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分裂后,南匈奴入塞附汉,在漠南草原活动的只剩下乌桓与鲜卑

品秋爱历史 2019-01-12 11:54

本文由作者品秋爱历史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鲜卑与乌桓都源于东胡。东胡是居住在我国东北部的一个古老民族,战国时期组成军事联盟,秦汉之际一度强盛,与匈奴、月支并峙于北方草原,位置在匈奴以东。冒顿破灭东胡,其中一支退保鲜卑山,另一支保聚乌桓山,都受匈奴奴役,东胡民族便在历史上消失了。

鲜卑山即今内蒙古科尔沁右翼中旗西边的大罕山,乌桓山在今内蒙古西拉木伦河以北阿鲁科尔沁旗附近,两山都位于蒙古草原的东南部,鲜卑在乌桓以北。汉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霍去病击破匈奴左地(即东部),西汉政府迁乌桓于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塞外,即今老哈河、滦河上游以及大小凌河一带,鲜卑也跟着向西南推进,移居于乌桓先前所在的西拉木伦河流域。

鲜卑的社会组织为邑落公社制,财产具有公有制和私有制两重性质,已有阶级分化和蓄奴之风,但没有形成奴隶社会,属于原始氏族公社到国家之间的过渡形态。这时他们的邑落结合体带有更多的血缘因素,处于早期邑落公社阶段。鲜卑的言语习俗与乌桓大致相同,已婚男女的发式有自己的特点。

匈奴分裂以后,南匈奴入塞附汉,北匈奴远徙漠北,在漠南草原活动的只剩下乌桓与鲜卑。建武二十五年(49年),乌桓得东汉政府允许,从塞外移居到辽东属国,辽西、右北平、渔阳、广阳、上谷、代郡、雁门、太原、朔方缘边十郡塞内,鲜卑跟着向南漫延到原乌桓占有的老哈河流域,与东汉“始通驿使”。明帝永平元年(58年),鲜卑击破赤山乌桓,占领赤山(今内蒙古赤峰市),斩乌桓大人歆志贲。

从此乌桓在塞外的根据地尽失,大都转入塞内依附东汉,鲜卑的势力在塞外占了优势。和帝永元中,北匈奴离开蒙古草原西迁,鲜卑在控制漠南东部地区的基础上,进而占据了北匈奴曾经盘踞的漠北地区,留在那里的匈奴人10余万落都自号鲜卑,鲜卑势力强盛起来。从这时候起,北方地区的民族矛盾,便由匈奴与汉族、草原各族的矛盾,转化为鲜卑与汉族、草原各族的矛盾,鲜卑与北方各族人民的矛盾成为这一地区的主要矛盾。

东汉后期桓灵时,鲜卑出了一个杰出的首领檀石槐。他在高柳(今山西阳高县)北面300多里的弹汗山(今河北张北县附近)建立牙帐,兵强马盛,“南抄汉边,北拒丁令,东却夫余,西击乌孙,尽据匈奴故地,东西万二千余里,南北七千余里”,建立起一个强大的部落军事大联盟。

檀石槐对东汉不断发起攻击,幽、并、凉三州沿边各郡几乎无岁不遭寇抄,杀略不可胜数,鲜卑成为东汉北境最大的威胁。东汉政府采取封王、和亲等各种缓和办法都不被接受,灵帝熹平六年(177年)采取军事行动,出兵3万击鲜卑,大败而归,汉兵伤亡十七八。东汉军队失败的根本原因,是这时的东汉统治集团已经腐朽不堪,议郎蔡邕在灵帝召开的御前会议上发表演说,指出“方今郡县盗贼尚不能禁,而况此丑虏可伏乎!”

檀石槐把他统治下的广阔的蒙古草原划分为东中西三部:东部自右北平东至辽东,与夫余、涉貊接壤,共20余邑,设大人四;中部从右北平西至上谷,共10余邑,设大人三;西部从上谷西至敦煌,西接乌孙,共20余邑,设大人五。这样就在原来邑落公社的基础上,形成依靠军事力量按地域划分的“部”,邑也演变成基层政治组织,鲜卑社会由此进入后期邑落公社阶段。

这时鲜卑在族属内涵上也发生了很大的混杂,它以檀石槐的东部鲜卑为主体,不仅包括了10余万落鲜卑化的匈奴人,而且包括了后来兴起的宇文鲜卑、慕容鲜卑,以及一部分鲜卑化的乌桓与杂胡。从草原东北角远道迁来的拓跋鲜卑也加入在檀石槐的部落联盟内,其酋长第二推寅为西部大人之一。檀石槐的部落军事大联盟是继匈奴国家崩溃后,适应草原牧民的生产和贸易的需要而产生的,但部落联盟形式在社会发展阶段上落后于匈奴的国家组织。

同时各部大人“割地统御,各有分界”,彼此间的结合并不稳固,所以檀石槐一死,这个军事联合体便随之瓦解了。东部鲜卑在2世纪可能走上与匈奴融合的道路,檀石槐部落大联盟破裂以后,他们向草原发展的方向受到阻碍,于是转向中原发展,魏晋以后,经过长期的曲折,最后走上与汉族融合的道路。

两汉时代活动在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除匈奴、鲜卑外,还有乌桓、月支、乌孙和丁零。与乌桓和鲜卑英勇反抗匈奴、节节南下的动态相反,月支和乌孙在匈奴的进攻面前步步退却,由原居的河西走廊迁移到更远的西部地区,走上另一条历史道路。丁零是一个勇敢的民族,多次反抗匈奴,也没有向檀石槐屈服,由于遥在漠北,与汉朝之间在地理上先后有匈奴、鲜卑阻隔,两汉时代其主体部分尚未南下。

乌桓入塞以后,分散居住,彼此不通声息。东汉末年辽西、辽东、右北平三郡乌桓曾有一个短期的统一局面,但到建安十二年(207年)即被东汉丞相曹操攻破,部众被强行迁往内地,居于幽、并二州的州治附近,大都成为汉政府的编户齐民,到三国曹魏时便完全与汉族融为一体了。至于西域各国和东北夫余、挹娄等族,虽与汉朝都有使节往来,但一直生活在他们原来生活的地方,没有表现出迁移的动向。

鲜卑檀石槐的部落军事大联盟解散了,乌桓入塞南下了,其他各族都没有进入漠南草原,漠南草原上檀石槐结合体遗留下来的游牧部落也没有一个能在这个地区居主导地位。就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下,迁居到阴山一带的拓跋鲜卑人在蒙古草原重建部落结合体,魏晋间登上中国历史的舞台。

参考资料:史记

图片来源于网络,本文系作者品秋爱历史独家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