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是把她弄丢了(二)|1000个前任故事

前任博物馆 2019-01-12 02:50

一天下午,林欣丢给我一封信。

我瞅了瞅,刚准备扔进垃圾桶,林欣扯住了我。

“喂,这是那小姐姐给的。”林欣指指门口,那里站着林瑾歌。

我没说话,把信放进了包里。

下课后,我拆开了。署名不是林瑾歌,我就把它扔了。

回去后林瑾歌问我看了信没,“看了。”

“咋样,考虑一下?!”

“不了。”

“为啥?”

“我爱学习。”

林瑾歌撅了一下嘴,“好吧。”

“你为啥要给我这些信?”

“还不是因为你,我为你操碎了心。”

“以后不用了。”我说完,回了房间。

好了,冷战又开始了。因为她的一番话,我有点不开心,那种感觉就像,她把你当一个累赘般的往外推。

第二天,我把锅里的汤圆煮好。自己没吃就出门了。因为她的话,我赌气般的找了个对象。说实话我现在对她都挺愧疚的。那个时候我可以说是三分之二的精力在林瑾歌身上,三分之一的精力在学习上。对于她,只有每天挤出来的精力应付。

她的电话号码我还留着,她叫顾姌,我叫她顾老大。我不太喜欢粘人的女生。顾老大她比较外向,性格和林欣的差不多。挺坚强,活泼的一个女生。

我记得我跟她说分手的时候她哭了。她抬起了手,准备打我,可是那手迟迟没有落下来。她哭着扬起一抹笑。对我说,“算了,谁让我是老大哥呢。”说完便走了。

我们现在都互有联系方式,只不过谁也没去找谁。我原以为我和顾老大成对象了林瑾歌会吃醋。如果不吃醋,再怎么也会生气吧?不过她并没有。她只是喜笑颜开的跑过来对我说,“江迟,你终于想通了,恭喜恭喜。”

或许那时我就意识到,遇上林瑾歌是个错误。可我偏偏还是走到底,望着万丈深渊跳下去。

我和顾姌在一起的时候,出去玩儿,顾姌总把林瑾歌叫一块儿。他们俩玩得不错,林瑾歌总是厚脸皮的过来。顾姌虽然不粘人,可是也喜欢让我牵她手。我对她不能说反感,甚至有点儿好感?

说实话,顾姌其实挺关心人的。她喜欢依着我,我不喜欢做的事她不会让我做。我恐高,什么过山车的不存在的,不过顾姌挺喜欢玩儿过山车的。林瑾歌也比较喜欢那种刺激的项目。我还是去陪他们玩儿了,反正下来已经吐得不行。怎么说,就是想死。

顾姌其实和林瑾歌也挺像的,都喜欢吃巧克力味的蛋糕,唯一不同的是顾姌比林瑾歌更狠。我和顾姌用过情头,所有情侣该做的事儿,我们几乎都做过。

有天下午,回去后林瑾歌突然跟我说:“江迟,我好羡慕顾姌。”

我一愣,“为什么?”

“你们是对象。”

后来,我就和顾姌分手了。

我和顾姌分手后,林瑾歌跑来问我,“为啥分手?”

我继续做题,没理她。

她又捅了我一下。我放下笔,盯着她不说话。

她被我看得有点慌乱,赶紧跑了。

那天以后林瑾歌便和顾姌疏远了,顾姌也和我们成了陌路人。

林欣挺喜欢顾姌的,她以前和我说,“江迟,你终于开窍了,我挺喜欢顾姌的,实话告诉你,你难道不觉得林瑾歌有点虚伪吗?”

因为这句话,我还和她冷战了好久。现在她听说我和顾姌分手了,跑过来问我,“江迟,你该不会是因为林瑾歌才分手的吧?”

我迟疑了一会,告诉了她。她一脚就踹我身上:“我靠,江迟,你是不是瞎啊?林瑾歌那婊子气息,你会喜欢她?”

我看着林欣,“别对她评头论足。”林欣一气,走了。

那段时间,又成了我和林瑾歌俩个人了。

我和顾姌分手后,我被顾姌的朋友冠上了渣男的标签?

顾姌因为这件事儿和她的朋友发了脾气,这件事也就翻篇了。想起来我感觉我的罪恶感又升上来了,对顾姌的愧疚真的是遮都遮不住。

陈深他们在放假的时候也跑过来找我了,沈絮很不喜欢林瑾歌。我问过她为什么,她说你难道不觉得你和顾姌的事儿是她刻意而为的吗。可能是我有点毛病,看不出来。我还对她说“不可能。"

沈絮也不继续说话了。只是点点头,对我笑道,“咋的,我们好不容易来一次,都不请我们去玩儿。”

我去买了三个馒头,“给,请你们的。”

陈深指着我,“你也太抠了。”

“没办法,现在要攒钱买对象了。”

“就你这张脸,哪用钱,你现在随便找个女的告白都能成。对了,你跟林瑾歌表白过没。”

我微愣,“没有。”

“那你为啥不表白?”陈深的这个问题,我没回答他。

回去后,我想了很久。我为啥不跟林瑾歌表白,可每次想跟林瑾歌说,又不敢了。

对,是不敢。

现在我才明白。

当你遇到了你真正喜欢的人,你根本就不敢跟她表白。

高三那年整天都在复习,那段时间感觉快要死了。

毕业那天,我们那个年级组织去ktv,我拒绝了。我不怎么喜欢那个地方。

回去的时候,林瑾歌一直用一种期待的眼光看着我。“想去?”

