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飞仙:三个人几乎同时伸出手去,向着那五株天蝎红抓了过去

烂漫的爱情 2018-09-14 18:37

五株黑色叶子中夹杂着一丝丝红色条纹的植物出现在琴双等人的眼帘之中,那正是天蝎红的模样,冲在前面的琴双脸色就是一喜,随后神色又是一紧,此时他们距离那五株天蝎红有十五米左右的距离,而在另一个方向的那个三人小组距离那五株天蝎红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

“喝!”

琴双轻喝了一声,云步施展到极限,身形便如同一片云一般飘了出去,向着那五株天蝎红飞掠而去。

但是

终究还是那三个人先掠到了那五株天蝎红的跟前,三个人几乎同时伸出手去,向着那五株天蝎红抓了过去。

“轰”

突然,沼泽翻腾了起来,一株天蝎红猛然从沼泽内窜了出来,变成了一根长有三米余的粗大鞭子,向着那三个武者横扫了过去。

“砰!”

其中的一个武者猛然挥起了手中的大刀砍向了那只粗大的鞭子,身形便不由向着后面飞退,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巨大得有六米长左右的蝎子从沼泽内翻腾了出来,整个身体都是黑色中夹杂着无数红色的条纹,挥动着两只巨鳌向着那三个武者冲了过去。

“砰砰砰”

只是瞬间,一只巨蝎和三个武者就斗到了一处,琴双便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蝎子实在是太巨大了,昨日在沙漠之中的那些蝎子虽然多,但是最大的蝎子也不过半米长,但是眼前的这个蝎子却足足有六米长。

而且

“噗”

那个蝎子的口中突然喷出了一道黑色的气体,这一口气体喷得实在是太突然,让对面的那个武宗殿武院的武者措手不及,被喷到了身上,只是瞬间那个武者便化成了一团脓血。

“妖兽”

琴双大惊失色,能够喷出吐息的东西已经是妖兽了,虽然看这只蝎子的吐息威力大概也只有一级妖兽的威力,但那也是妖兽啊!不是他们这个修为能够抵挡的。

琴双的目光扫向了那四株天蝎红,目光就是一动,这四株天蝎红的品相非常好,是真真正正的上品天蝎红,要知道上品天蝎红对于蝎子可是有着提升实力的效果,怪不得这只巨大的蝎子会守护在这里。

“小心!”

琴双轻喝了一声,身形猛然一个加速,趁着那只巨蝎和两个武宗殿武院的武者争斗的瞬间,已经飞掠到了那四株天蝎红的身旁,她不需要太多,只需要一株就够了。身形飞掠间,一把抓住了一株天蝎红拔了出来。但是,还没有等到她将那株天蝎红收起来,便感觉到一阵腥风向着她扑面而来,身形急忙向着一旁飞掠,耳边就听到“锵”的一声,一柄巨剑从琴双的背后伸了出来,正是天赐一剑将那只愤怒赶回来的巨蝎的尾巴刺了回去。但是那只巨蝎见到琴双正在将那株天蝎红收回到了怀里,便彻底地暴走了,两只巨鳌挥舞着扑了过来,同时口中喷出了吐息。

“锵锵锵”

此时琴雄等人也赶了过来,一边躲闪着巨蝎的吐息,一边攻击着那只巨蝎,但是兵器攻击在巨蝎身上,只是将它轰击得摇摇晃晃,身上没有留下一道伤痕。

五个人围着那只巨蝎斗了起来,而那两个武宗殿武院的武者则是退到了一边,一边注视着琴双他们,一边将目光不时地望向剩下的那三株天蝎红,想要寻找机会采摘那三株天蝎红,然后迅速离去。

琴双他们此时也想离开,但是却被那只巨蝎紧紧地纠缠住。而且五个人很快滴便落在了下风。那只巨蝎的壳实在是太坚硬了,他们运足了修为,手中的兵器也不能够伤害那只巨蝎分毫,反而是那蝎子的两只巨鳌和粗长的尾巴,再加上它的吐息,对琴双五个人的压力实在是太大。

“二废物,快想办法,否则我们会死在这里。”琴潜的身形已经变得慌乱,在强大的巨蝎压迫下,完全被压制,局势岌岌可危。

琴双的心中闪过了一丝犹豫,她的心中十分清楚,在这样下去,他们五个人坚持不了半刻钟,恐怕就会相继死在了这里。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杀死眼前这个巨蝎,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寒冰玉符将这只巨蝎冻住片刻,趁着这个时间大家逃走。

但是

四个人沉默了下去,半响,天赐严肃地望着琴双道:

“双儿,我知道你当初很不易,但是妖术就是妖术,是被武宗殿严禁的修炼方式。你如今虽然没有乱杀无辜,但是随着你修炼妖术越来越精深,你最终会变得如同妖兽一般嗜血,杀戮,成为一个只知道杀人的魔鬼。你会成为武宗殿的敌人,会成为整个大陆武者的敌人,你将来的修为越高,对于大陆的伤害越重,你还说你没有乱杀无辜,你刚才为什么要杀死那两个并没有招惹你的武宗殿武院的武者?”

“我不能够让他们把我的身份宣扬出去。”

“就为了你的身份,别人就该死吗?你这不是乱杀无辜是什么?你走错了路!”

琴双的脸色变得苍白,淡淡地说道:“我倒是忘记了你是武宗殿的人!怎么?你要为民除害吗?”

