事不能让外界知道,只管给本长老杀掉清砚宗全宗之人,一个不留。

当下一领队是不是不知“此事不能让人知晓”的意思,只顺口对宗下弟子吼道:“宗主有令,今日清砚宗众人一个不留,全部杀了。”说完又顺声而上,攻向对手。晋灵长老心中暗骂,说了是不让人知晓,意思就是让你传音给门下弟子。没有叫你吼出来啊!算了事已至此,晋灵长老只得顺声道:“今日清砚宗从此在修真界除名,御剑宗弟子听令,将清砚宗众人全部斩杀。”清砚宗众人听见晋灵长老的话,心中顿时一凉,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又看着面前御剑宗剑阵内倒下的师兄师妹们的尸体,就像是铁齿梳过一般,血肉模糊。还有的连尸首都不见了,修为高的还能坚持久一点,修为低的只能祈求上苍,天上飞来的飞剑不要朝向自己。清砚宗最后只剩下几十名弟子,他们都被困在剑阵内苦苦支撑。楚剑生早被赶来的大长老救下,避到众人所围的圈内疗伤。大长老此时与晋灵长老缠斗着,两人修为相差太远,大长老只能不停躲避。晋灵长老在刚才开始为了击伤楚剑生不得不用真元催动风云霹雳伞中的“百神雷”。消耗了体内一半多的真元,虽然吃了回灵丹,可是到现在也还没有恢复过来。也只能仗着自己修为比大长老高,手中有极品法宝。才能攻得大长老只能防御,但却不能击杀对手。晋灵长老心中郁闷之极,本来以为有一件厉害的法宝是件好事。可并不是这样,若是使用了要用真元很多的攻击法诀。恐怕到时没有伤到对手,反而像现在一样只能打不能杀。就如同你面前有一千万人民币或是美元一样,但是你发现你现在在异界,而且不能回去。想必晋灵长老就是这样的太监了。在战斗开始时,清砚宗的宗门大殿已被激烈的战斗摧毁。为了避免被波及,众人跑到清砚宗山门上空。两宗弟子厮杀良久,地上已有一百多具尸体。其中大部分是清砚宗的弟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人在不断的倒下。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