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民企二代接班情况调查: 超三成创始人年过六旬, 半数未定接班人

2018-09-14 12:57

撰稿|浑水调研研究员高甜甜、申不怵、赵士勇

中国有句俗话叫“富不过三代”,究其原因,是因为缺乏科学的人才培养和治理机制。阿里巴巴用10年时间证明了合伙人机制的成功,马云宣布交棒张勇,进入退休倒计时。但对于更多民营企业来说,在接班人选择如何平衡公司发展与家族控制,是一个重要难题。

为了了解这些民企的二代传承情况,江苏金融圈选取了江苏省内2017年民营企业100强作为基础样本,对其二代接班情况进行了全面调查。

一、江苏民企的传承方式

这些公司治理传统各有不同,有些民企已经走入较为成熟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实际控制人的个人烙印已很模糊,如南钢股份、小天鹅A等。有些民企仍由实际控制人牢牢控制,并未建立完整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因此这些民营企业的传承方式也是五花八门。

a、禅让制

部分民企并非老板单独控制,而是实行合伙人制度,如果阿里巴巴等,江苏民企中实际上也多有采用这种方式的,实际控制人并谋求家族传承,而是在合伙人中选拔,或者由合伙人培养或议定职业经理人。

如南京钢铁的实际控制人是郭广昌,他也不可能安排自己家族成员接管公司,而是采用“全球合伙人”模式,共召集18位全球核心管理人员参与公司治理并培育领导班子,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48岁,其中最年轻的只有37岁。郭广昌希望以这种方式保持公司的年轻活力与创新能力。

无锡小天鹅A的实际控制人为美的集团董事长何享健,他也明确表示不会沿袭“家族企业”模式,而是选择启用职业经理人方洪波则是因为儿子“太争气”。其子何剑锋虽任美的集团董事,但甚少参与集团运作,反而在金融投资领域大展身手。目前,他已经通过其控股的盈峰投资成为两家A股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何享健本人也表示,无意让美的发展成为家族企业。

b、继承制

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曾言:“民营企业靠什么?我告诉我的职业经理人,和你们比,我的儿子在专业上不一定是最优秀的,但他对企业一定是最有使命感的,他会对所有人负责。”

对于大部分民企掌门来说,将家族产业与财富交至家族成员手中,有助于家族财富与企业文化的传承,仍是最理想的选择。所有大部分江苏民企还是倾向于选择家族成员后代继承企业,采用这种方式的创始人往往子女并不多,因此大多是采用子女直接继承制。

c、议定制

也有部分民企对于直接继承心存顾虑,怕后代能力不足无法掌控,而且有些创始人有庞大的家族人才资源,因此采取家族会议或者公司董事局议定的方式,根据家族成员的能力表现确定接班人,如无锡红豆集团等。

二、江苏民企百强老板年龄及接班情况

江苏民企百强大部分为上市公司,但也有部分未上市,因此信息披露不完整。依据公开资料,我们获取了78位江苏民营企业实控人的年龄数据。

01确定接班人的民企不到一半

江苏金融圈统计发现,仅有36家企业已有二代接班人或传承相关计划,不到样本总数的一半。

我们还发现,多数现任当家人的年龄集中于50岁-59岁阶段,占样本总数的47.4%。年龄在50岁及以上的民企实控人多已经开始着手传承事宜。70岁及以上的则全部完成了继承人的安排。

但目前,多数子女接班人在集团内仍担任一般职务,难以独挑大梁。70岁以上的实控人中,8成仍战斗在“董事长”岗位上,难以享受退休养老生活。

远东控股的实控人兼董事长蒋锡培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没有考虑过二代接班问题。他的大儿子蒋承志还曾提及:“不希望父母这么辛苦。如果做企业的话,就想把现在的远东控股收购掉。”不过目前,蒋承志正担任远东控股董事,按部就班的学习公司事务。

江苏民企百强老板中最年轻的是南京途牛的于敦德,年仅37岁,正值壮年的他尚无需为传承事宜担忧;40岁-49岁的老板们也均未着手培养“二代”。

0223位创始人年届六旬还奋战一线

66岁的王石放下万科去爬山探险了,90岁的李嘉诚全心全意投身慈善了,如今54岁的马云也宣布即将回归教师身份。这一方面是他们对企业与自身需求有着清醒的认知,另一方面则是敢想敢做的年轻人给了他们抽身而退的勇气。

