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孩子才圆满? 25岁母亲拼死生娃, 《人间世2》引发大讨论

2019-01-10 11:28

《人间世2》第二集“生日”播出。

聚焦危重孕产妇的“生日”,

引发了比第一集聚焦儿童骨肿瘤的

“烟花”更大的“集体泪崩”,

“不敢看人间世”登上了微博热搜。

为了孩子

生命停止在25岁

“我认为人生要是圆满,

就是有个孩子。”

这是25岁的吴莹,

面对镜头说的第一句话。

对绝大多数女性来说,这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奢侈的愿望。但吴莹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伴重度肺动脉高压,已经被医生诊断“绝对不适合怀孕”。在此之前,她结婚两年,已经流产过两次。

这是吴莹第三次怀孕。她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来到上海仁济医院妇产科求医,执意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2017年,《人间世2》团队拍摄了吴莹就医的整个过程,也留下了她在人世间最后的影像。

如果我们知道

出生的那一天到底发生过什么,

我们会不会因此,

更加热爱生命,

热爱生活?

吴莹所处的家庭环境并不差:她的公婆不止一个儿子,没有像人们想象中那样,要求这个儿媳妇必须“传宗接代”;

吴莹的先生也非常开通,心疼妻子的身体,明确表示完全可以不要孩子;但,吴莹有自己的“执念”。

在“生日”一集中,导演李闻拍下了吴莹真实的心声:

“都说我想不开,有些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你体会不到那种感受,即使我朋友她讲的再那个,那他们也有孩子,那我看到他们有孩子,那我也想有孩子。风险我也知道,医生也讲了,我愿意拼一把。”

一心想要个孩子的吴莹终于如愿以偿,但她没能够亲自抱抱这个梦想的孩子:新生儿体重只有1005克,生下来就被立刻送到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小儿重症监护室;

吴莹只从手机里看到了孩子的照片,她在重症监护室努力了14天,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5岁。

吴莹的故事播出之后,

网友纷纷表态

完整的人生不是靠孩子,

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

太不值得了!

这种选择我不能理解

没有孩子就不圆满?

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种思维禁锢

有人表示理解

母亲渴望孩子是天性

导演李闻透露:

“我们在拍摄过程中也了解到,吴莹在第二次流产后进了一个心脏病孕妇微信群,群里互相鼓励,说‘我成功了,你们一定也可以’,我们猜测这也增加了吴莹的侥幸心理。

但每个人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也许90%甚至更多的心脏病女性冒险成功了,吴莹偏偏就是剩下的极少数当中的一个。

从拍摄的角度来说,其实我们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毕竟吴莹还是这么年轻。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更多女性看到吴莹的案例后,可以减少一些侥幸心理,认真遵从医嘱,不要拿生命冒险。”

在吴莹去世后,仁济医院产科主任林建华,再次提醒自己的同事们:遇到妊娠禁忌症女性,要警告再警告,劝阻再劝阻,一定要往“往死里谈”,希望危重孕产妇的数量可以减少。

“但是怎么说呢,我们有的时候也很尴尬,人家说生育权在她手上,这么沟通、这么谈话,她认命了,她不肯终止,我们也不能全部把她引掉。”

38岁的她为博一个儿子

大出血如同喷泉

与吴莹不同,38岁的危重孕产妇林琴,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但一门心思想要生个儿子。在被医生明确告知会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林琴第三次怀孕了。

她坦坦白白地告诉导演组:“我们那边都有重男轻女的意识,我们就想要有个儿子。第二个女儿2015年出生之后,当时我都快得抑郁症了,心情很不好。”

林琴在生产过程中出了1万毫升的血,这相当于一个人体内的血被换了3遍,大大小小浸透鲜血的纱布排列出来,令人触目惊心。在讲述这段拍摄过程时,身为男性的李闻至今还心有余悸。

“按照医生的说法,她大出血的程度像喷泉一样,压都压不住,这都是为了搏一个儿子。这要是换成在大城市,我们都没法想象,我们肯定会说生女儿多好呀,生两个儿子那才可怕呢。我们总以为重男轻女离我们的生活已经很远了,但在很多地方、家庭,这依然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

相比对吴莹的惋惜,

网友们对林琴的讨论

就不太客气了——

42岁第五次试管婴儿

终于有了美好结果

42岁的应贤梅,则是另外一种危重孕产妇。2014年,她的独生子在一次消防任务中坠楼牺牲,应贤梅从此开始了漫漫求子路。

在上海市红房子妇产科医院集爱中心,每年有约4万名来自全国各地受生育问题困扰的女性前来就诊。应贤梅三年间尝试了四次试管婴儿,全部失败。

《人间世2》剧组在“生日”这一集,记录了应贤梅第五次努力的艰难过程和美好成果。

上海目前有5家危重孕产妇会诊抢救中心,仁济医院妇产科承担了上海40%左右的危重孕产妇抢救任务。

2018年,导演李闻自己的生日,都是在仁济医院度过的。

面对“生日”中的人物故事引发的各种争议,李闻说,从纪录片工作者的角度,自己对每一个跟拍对象,都努力保持客观中立的立场。

“我个人可以理解,很多事情不是人们自己所能决定的。在很多时候,我们的欲望都是被别人所规定的,我们都在欲望着别人的欲望。比如林琴,她连生了两个女儿,走出家门就会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她说过她都快得抑郁症了。

这在大城市,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们没法以一个大城市市民的姿态,去指责她的重男轻女。本着这样的态度,我觉得我能允许各种人、各种事物的存在,只要他们有各自合理的理由。

当然,从纪录片的角度,‘生日’这一集,我们希望把冒险生育‘到底是母性的伟大,还是生命的赌博’这个话题,交给观众进行讨论和反思的。如果有一个女性因为看过这集纪录片而改变了想法,可以挽回一条生命,我们会很高兴。”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