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去世5年,开着豪车回来了,做了道凉拌茄子,母亲悄悄报了警

政经纵横 2018-08-11 05:11

精彩内容

“爸妈,你们死了,今后我喝谁的血!”网红成了人大副委员长,他问懵柴静:中国人是不是人?人到中年,不睡三觉,不去三地,不喝三酒!你再善良,这5种忙也不能帮!“我养你”,才是这世界上最毒的情话只有加工资才能救中国经济!(深度好文)法国人拍下1908年被破坏之前的敦煌莫高窟,极大视觉震撼!四对夫妻你最喜欢哪个?一眼看出你的性格和婚姻!七旬老人卖淫,谁来关心“空巢老人”被窝子?两个人在一起,有这种感觉才叫情日本女优的今天,就是中国网红的明天...我一个儿子上清华,一个儿子上人大,可我还是进了养老院看了离婚大数据,我发现一条惊人规律军艺美女跳《我的祖国》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简直太美了!至尊强者竟然当起了保安,却过得比皇帝还要爽!!!帮老公洗衣服看到口袋里恶心东西,我想离婚两个人在一起,有这种感觉才叫情原来警察叔叔才是隐藏的段子手!笑到床震!破碎的婚姻,究竟是你的不忠,还是我的不贞我为了最好的兄弟入狱,出了狱后,却发现这居然是好兄弟和女朋友的圈套…泡妞,我是玩命的!玩命,我是认真的!村里的流氓整日纠缠我,我告诉了我妈,没想到他竟然惨死了……春风一度共缠情

夕阳西下,60岁的路筠芬孤零零的坐在屋檐下,望着远处那一片稻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似座雕像般一动不动,然而眼里却涌出晶莹的泪花。

却在这时,隔壁邻居的院子里响起一连串的鞭炮声,那是邻居汤映群的子女正在为她过60大寿。她虽送了礼,却是不愿去她家吃饭,因为一旦上桌,她就会成为左邻右舍奚落的对象。

60岁呐,其实今天也是她的生日,只是她不像别人那样儿孙满堂,她是个命苦的女人,丈夫20年前去世后,她从未改嫁。辛辛苦苦养大唯一的女儿,本该享福了,可5年前,女儿在外遭遇火灾,她接到电话赶去时,女儿已面目俱毁……

每次想到这,她都会将眼睛哭肿,以至于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就算身体消瘦,她也毫不在乎,因为在这世上,她再也没有亲人了,没人关心她、没人跟她说话、更没有人为她养老……

再次泪眼朦胧时,路筠芬似看见一辆豪车停在了院门口,随后一道熟悉的身影向她跑来。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似听见那跑来的女子在喊她“妈。”

“我又在做梦了么……“路筠芬狠狠掐了下手臂,疼得眉头直皱,抬头时,那女子已来到她的身边,握着她的手说:”妈,你怎么哭了?”

路筠芬望着这张脸,顿时瞠目结舌,不确定道:“你,你是?”

“妈,我是田婧嫱啊,你的女儿。妈,你这是怎么了,不认我了么?”

路筠芬讶然,“怎么会,我女儿5年前就去世了啊,我亲手安葬的。如果你是我的女儿,那屋后面葬的是……”

“妈,对不起……“蓦地,田婧嫱扑通一声跪下,哽咽道:“其实我5年前就去了国外,公司培养人才,让我出国深造。为了不让我分心,公司规定不能与外界有任何联系。妈,我真的好想你,可是为了前程,只能止住对你的思念。不过现在好了,女儿现在什么都有了,以后啊,我会让你住好房子,吃遍天下山珍,带你看各地风景……”

路筠芬总觉得她说的话有很多问题,可眼前人分明就是自己那去世的女儿,她一时懵了——女儿还活着,并且成了有钱人,这本是天大的喜事,可不知为何,她却丝毫高兴不起来,总觉得这一切都不真实。

“妈,你先进屋歇着,我开着车回来的,买的菜还在车上,我去拿来给你做饭,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呢。”

路筠芬点头,看着女儿忙碌的背影,不禁疑惑,“婧嫱,你好像长高了呢。”