“嗯。”她拼命的点头。

我想了会儿,“走吧。”她耶了一声,转身往ktv的方向跑。

“喂,换个衣服啊。”

“换什么换,快走。”她在前面催我。

我笑了一下,她的背影很可爱。

到了ktv,林欣看了我一眼,便继续和顾姌说话了。

顾姌一直在用余光看我。我总感觉有点烦躁,就把校服领带扯了。

林瑾歌和我说了一声,就去和别人儿玩了。倒是有几个隔壁班的女生来找我说话,我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理着。

我拿了瓶啤酒,我酒量还行。自个儿在那儿坐着喝。

后来回去的时候我突然鼓起勇气?向林瑾歌表白了。我擦…

林瑾歌愣了会儿,“江迟,我们不合适。”

“为啥?”

“你看看我长这样,你再看看你的长相,你觉得配吗?同学们肯定会说的。”

“我在问你的想法,没问别人的。”

林瑾歌犹豫了会儿,“嗯。”

当时真的超开心,溢于言表。我牵着林瑾歌回去了。

现在想起那段时间。真的,超开心啊…

那天晚上回去后我俩都没说话。气氛有点儿尴尬,我平时不是很会说话的人儿。这时候更不知道还说啥了。

快到的时候,林瑾歌主动牵了我手。我突然有点儿害怕?心生恐惧和一点惊喜?

我瞥了林瑾歌一眼,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不过耳根子是确确实实的红了。

我笑了一声,林瑾歌抬起头。有些生气的看着我,“你笑什么?”

我收敛表情,“没什么。”

她甩开我的手,哼哼两声。我拽住她的手,然后紧紧握住。

她不说话了,不过也笑了。

本来是要行走江湖的,可遇见你我觉得可以停一停,林瑾歌。

早上起来已经是8点多了,我妈和林瑾歌妈10点才到。

打开空间看见林瑾歌发了一条空间。妈妈,我好喜欢这个人。然后艾特我。我觉得有点儿幼稚,不过还是很幼稚的转发了。

过了一会儿,林瑾歌就来敲我的门了。“江迟,你醒了?”

我嗯了一声,漫不经心的穿衣服。“我等你好久了,我饿了。”

“是吗?”我问道,手里的动作不自主的加快。

外面不做声儿了。我也穿戴好了,出去就看见林瑾歌趴在桌子上。

一脸生无可恋。“吃啥?”我问她。

“什么煮的最快吃什么。”我把面包和牛奶热过后给她。

“这就在冰箱,热一下就能吃了。”

“我想吃你亲手做的,不是你做的我吃不习惯。”

她笑嘻嘻的说,“吃完我再去睡会儿。”

“你妈10点到。”

“那你9点50叫我。”

“你咋回事儿,昨儿晚上没睡好?”

“恩,激动了一晚上。”

我不说话了,准确来说是不知道说啥了。我缺少语言天赋。

我9点45就把林瑾歌叫起来了。林瑾歌她爸妈都来了,我妈带着我妹来了。

林瑾歌之前对我说过,“江迟,我终于知道你名字的寓意了。”

我没说话。她继续说,“因为你们俩兄妹是迟到啊。”

我依然不说话。她又问我,“你妈咋想的名字。”

“因为我来得太早了,我妈想让我来迟一点。我妹出生的时候,我妈懒得想名字,然后就想到了迟到这个词语。”

“你妈妈真有才!哈哈哈。”

我妹叫江到,江到很喜欢往我身上爬。她小时候坐在我身上尿尿。从那以后,我对她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感?

林瑾歌很喜欢江到。江到一看到我,就往我身上扑,奶声奶气的说,“哥哥。”我有点嫌弃的往后面退了两步。

林瑾歌瞅准机会抱住了她,江到就在林瑾歌那儿卖萌。林瑾歌对我说,“江迟,把你妹妹送给我吧。”

我笑着说,“不用送,本来就是你的。”

我当时是站在恋人的关系想的,林瑾歌迟早都是我的,我妹妹不也是她妹妹吗?

可是林瑾歌却是站在朋友的关系想的。

我们玩儿了2天,就各自回去了。录取通知书下来,我和林瑾歌不在一个学校,她还差3分。

我妈当时很开心的对我说,“想不到你还有出息了。”我没说话。

开学那天,陈深打电话让我和他一起。我拒绝了,也告诉了他原因。

我没有去原先的那个学校,去了林瑾歌的学校。陈深没说话了,他沉默了一会儿,“正好,沈絮也在那里,走吧,我也去那儿读。”

报完名,林瑾歌在我面前笑得很开心。“江迟,我差点以为我们不会在一个学校。”

我回笑,“这就是缘分啊。”

大一的时候应该是我们待在一起最长的时间了吧?

