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飞仙:等到他冲进了房间,才发现还没有起床

泪落伊人 2018-09-14 18:37

等到他冲进了房间,才发现父母还没有起床,琴潜的突然闯进来,把琴海洋夫妇下了一跳,当看到是琴潜的时候,气得琴海洋胡子都翘了起来,着上身就坐了起来喝到:

“臭小子,你作死啊!”

而这个时候,琴无敌已经收到了消息,说是琴潜一早就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直奔琴海洋的房间去了。琴无敌便长叹了一声,心中也认为是琴潜惹了祸,这些年,他没少为琴潜擦屁股,但是心中却并没有对琴潜怒其不争,只有着愧疚,如果当初自己不把那本破军拿出来,琴潜也不会选择修炼破军。

“唉”

琴无敌又叹息了一声,举步向着琴海洋的房间走去,他总要知道琴潜又惹了什么祸,他也好去给他擦屁股。

琴海洋的房间内。琴潜尴尬地望着父母道:“父亲,我我突破到通脉期了!”

“什么?”

琴海洋“噌”的一声从床上就跳了下来,双手抓住琴潜的肩膀,激动得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

“潜儿,你你你你刚才在说什么?”

“父亲,我突破到通脉期了!”

“真的?”

这次是琴潜的父母一起问道,琴潜的母亲已经披上了外衣,来到了琴潜的面前,眼中释放着不可置信的激动望着琴潜。

琴潜使劲儿地点着头道:“是真的!父亲,母亲,我已经突破到通脉期了。”

“你说什么?”外面传来了一个颤抖的声音,然后便见到琴无敌大步走了进来,目光落在了琴潜的身上,然后伸出了手掌道:

“来!”

琴潜便上前,运转体内灵力,体内的灵力顺着打通的十三条经脉快速地流淌,体内竟然发出了兵锋的铮鸣声。

“铮铮铮”

琴潜的拳头带着锐利的破空之中,狠狠地击打在琴无敌竖起的手掌之上。

“砰”

一声金属相击的震耳鸣响,屋子里随后就寂静了下去,但是那激动的气氛却在空气中浮动,激荡

“好!好!好!”半响,琴无敌激动得胡子都在摇动,望着琴潜的目光闪亮如电:

“没有想到你一朝突破,竟然达到了通脉期第四层。”

“什么?”琴海洋激动地望着琴潜,嘴唇颤抖着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胸口发热,两行浊泪流了下来,一旁的琴潜的母亲也抽泣了起来。

“不!”琴潜望着琴无敌道:“爷爷,如今我只是打通了十三条经脉,只是通脉期第二层的修为。”

琴无敌神色就是一愣,继而放声大笑,笑声中两行浊泪顺颊而下。没有人知道他的苦,为了一本破军功法,竟然毁了他两代人。虽然没有人当面嘲笑过他,但是王都内的风言风语,他并不是没有听到过。都说他琴无敌老糊涂了,得到一本废物功法,将自己的儿子和孙子都变成了废物。

这一刻,他如何还不知道破军功法的珍贵?

通脉期第二层就能够发挥出通脉期第四层的威力,不愧是地级功法。自己的孙子闯过了这一关,可以想象以后的成就。此刻,他只觉压在自己心头数十年的大山碎了,笼罩在自己心头数十年的乌云散了,心中从来没有这么敞亮过,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究竟是一个武王巅峰,心神失手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之后,立刻便想起了关键的问题,凝目向着琴潜望去。

“潜儿,快和爷爷说,你是怎么突破到的通脉期?”

琴无敌这一句话一出口,琴海洋也激动了起来。如果儿子不是巧合突破,而是真的解决了破军的问题,这岂不是说自己也有希望突破?

要说琴无敌苦,却再也没有琴海洋苦,背着王都最大纨绔的名声过了半辈子,每当午夜梦回之时,常常泪湿枕巾。

“爷爷,父亲!”

琴潜的目光中显露出感激之色。他在琴双的面前一直没有显露出感激之色,正所谓大恩不言谢,这份恩情记在心里就是。但是这一刻,却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感激。

“是双儿帮我突破了通脉期!”

“双儿”琴无敌神色就是一愣:“七公主,琴双?”

“是!”

琴无敌目光闪烁着意外,今天给他的意外太多了。再次深呼吸,稳定了情绪道:

“说给我听听,要详细。”

“是!昨日孩儿再次冲击通脉期失败之后,便感觉没有了希望,独自喝酒,后来就突然想起来双儿,我们两个就是两大废物,便不知不觉地拎着一个酒坛子去了双儿那里”

听完了琴潜的讲述,琴无敌怔怔地半响没有说话。半响,轻轻叹息了一声道:

“我们都看错了双儿,就凭着她这份努力,这份悟性,还有这份肯助人的心性,她终究会解决经脉中的软骨问题。上次我从鹿城回来,遇到我那位武神老友,曾经和他提过双儿,想要求他将双儿经脉中的软骨化去,但是他并没有同意,我也没有强求,毕竟化去一个武者经脉中的软骨,会使一个武神损耗非常大,甚至有可能掉一个境界。

但是,如果当初我知道双儿有如此悟性,我的老友一定会乐于收双儿为徒,然后将她的经脉中软骨化去。

不行!