“啊……”田婧嫱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回身急忙露出一抹微笑,说:“妈,我……我穿的高跟鞋呢。”

“喔,喔……”路筠芬看着女儿充满笑容的脸,总觉得这脸有些怪,具体的她又说不上来,而她的声音,似乎……

路筠芬又问:“婧嫱啊,你的声音好像也变化不少啊……”

田婧嫱忙道:“妈,我在国外生活了5年,口音自是发生了变化,而且吃的东西不一样,有点变化很正常的。”路筠芬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没一会儿,女儿田婧嫱就做了一大桌子菜,女儿又是为她夹菜,又是为她盛汤。此时,她古井无波的内心才泛起一圈涟漪,随后欣喜若狂——女儿没有去世,她总算回来了。

然而,她脸上刚有了笑容,在看见桌上的一道菜后,立即变得苍白起来,那道菜是——凉拌茄子。

田婧嫱似发现了母亲的异常,问道:“妈,这些菜不合你的胃口吗?那我去重新做吧。”

“不用,都是我爱吃的菜。”路筠芬欲言又止,思虑片刻,为女儿夹了一块茄子说:“婧嫱啊,这是你最喜欢的菜,多吃点。”

田婧嫱受宠若惊,“妈,我自己来。嘻嘻,还是你最了解我。”说着,就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这时,路筠芬的脸色变得更加难堪。

深夜,当女儿田婧嫱已沉沉睡下时,路筠芬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站在窗边,望着外面的一片黑,拿着手机悄悄的报了警。

翌日,当田婧嫱睡眼惺忪时,却惊讶的发现屋里站满了警察,她看着母亲路筠芬坐在床边一言不发,疑惑道:“妈,你这是……”

路筠芬摇头叹气,“你不是我的女儿,你来我家到底有什么企图。”

田婧嫱急道:“妈,我是你的女儿啊……”

话未完,路筠芬打断道:“还狡辩!如果你是我的女儿,那就绝不会做凉拌茄子这道菜,这道菜是她父亲的梦魇,也是她的梦魇。你大概不知道在我家的饭桌上,茄子是从不上桌的,因为她们父女对茄子过敏,只要沾上一点就会立即送医。你到底是谁?”

“这,这……”田婧嫱见事已至此,只好实话实说。原来5年前,真正的田婧嫱确实已经去世了,只不过,她去世前救了一个人。

田婧嫱边哭边说:“她本已逃出火海,却又回来救我,因此丧命。那一刻,我已决定,从今以后,我便是田婧嫱,田婧嫱便是我。那时,我与她合租了一套房,平时她要上班,我要创业,与她说过的话屈指可数。却没想到,在危难关头,她能舍弃自己的生命,让我重生。那时,她奄奄一息的背着我,对我说:如果你能活,请帮我照顾我的母亲,她以后再没亲人了。”

说到这,田婧嫱抽噎许久,才又哽咽道:“她让我重生,我便可为她承受千刀之苦,数次整容,只为变成她的模样,可虽曾与她住在一起,却并不了解她。5年来,我努力工作,终于事业小成,也有能力替她尽孝了,我向她曾经的朋友打听关于她的一切,打听关于你的一切,所得来的资料都已牢牢背熟,本以为天衣无缝,却没想到才与你相处几个小时,就因为一道菜而被戳穿。可是,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恶意,5年了,我已在心里叫了你无数声妈。”

听到这,不止路筠芬动容,就连屋内的警察也动容了——这得多大的决心,才会让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换做其她人,恐怕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吧。

当警察们默默的退出了房间后,田婧嫱颤抖的握着路筠芬的手,“妈,我还能这样叫你吗?我本是个孤儿,这声妈我已想了30多年,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你余生过得幸福快乐。”

不知觉间,路筠芬眼眶的泪如泉水般涌出,她将田婧嫱紧紧拥在怀里,号啕大哭,“谢谢,我的好女儿。”

屋内,母女俩哭泣的声音由近及远。天边,一声鸟儿的鸣叫划开了天际那缕银白色的轻纱,万道霞光透过云隙照耀大地,这是——太阳升起了。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