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通过创作,来表现高尚审美的理想,会给社会带来什么影响?

单人影文欣 2019-01-12 11:54

清中期“扬州八怪”深受艺术变动“怪圈”的袭扰,在他们身上出现了一些代笔、重复、降低绘画主动性的行为或现象。而举目当下,书画家同样为了迎合市场而创作的那些甜腻讨巧、浅薄庸俗、程式化严重的书画作品又是何其之多!书画家在这个更加崇尚物质、利欲的社会,该怎样前行、发展,值得我们所有人重视。“扬州八怪”在未受金钱利欲熏心前,他们秉持着标新立异的绘画理念,而这种标新立异也正是当下书画家应该积极继承的。在大部分人的心目中,艺术家的地位应是崇高的,正如美国著名诗人艾略特说到:“人类文明与精神的传承与表现是艺术家的天职,艺术家必须及时领会到,比他自己私人的精神更为重要的精神。”

这种精神也就是艺术家通过创作来表现其自己高尚的审美理想,从而给整个社会带来正能量。想拥有这种精神就需要具有创新、进取意识,不前进、不进步是无法获取的。但是,事与愿违,当下许多所谓的艺术家一心图私利,很少为了纯正的艺术而进取、创新。下面列举几个当下书画家创作中存在的“怪”现象,这些现象都清楚地表现出一些书画家缺乏独创精神和从艺态度的不纯性。其一,作品风格崇尚“时髦”。同当时“扬州八怪”一样,他们的创作跟随市场的“风向”。当书画市场一旦推出了一个符合大众口味的艺术形式时,他们便争相临摹效仿,创作出形式、风格类似的作品,这种媚俗化、趋同化阻碍了艺术的多元发展,更不利于新兴艺术风格的开创。

这些本该引领社会风尚的人,却任由自己的艺术落于低俗,那又何谈精神文明呢?其二,创作采用东拼西凑法。这里的“东拼西凑”是指书画家在创作时东抄一座山,西窃一只鸟,按一定的套路以不同的组合来进行创作。这种方法的“好处”就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无需过多的思考就能创作出很多作品,但是这些“换汤不换药”的作品却无任何艺术价值可言。其三,书画创作如工厂流水线作业。古画家“五日一水,十日一山”精雕细琢的严谨创作态度,在当下被一些书画家完全抛置于脑后,他们认为书画可量产。这些书画家犹如工厂的机器,在不断地重复制作。

例如:当下我国某著名的画家就是其中的一位,有人曾到其画室拜访,看到了一个极为奇怪的情景,此画家在画室的四壁同时作画,更惊奇的是四幅画的画面布局、人物形象等,都是惊人的相似。画家先在一幅画上画一座山,接着在其余三幅画上再画类似的山,然后是水、树、人物……这种做法让世人可谓大跌眼镜,但现实中这类书画家却不在少数。究其原因无疑是这些种类的画好画,画的快,来钱更快。他们就像商品的批发商一样,以“薄利多销”、一切“向钱看”的态度去对待自己的艺术创作。其实他们不是真正的画家,只不过是会作画的“机器人”罢了。沉浸在上述“怪”现象中的书画家,他们秉持的从艺态度、做法是对艺术的亵渎,也是对国粹的一种践踏。

他们忘了重要的一点,真正的艺术是来源于生活,而不是简单的能从模仿、重复制作中获得的。因此这些书画家应及时悬崖勒马,保持清醒的头脑,排除利欲的干扰,必须对自己的绘画树立较高标准,并积极创新,这样才能不断提高自己艺术创作的水平。只有具有这样进取的精神,才能值得他人真正的信服和尊重。相较于清中清的扬州,当下的社会,艺术商品化程度更高,艺术与市场的联系更加紧密,所以书画家面对的诱惑更多。如何清醒地权衡经济利益与艺术品格成为书画家亟待解决的难题。金钱固然重要,但它不应成为一切事物的驱动和目的。

书画家如果将金钱当作艺术创作的目的,那么无疑要通过降低其作品的艺术品格来换取,虽然这种做法会让他获得一时之利,但显然不利于长久的发展。艺术作品从本质上说是一种精神产品,但当艺术进入市场后,又具备了商品属性,这样往往导致艺术作品的审美价值和商品价值产生矛盾。艺术市场赋予了艺术作品一定的经济价值,这种价值的高低通常以价格来表现,将艺术品当作普通商品对待,明显是片面的,因为艺术价值往往不能简单的等同市场价格。举个简单的例子:某书画家创作的书画拿到市场上去流通,其书画价格通常会随着书画市场的景气程度而有涨、有跌,但是我们并不能说他的创作水平以及书画的艺术价值会忽高、忽低。

艺术品市场价格的高低只能反映一段时期内此类型的艺术形式受大众的欢迎程度,而并不能完全体现其艺术价值。所以说单纯的用金钱去衡量艺术的价值,只会让艺术变得庸俗。当下存在许多以牟取暴利为初衷的书画家,他们放弃在艺术领域的崇高追求,不断创作出经济价值高而艺术质量低下的艺术品,更有甚者通过夸大报道、哄抬价格的炒作方式为自己牟利。可以说这些书画家的做法不仅埋葬了纯正的艺术,也使自己变得堕落,更欺骗了书画消费者。可谓是:害人、害己、害艺术。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