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养生课:《黄帝内经 灵枢 平人绝谷第三十二》

秀秀书院 2018-08-11 04:31

戊戌年庚申月甲戌日(即公元2018年8月10日)。话说十三朝古都长安,城南有一处最是风流雅致之地紫薇花园,原系唐大通坊--郭子仪园林舊址,如今园林犹在,草木葱茏,那时人物却“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无处可寻。可喜者此处现又有一处最是诗书蕴藉之处—秀秀书院,足供诸位雅士悠游于红尘之外,寻幽探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辰时。诗词歌赋研习时分。

如今且说先生,例必的打坐功法既毕,遂开口又以合拍行吟,诵诗调气为习。今日选诗:

琵琶行

唐白居易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此篇与韩愈《听颖师弹琴》、李贺《李凭箜篌引》和李颀的《听董大弹胡笳弄寄语房给事》并列为古典音乐的四篇妙文。然因其比喻平实、贴切,语言流畅、情感丰富,由是比其他三篇流传更广,也更为知名。

陈洪绶曾评此篇曰“十分情十分说出,能令有情者皆为之死。”

“……此行似江潮涌雪,余波荡漾,有悠然不尽之妙。凡作长题,步步映衬,处处点缀,组织处,悠扬处,层出不穷,笔意鲜艳无过白香山者。”

叹叹。白乐天作品向以题材广泛,形式多样,语言平易通俗著称,然其中最富感染力者,终推《琵琶行》、《长恨歌》两篇,读之叫人难免有心旌摇曳,不能自已之状:“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巳时。修习瘦金书正当其时。

却说先生日日临写宋徽宗楷书千字文瘦金书第48遍,如今已写至“陈根委翳,落叶飘摇”一处了。

陈根是老树陈根,委是枯萎,衰败。翳是荒芜、暗昧,枝叶遮盖之意。“陈根老树枯萎倒伏,落下的树叶在空中随风飘荡”,是为本句意也。

此时先生又在细笔慢描,“笔笔皆有所主”不在话下。

他眼面前大红阔胡桃木书案上,今日却多了一物,乃是不知哪里采的一支“英英木槿花”,插于原先已有松枝摇摇的那只古董花瓶里,倒也十分相配。

约好了似的,才那会子晶晶进得门来,手里竟也亭亭地擎的有两朵木槿花,粉面娇蕊,翠叶阴阴,端得可人。

“暮落朝开浅色荣,洒然风度有余清”,今日书院气象别新,诸君竟不欲亲至一睹之乎?

午时至申时。茶道、古琴、香道等艺术课程各各进行。

如今且说徽州美人儿娟娟,近两日倒着实风雨无阻的,她心心念念自己的课程进度:我今儿改学花茶了。听来信心满满,想来词已背得极是上口了。秀秀老师因命取三才杯来,却是一色儿明黄,上錾了金色蝶恋花图的新器,倒似皆是宫中之物,珍贵无极的。西西老师因是示范一遍,娟娟、华华各随其后,小心练习不在话下。

一时又分茶。分茶倒也罢了,先时所用,还是定制的耀州瓷,亦十分得用;偏是娟娟姑娘见了博古架上晶光璀璨的建盏,爱得什么似的,于是巴巴儿跑秀秀老师跟前“撒娇”,定要拿一套建盏来分茶,秀秀老师少不得依了。

一时华华先来分茶,玲玲、娟娟、秀秀老师等分列于对面,沉香袅袅轻飏。茶席上于是颇见一种雅女云集,香气氤氲之致不提。

晶晶习琴。她不像玲玲那样“见异思迁”,看到好茶,好茶器,便禁不得去凑一回热闹,赏一会茶盏,吃一道茶汤,于她,是不能抵挡的诱惑。玲玲本来是练“神一样的搯起”,说才摸着点儿门路,可是琴茶并重,皆可称痴。

晶晶显见得于琴更加沉醉。她如今一心在《凤求凰》曲中。先细细地抄了歌词上去,低声诵读半日,然后方自行照谱琢磨一时,又不免请先生指导:“这里,怎么弹,怎么从这里滑过去?”先生耐心非常,针对晶晶所问,逐句弹讲过去,晶晶那一种欢喜自是不在话下。

先生这会子教琴之余又在赶着临写瘦金书。他都是为晚上的直播。如今真有上瘾之态,比方昨儿晚上直播,今儿早起犹不忘夸耀:“昨儿晚直播收到两万金币……”先生偏爱这样“自降身份”,一笑。直播倒从2016年已经开始,如今先生更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皆通之外,武术兼修,学识了得,直播时风靡无数,收获颇丰,自然不在话下。

至酉时,又是每日照例的辩经会。本篇辩经会题为《黄帝内经灵枢平人绝谷第三十二》,参与者:长安雅士薛佩生、雅女秀秀、长安西西、晶晶、雅安平平、玲玲、华华、徽州娟娟等。

原文:

黄帝曰:愿闻人之不食,七日而死,何也?伯高曰:臣请言其故。

胃大一尺五寸,径五寸,长二尺六寸,横屈受水谷三斗五升,其中之谷,常留二斗,水一斗五升而满,上焦泄气,出其精微,慓悍滑疾,下焦下溉诸肠。

小肠大二寸半,径八分分之少半,长三丈二尺,受谷二斗四升,水六升三合合之大半。

回肠大四寸,径一寸寸之少半,长二丈一尺,受谷一斗,水七升半。

广肠大八寸,径二寸寸之大半,长二尺八寸,受谷九升三合八分合之一。

肠胃之长,凡五丈八尺四寸,受水谷九斗二升一合合之大半,此肠胃所受水谷之数也。平人则不然,胃满则肠虚,肠满则胃虚,更虚更满,故气得上下,五脏安定,血脉和利,精神乃居,故神者,水谷之精气也。故肠胃之中,当留谷二斗,水一斗五升;故平人日再后,后二升半,一日中五升,七日五七三斗五升,而留水谷尽矣;故平人不食饮七日而死者,水谷精气津液皆尽故也。

欲知明日《诗经大雅云汉》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秀秀书院重阳制香、登高、辩经(诗经)会兼记

秀秀书院读书会(诗经吟诵、茶、香、琴)茶博会专场

太好了,每天可以和老中医一起学《黄帝内经》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