而在我们的样本民企中,年龄超过60岁仍任董事长职位的有23人。其中三房巷集团的卞兴才更是已有84岁高龄,不过还好三房巷集团管理层中有多为卞氏族人任职,压力或许不致过大。

最惨的是南通三建、恒瑞医药、苏中建设、华芳集团、江苏吴中、江苏文峰6家,实控人兼董事长均已年过60,接班人却由于种种原因毫无头绪。这样想来,年过60也不能“法定退休”,舍不下的江山或许也成了有钱人的烦恼之一?

创一代领导的民企团队,正面临着严峻的“老龄化”挑战,二代能否顺利接班却还是未知数。

03完全交权的仍是少数

在样本民企中,二代接班人的年龄多集中在30岁-39岁,他们多于20岁以后开始进入集团任职,并于35岁以后开始担任及集团要职。

真正从基层开始体验生活的二代并不多,根据可查的公开资料,只有扬子江药业徐浩宇、扬子江船业任乐天、红豆股份周海江和亚邦投资许芸霞是从较为低层的职位做起,其余二代则多以董事或总裁助理作为熟悉公司事务的起点。

但33家确定接班人的民企中,大部分二代尚未完全掌控企业,仅有4位已接过董事长或总经理一职,真正掌握管理权,他们分别是:

沙钢集团,沈文荣之子沈彬,时年39岁。

亚邦投资,许小初之女许芸霞,时年仅29岁。亚邦投资在2016年接连经理债务违约,股权也遭冻结,今年许芸霞走马上任称得上临危受命,可见其父并不担心女儿因此受挫。

江苏法尔胜泓昇集团,周江,时年48岁,除了管理权,他业已完成股权受让,接过法尔胜的实控人身份。

大亚科技集团,陈晓龙,时年42岁。

04三家企业“三代”已登场

在78家上市公司中,虽有超过一半接班遥遥无期,但却有3家企业,已经传承至3代。

红豆集团的第一代创始人为周耀庭,生于1943年,今年已经75岁。2017年1月,周耀庭辞去红豆集团董事局主席,由其55岁的儿子周海江接任,算是完成二代传承。同时周耀庭的女儿周海燕也和当年周海江一样由董事局成员选举成为总裁。早在2004年,周海江就以“海选”方式接过红豆重担。虽然他没有儿子能够承袭父业,但他一手提拔了侄子周宏江进入集团任职,为红豆的三代传承打下基础。

永鼎集团的顾云奎,则选择在2016年放手“大权”,将所持股份转让至孙子莫思铭名下,如今年仅31岁的莫思铭与其父莫林弟并肩作战,担任集团总经理一职。

大亚科技创始人陈兴康2015年去世之后,其子辈陈建军、戴品哎夫妇接棒成为实控人,如今其孙辈陈晓龙已年逾40,并自2015年起担任大亚圣象董事长一职。

·总结

中国改革开放到目前仅有40年,而中国民营企业的创一代大部分起步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他们绝大部分依然在掌控企业继续奋战,但是随着这一代的老去,二代的传承问题逐渐摆在案头,也是他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江苏民企百强企业大部分创始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创始人年龄都已经很大,但是大部分都没有确定接班人员,不排除他们正在培养,但是时间已经不等人。

而尤其要注意的是,这些年有大量知名民企因投资失败或资金链断裂,还没来得及让二代接班,自己就先倒下了。因此民营企业创始人应时刻保持稳健经营,并建立科学的公司治理机制,以让后代能够顺利接班。

由于中国文化传统问题,民营企业往往个人色彩过于浓重,这在创始期是有正面作用,但是如果进入二代三代后,这种个人色彩的负面作用会越来越大。创始人对后代的教育中也是极大的不确定性,不知敬畏,丧失责任,是最大的接班风险。

希望中国民企都能摆脱“富不过三代”的魔咒,顺利完成财富传承,打造更多的百年企业。

文章数据均来自公开资料及新闻报道,如有错漏欢迎大家留言补充。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