恩,应该是她在我身边待得最长的时间。那时候我俩整天腻歪在一起,那时陈深都以为我已经将生米煮成熟饭了。没亲过她,因为她不愿意。不愿意就不愿意吧,我对这些没什么要求。

当时也没去想她为什么不愿意,我不是一个爱起疑心的人,反正儿那段时间特别快乐?那段时间林瑾歌不喜欢我玩网,所以我就退网了。讨论扣字什么的一直到大四才重新接触。

陈深问我现在想想之前因为林瑾歌退网后悔吗?我笑着说,“我陪她熬了9年,我因为她没去我理想的大学,我在她身上浪费了8年的光阴,你说,这我都不后悔,我还后悔那一个小小的网络?”陈深沉默了。

和林瑾歌产生分歧是在大二。

大二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林瑾歌在往前方走,而她走的那一条路,是我永远也无法踏足的。即使走进去了,也无法重新追到她。

大二的时候林瑾歌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了。我不怎么喜欢说话。讲真的,在我身边能够称之为朋友的也就那么几个。

我现在挺感谢陈深的,他确实是一个算得上我最好的朋友。陈深之前对我说过,“江哥,以后我就跟你混了啊,你吃啥我吃啥,咱俩一起。”

我当时还以为他就一句玩笑话,想不到他做到了。说实话要说后悔应该是陈深后悔,我因为林瑾歌而放弃了重点大学,陈深也因为我放弃了重点大学。我为林瑾歌干过的傻事儿不少,陈深为我干过的傻事儿也不少。我为林瑾歌只是因为我喜欢她,陈深只是因为一句话。那就是,“我和江哥是铁哥们儿。”我是真的很珍惜陈深,可以说是拿命护着。

不过有时候我也想揍死陈深。陈深初中的时候告诉我他喜欢上了一个女生。让我去帮他告白。然后他害怕被拒绝就写了我的名字?结果那女孩儿答应了,然后林瑾歌知道了。反正我就想揍他,狠狠的揍。对。

我hold不住林瑾歌。

不知道啥时候开始,我舍不得凶她。我之前也说过,林瑾歌有点儿受虐倾向。我明明知道,可就是舍不得凶她。她再怎么闹腾都行,林瑾歌和别的男生玩儿的再好我也不会说什么。

准确来说,我对扣绿帽的理解是这样的,只要不跟他上床便不算是扣绿帽。我会吃醋,可是我不知道咋说。我不可能走到林瑾歌面前说,“喂,我吃醋了。”不可能的,吃醋了就闷着慢慢消化。

下半年的时候,林瑾歌夜不归宿了。电话打不通,短信也不回。那天晚上我真的是急疯了。

后来林瑾歌的朋友告诉我林瑾歌在她家。她们准备好好玩儿一会儿。当时也没多想,现在想想啊。才发现这个理由真的是。林瑾歌那朋友在外地,坐车最少一个半小时。哈哈。怪我当时太二。

后来呢,林瑾歌所说的那位朋友不再去找她了,她又像以前一样粘着我了。无论去哪她都和我在一块儿。

我那时候啊,找了很多兼职。白天跑这跑那儿,晚上就拿起手机做网上的兼职。目的是大学之后有一笔存款。带林瑾歌去重庆,我答应过她的。我现在都觉得我真6。大学我存了6万多块。后来我去了重庆。不过呢,林瑾歌没去。

后来我又用剩下的钱去了洛阳。洛阳确实是个好地方,只是我不再喜欢洛阳这个城市了。

“我喜欢的人,拿我的真心去喂狗也无所谓。”

那时我觉得林瑾歌越来越不可收拾了。总之我觉得她有点玩过火了,什么男生都去攀着,不过那时我心里也一直慌,反正就是慌。

说通俗一点,就是有些害怕。我也跟林瑾歌说过让她矜持一点,她却总是说我想得太多了。说我啥时候变得这么敏感了,跟个女孩子一样,我也就不说话了。

罢了,随她去吧,她喜欢就好。

大三的时候,是真的让我窒息。

我和陈深一起出去,在超市门口看到了林瑾歌。

还有另外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正抱着林瑾歌,亲她。确实是在亲她。

林瑾歌没有挣扎,没有反抗,没有表现出不喜欢的神色。她在笑,很明显。

虽然人挺多,但我一眼就看到了林瑾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后来问过陈深这件事,陈深说我可能是看错了。

嗯。衣服,裤子,鞋子,甚至连发型,侧脸,都与林瑾歌一模一样。

不过,我选择了相信陈深说的话,我看错了。

未完待续

连载于前任博物馆APP。

上文有删改,点击底部“查看原文”可阅读原作。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