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龙到散打, 再到徐晓冬版武林大会: 传武应向日本泽村忠学习

2018-08-11 08:33

这几天,正奔走在河北河南、两湖大地上,将一张张“英雄帖”送到各大门派手上,邀请天下武者参加其组织的“首届中华传统武术大赛”的格斗狂人徐晓冬,又一次成了网络热点。

格斗狂人因与职业选手做节目玩实战时,被职业选手飞膝上头,受伤缝了26针一事,炒得纷纷扬扬,特别是传武江湖里,一片嘲笑声飘来荡去,似乎这场现代搏击之间的实战训练并受伤,是传武大师参与的“杰作”一般。

于是,8月10日,徐晓冬在其公众号中说:“尚武精神无国界!爱谁骂谁骂去。有视频,有证据,有说服力!看看年代!那些蠢货们,你们继续。”

格斗狂人所说的视频,也放在了上面。原来,这是介绍日本那位先惨败于泰拳王,后发奋图强,将空手道提炼精要,并与拳击等现代搏击结合后,成了日本踢拳鼻祖的泽村忠,最后一举复仇泰拳王,成为日本新兴搏击运动的初代天皇世星,并夺得东洋中量级冠军,其生涯战绩,更是达到了272战268胜。

泽村忠也从此成了日本的当代民族英雄、武士精神的象征。他的故事还被拍成电影,成为漫画、动画的主角和家喻户晓的人物。现在的k-1王者魔裟斗,其偶像就是泽村忠。

其实,中国传统武术中,也有这样的类似人物——李小龙!

只不过,李小龙因为有着复杂的中国、德国、荷兰、犹太、英国等多重血统,又是美国国籍,他虽成了中国武者最崇拜的当代搏击王者,但仍未能达到泽村忠这样的擂台搏击的现实震撼效应。

毕竟,李小龙对武术的更大功绩,是在武术创新的思想、哲学理念,以及通过影视艺术的推广上。

但与泽村忠相似的是,李小龙虽无比热爱中国武术,却后来经过实践与对比,李小龙也看到了中华武术在当代实战传承上的优缺点,于是开始吸收日本空手道、韩国跆拳道、巴西柔术、西洋拳击等优点,创造出了适合实战搏击的“截拳道”。

可李小龙的“截拳道”,已完全与当代一些“武术大师”们的理念不同了;更与武术大市场中,那些追求强体健身、修身养性的“中国舞术”大有本质区别了。

而2017年4月,一个偶然的原因,上过央视表演“拍西瓜、雀不飞”,有着“民间十大太极大师”之一称谓的雷公太极掌门人雷雷,因其言“太极能单手破综合格斗的裸绞”,最终竟引发出格斗狂人徐晓冬,延续至今的“武林打假”风波——即便不言其对中国武术市场的激浊扬清之本质意义,只说在中华传统武术的实战性传承上,也显然起到了振聋发聩的捅破效应!

这里就让人联想到,那个草根型的自由搏击选手“武僧”一龙,他的成功,显然离不开传统武术的学习,特别是因此形成的“抗击打能力强”,这是一龙一直吃到现在的重要“老本”,而一龙也很聪明地在商业炒作中,一直将此归功于其学习了传统武术。

一龙的炒作成功,其实离不开“传统武术”这个标签——“一龙”的外号、屎黄色假僧裤、直到如今仍天天不离口的“中华武术”相关口号,这都是欲让自己的商业炒作,与中华传统武术沾上边,以此吸粉支持,还能反向堵住批评者的口。

像一龙,时不时就要展现一下他的传统武术绝招:金钟罩、铁布衫、吊死功、铁头功……可是,这在面对刷小怪的比赛中,或能起到宣传效果,但当一龙面对泰拳之王时,他就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输到连黄僧裤都无法穿上的地步了。

连格斗狂人徐晓冬,也早已在质疑一龙,还表示“要将一龙打出屎来”——这说明,一龙这种借传统武术炒作的路子,也走到了尽头,它更在同样说明,只像一些大师们那样,仅仅拿古人的一些花拳绣腿的传武招式,已无法适应当代搏击之实战。

其实,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武术开禁后,已有武林中的开明创新之士,为了传统武术实战性的传承,也早就像日本的泽村忠那样,将传武中具有实战性,可通过竞技体育展现的“散打”提炼出来。

但在搏击比赛中,通过不断实践,我们显然只有散打,仍很难跟得上时代的步伐,则像泰拳、日本踢拳,西方综合格斗术等,其将世界武术融合为一体的思想与实践,才成了当代搏击的主流。

而格斗狂人徐晓冬,在“武林打假”之后,这个莽汉武夫,也做了一些思考,像他这次所提及的泽村忠,其实就是他正在组织的“武术存真”之举——举办“首届中华传统武术大赛”的真实实践。

“徐晓冬版武林大会”,可以说与此前的那些“武林大会”完全不同——既完全不同于前几年“大笑江湖”般的“天山武林大会”;也跟央视搞的表演性“武林大会”完全不同。

像太极王战海说,他们在央视武林大会上,是先在台下比出冠军,再上台按照剧本表演,这显然跟格斗狂人想要的擂台实战版中华武术展现,有着本质区别。

虽然只有业余格斗水平的徐晓冬,无法达到日本泽村忠那样,对空手道传承的创造性伟大成就,但也不得不说,徐晓冬起码像个“引子”,开始让中国传统武术,在当代不再全是“自娱自乐”;不再让中华武术,全都变成了“中华舞术”。

所以,中国武术仍欠徐晓冬一声真诚的“谢谢”!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