天赐的神色就是一滞,右手握住了重剑的剑柄,双目之中现出了痛苦之色,但是随后那痛苦之色就被正义之色取代,缓缓地将手中的重剑指向了琴双道:

“与其等你祸乱大陆,被别人杀死,还不如让你死在我的剑下。”

“好啊!”琴双也反手拔出了背后的巨剑,指向了天赐道:“你已经被武宗殿洗脑了,修炼妖术,就会变成妖兽,愚蠢!武宗殿就是这么宣扬的吗?在我看来,武宗殿如此就是居心不良!”

“住口,不准你如此侮辱武宗殿!”天赐暴喝一声,武者重剑剑柄的手指关节已经发白,但是那眼中却明显有着一丝犹豫。

“天赐”

琴潜不由自主的开口,天赐和琴双的目光不由都望向了琴潜。天赐的目光从琴潜的身上一次扫过琴雄和独孤剑,开口问道:

“你们怎么说?”

三个人都沉默了下来,琴潜的神色犹豫了一下,最终开口道:

“天赐,我曾经得到过二废物的帮助才能够有如今的成就,二废物没有害过我,反而帮助过我。如果我向她动手,就是忘恩负义,这与妖道有什么区别?”

“我也是!”独孤剑冰冷地说道。

“你也得到过双儿的救命之恩!”琴雄望着天赐开口道。

天赐的神色间闪过了犹豫,手中的重剑微微颤抖。他的心中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如果我杀了双儿,我就是忘恩负义。不杀她,她一旦祸乱大陆,那就是我为了小义而忘大义。我要怎么做?”

周围安静到了极点,甚至能够听到胸膛内的心脏在“噗通噗通”跳动的声音。琴潜,琴雄和独孤剑沉默地望着琴双和天赐。琴双和天赐相对而立,两柄剑遥遥相指。

“锵!”

天赐突然将重剑插回了剑鞘,望着琴双严肃地说道:

“琴双,如果在将来,我发现你祸乱大陆,我必杀你!”

琴双的心中偷偷地送了一口气,她对上天赐心中没有半点儿把握。如果天赐突然现出他那诡异的功法,琴双感觉自己只有死路一条。而且她也不愿意与天赐翻脸。见到天赐终于收回了重剑,便也将自己的巨剑收了起来,冷笑了一声道:

“你不用担心我,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担心我自己什么?”天赐有些莫名其妙。

“你那诡异的变化,难道你认为武宗殿还会像之前那样对待你?”

天赐的神色楞了一下,随后变得坚定:“我相信武宗殿。武宗殿是大陆正义的代表!”

琴双便摇头叹息了一声,她知道自己和自幼就生活在武宗殿,被武宗殿洗脑的天赐没法沟通,他能够不杀自己,已经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情了。

“我们走吧!”琴双转身。

“琴双!”

天赐再次开口,琴双又顿住了脚步,望向了天赐。

“你既然如今的本体强度已经达到了开丹期巅峰,不如就立刻解毒吧。只需要半天的时间。”

“也好!”

在这里解毒,对于琴双来说无疑是最安全的。因为在弦月秘境中不会有血脉教的人监视她,如今就算她解去了体内的毒素,血脉教也不会知道。

“你中毒了?”琴潜担心地望向了琴双。

“嗯!”琴双点头道:“我这次进来就算为了寻找天蝎红解去体内的毒素。走,我们找个安全的地方。”

两刻钟后。

一个山洞中,琴双盘膝坐在最里面,洞口已经被用巨石挡住,在巨石的背后盘膝坐着四个人,正是天赐,琴潜,琴雄和独孤剑。

琴双从怀里取出来那株天蝎红,上面有着九片叶子。她从上面摘下了三片叶子,然后将那株天蝎红放进了一个玉盒内,放进了背包中,望着手中的三片黑色带着红色条纹的叶子,拿起了一片放进了嘴里咀嚼着,味道有些腥,捏着鼻子将剩下了两片叶子也咀嚼吞咽了下去,然后便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

一息两息九息

猛然一种痛到了灵魂深处的疼痛袭遍全身,让琴双不由闷哼出声,将天赐等四个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只见到琴双脸上的肌肉都开始剧烈的抽搐了起来,浑身都在颤抖,牙齿相撞的咯咯作响,七窍渗出了黑血

在琴双的皮肤下,仿佛有着一只只小型蝎子鼓了起来,在琴双的全身皮肤下游走,撕裂肌肉和灵魂般的疼痛让琴双昏厥了过去。

“双儿!”

半天的时间,对于琴双来说仿佛过去了一世,剧烈的疼痛让她死去活来,无数次昏厥,又无数次痛醒。

rnn她此时心中十分明白,她最终没有死,一是因为自己已经达到开丹期第九层巅峰的本体强度,让她的身体没有在蝰蛇之毒和蝎子争斗中爆体而亡,另一个就是她那强大的灵魂,让她没有魂飞魄散。

“双儿,你的毒解了吗?”天赐关切地望着睁开眼睛的琴双。

琴双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在天赐的眼中显得如此凄美:“天赐,你不叫我琴双了,又叫我双儿了”

天赐的眼中现出了心痛:“快告诉我,你的毒有没有解?”

“嗯!”琴双轻点头道:“只是恐怕几天内不能够动了,我的体内被破坏的严重,就算有玉液,恐怕也得三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够恢复。”

一旁的琴潜闻听,探手从琴双的怀里把那瓶玉液膏拿了出来,然后打开盖子,朝向了琴双的嘴。琴双张开了嘴,玉液膏缓慢的滴下了一滴,两滴

当滴下七滴的时候,琴双闭上了嘴巴,琴潜便急忙将玉瓶盖上了盖子,再次放进了琴双的怀里。天赐将琴双扶了起来,盘膝坐好道:

“双儿这几天就在这里修炼,我们护法。”

“不”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