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一个让人魂牵梦里之地——由我的女神樊锦诗谈起

研学旅途 2019-01-12 11:54

敦煌,一个让人魂牵梦里之地——由我的女神樊锦诗谈起

前些日子得知2018年11月15日樊锦诗再次光临汴大,提前mark了一下。这个名字一部分人太熟悉了,最近几年她被各媒体广泛报道。虽不是在教师一线,但绝对是立德树人的榜样。

简单说下樊先生的经历

先生上海人,六十年代的北大考古系毕业生,毕业后赴敦煌文物研究所工作,恶劣的环境以及与丈夫分居分居19年对她来说也是十分煎熬,可并没有打垮她。丈夫彭金章放弃了武大一手创办的考古专业也去了敦煌,在那个人才“孔雀东南飞”的年代(现在也是呀)逆向飞行“西北飞”,先生初为商周考古,到了敦煌后开启石窟内发掘考古的新篇章,是金子在哪都能发光,不禁又想起近代那位集大成者弘一法师,学无不精。樊先生在敦煌待了50年,将一生都献给了敦煌,可歌可泣。

初闻先生

在2015的大型纪录片《河西走廊》中,当时并没有那种柔弱瘦小的感觉,可能拍摄手法善于烘托人的伟岸吧。在这之前就一直向往西北,当时已经骑行大部分陕西关中地区对西北有着深厚的感情。此后,每当与他人聊及西北总会不由自主的推荐《河西走廊》纪录片。

后来写了心中总有一种西北情怀|不到西北,焉知西北之大?来回顾自己西北五省的经历。另外,NHK拍摄的《新丝绸之路》里面也提到了樊先生以及她的丈夫彭金章,老先生每天骑着二八式自行车去上班的场景不禁让人羡慕那方净土。

当然,敦煌一个千年古镇,故事太多太多。

从汉朝设置敦煌郡开始,经过唐到南北朝,发展到了顶峰,到处都是石窟。由于元末明初战乱,明朝为抵御强敌,修了嘉峪关将敦煌居民迁至关内,从而任由敦煌野蛮生长,直到二十世纪西方的探险家(偷盗者)在中西亚的发掘让敦煌重新回到了人的视野当中。大家熟知敦煌有莫高窟、藏经洞(含有大量古籍、绢画,最晚年代为宋),可能不知道藏经洞是如何被开启的。最初由一个叫王圆箓的道士发现的,后来他向外国人伯希和等人打开了大门,至此敦煌的东西流向世界各国,在国际兴起了敦煌学的研究,造成了一种敦煌学不在敦煌不在中国的尴尬局面。

关于敦煌被破坏的事与圆明园有些相似,最大的破坏不在于侵略者而是在于当地居民或者从他处慕名而来的人。对王圆箓的评价,我曾经写了段读书笔记“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些肯定会义愤填膺,但别急。试分析下,王道士若不发现,敦煌文物肯定会沉浸多年,与文物活起来弘扬传承文化是不符合的。另外,你怎么能知道,后世发现后不会出现糟蹋的现象,这是其一。歪果仁斯坦因,伯希和等虽说掠夺,但从侧面来看也进一步继承和弘扬了敦煌学,不然,怎么会有这个学科。虽被偷走,但现在已经实现了共享,包括中国在内的几个国家可以随时查看各种珍藏的文献画卷等。即使,他们不偷走,能保证这些古文献娟画能保存完好吗,文化能发展这么迅速吗?存在即合理,偷走就偷走吧,记住落后就要被偷就行!现在关键是不要让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世界就行了,中国要凭借汉字优势把这门学科变成中国主导,才能对得起这些文献绢画和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后来也看了一些关于敦煌的书籍,印象比较深的是冯骥才先生撰写一个剧本《人类的敦煌》,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被拍摄成纪录片。以文学表达形式把历史与美感讲述出来,着实让人震感。

大家向往哪里,因为景色优美,沙漠、月牙泉、玉门关、阳关等等,无论从诗词中还是散文中大家已经被灌入敦煌雄浑壮美的思想。可是静心想下,你是真的喜欢去吗,还是喜欢炫耀去?

初见樊先生

在她为宣传《敦煌女儿》大型原创沪剧的讲座上,先生温文尔雅、神清气定,但步履已经开始小心翼翼走起路来略略发颤,毕竟一位80岁的老先生。先生的先生去年逝世,对她打击巨大,她说道对着卧室里的一幅她先生的巨画时常觉得先生还在周边陪着着,二人结为伉俪那刻起已经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了,即使是死亡。樊先生依然在学术上活跃着,传播着,突然想起那位默默奉献的林俊德将军,生命最后时刻在身体插满管子的情况下依然手握鼠标为的就是不让国家秘密项目不会由于他的死亡中断乃至中止。大爱大德,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在聆听之后,开启了大家纷纷有话要说环节。有些问题很基础很简单,可是先生还是耐心的回答,不以题小而恶之,以科普的心态娓娓道来,生怕别人不懂。我也问了先生两个问题(坐在前排主持人看得见,手动颔首),前面先是赞扬一番,接着提出敦煌石窟内的壁画被微生物毁坏的问题。先生居然说我问的比较专业(在后面和孙庆伟先生交流合影中,他也提到了我问的专业,真的是在安慰我吗,手动捂眼)。

由于答题给送了一个杯子,后来送给了同行的小伙伴。

本来要与女神合影,但人太多了,她太累了,就算了,蹭了个大合照。这次与女神的交流,思绪给拉到了很远。当年踏入西北五省的林林总总、在舱内密闭生活关于敦煌的功课以及前些日子时常挂在嘴边的西北之行一股脑的映入脑海,鄙人记性很差,但这些却不曾忘记。世事无常,蓦然回首怕已是物是人非。犹如,石窟中的壁画,壁画之下覆盖着前人的前人创作的壁画,随着时间的流逝又被后人的后人涂抹上白层重新创作形成了新的壁画,但还是作为古时壁画呈现在我们眼见。

后记:时隔多天才记录成文,一则沉浮一下内心,二则记录与小伙伴之行。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