我不能够让双儿去弦月秘境冒险,以她如今的修为和武院武者对她的印象,还有你那个大堂姐和二堂哥,琴双会死在擂台上的。

海洋,等我回来,你在领悟破军奥义,有我在身边,更有把握。”

话落,琴无敌便转身大步离去。琴海洋搓着一双大手,激动地在地上来回走动着。

一圈两圈

突然他顿住了脚步,目光灼灼地望着琴潜道:“潜儿,不等你爷爷了,立刻将画展开。”

“爷爷说”

“闭嘴!你都能够领悟破军奥义,老爹我沉淀了几十年,难道还会比你差?”

琴潜的心中也不由一动,父亲虽然颓废了,但是却依旧习惯没有变,依旧每天雷打不动地修炼,父亲的沉淀要比自己深厚许多。但是

他猛然想起自己领悟的时间,便道:“不行,父亲,领悟破军奥义会花费很长时间,孩儿没有那么深的灵魂之力维持血色平原战役。”

琴海洋将眼睛一瞪道:“臭小子,双儿都能够坚持下来,你会坚持不下来。”

“不一样!”琴潜把头摇得像拨浪鼓道:“双儿的灵魂之力很强,我不知道我领悟了多久,反正很长。但是双儿却一直坚持。”

琴潜目光闪烁,现出了好奇之色,不过一想到破军奥义,又心痒难耐,略微寻思了一下道:

“去把根叔青来。”

琴潜眼睛一亮,根叔是爷爷从小的随从,有着武师巅峰的修为,应该可以帮助父亲。

弦月武院。

琴双此时正迎着朝阳,开始了每一天第一次的锻玉诀修炼。

院门外。

一身黄袍的琴无敌来到了院门前,伸出手刚想要抓起门环,手便突然僵在了空中,他从门内听到了琴双粗重的呼吸声。灵魂之力便瞬间释放了出去,随后便收了回来,静静地站在大门之外,没有去打扰正在修炼的琴双。

微风拂过

一片花瓣从树上掉落下来,在空中打着旋飞过了琴双的头顶,被风吹起,越过了院门,在琴无敌的眼前飘过。

一扇门隔开了动静两个世界。

琴无敌静静地站在门外,目光中流露出复杂之色,他不知道在他来之前,琴双依旧修炼了几遍锻玉诀,但是他此时已经从琴双运动的呼吸之中知道,琴双已经在他来之后,修炼了四遍。他当初也将锻玉诀传授给了琴潜和琴雄,但是那两个小子如今也只能够勉强练四遍,但是琴双如今已经练了四遍,听那呼吸之上已经又开始了一遍。

门内的琴双在艰难地舞动着身躯,以不可思议地角度弯曲,拉伸着自己的身体,脚下的地面已经被汗水湿透

门内的动,门外的静。

动的人专注,静的人感叹。

“呼”

琴双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完成了锻玉诀第六遍的最后一个动作。在琴无敌的灵魂之力探查的那一瞬间,琴双就感觉到了。而且从武王巅峰的灵魂之力中已经推测出来外面来的人是琴无敌,所以此刻她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一屁股坐在地上,而是以极大的毅力站直了身躯。想着移动脚步,去为琴无敌开门,但是那脚却有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嗖”

琴无敌的身影从围墙之上飞跃了进来,飘然地落在了琴双的面前,看到琴双脸色的汗水如溪,脚下的地面已经完全打湿,心痛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拦腰将琴双抱了起来,大步走进了室内,将琴双放在一张椅子上,然后取出了一个玉瓶,从里面取出了一颗丹药,让琴双服下道:

“你调息一下。”

琴双闭上了眼睛,运转火凤宝典开始恢复。大约一个时辰之后,琴双睁开了眼睛,望向了坐在对面的琴无敌道:

“谢谢叔爷爷!”

琴无敌摇摇头道:“要说感谢,倒是我这个做叔爷爷的应该感谢你。不过,叔爷爷今天来不是感谢你的,而是想让你离开弦月武院。”

“为什么?”琴双眉毛一扬。

琴无敌慈爱地望着琴双道:“双儿,以你如今的修为,会死在擂台上的。”

看到琴双的脸上露出了倔强之色,便摆手道:“你先听我说,我有个老朋友,他是帝国的武神,只要我把你的悟性和他一说,他一定会迫不及待地为你化去经脉中的软骨,收你为徒。你有一个武神做师父,又有着如此的悟性,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琴无敌微笑地望着琴双,满心以为琴双会喜出望外,但是却没有想到琴双却是摇了摇头。因为琴双进入弦月秘境根本就不是为了寻找机缘化去经脉中的软骨,而是为了寻找天蝎红,解去体内的蝰蛇之毒。只有解除了体内的蝰蛇之毒,她才有底气去揭开那个十分像母王的血脉教女子的秘密和血脉教的阴谋。

“不!我还是要试试!”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琴无敌也急眼了,不由脸色阴沉呵斥道。

“叔爷爷,谢谢你!擂台双儿一定要上,名额双儿一定要夺到手,弦月秘境双儿一定要去。”

“我说过我会帮你去求我的老朋友!”

琴双不再言语,只是倔强地摇头。琴无敌的心中也恼怒了起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道:

“好,你要上擂台是吧?你可知道你的对手会是通脉期第九层巅峰,如今我就将修为压制到通脉期第九层巅峰,只要你能够胜得过我,我就不再管你的事情,如果你打不过我,你就老老实实地跟我回去。”

琴双便苦笑道:“您这是为难双儿。”

“哼!擂台之上,你的对手只会比我更想要杀你。接招!”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