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有欲极强的男主病娇文:有点痞气的帅哥VS貌美小姐姐,甜如蜜

一分钟来谈健康 2018-12-07 22:48

大家好,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今天小编又来给大家推荐小说啦。病娇文是很多女生喜欢看的一类文,病娇男就是那种偏执、占有欲极强的男人,都说爱情是一种病,而病娇男就是那种患病挺严重的患者,而且没有药物可以治疗,血液一上头,为了女主可以义无反顾。占有欲极强的男主病娇文:有点痞气的帅哥VS貌美小姐姐,甜如蜜。

一、《病态宠爱》

舒兰开门见是她,有些不自在地移开眼:“姐。”孟听伸出手:“我的裙子和金牌。”舒兰瞪大眼睛:“姐,你怎么可以冤枉我呢,虽然你是我姐姐,可是再这样我也要生气了。”孟听看着她。眼前的女孩十七岁,和她一样大,只比自己小一个月。孟听曾经对她好了一辈子,尽全力保护她。如果不是为了救舒兰,她上辈子不会毁容。舒兰很会讨好人,孟听失去母亲那年,舒爸爸嘴笨,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而舒杨更是不必说,只有舒兰一口一个甜甜的姐姐。她说:“我们永远是姐姐的亲人。”孟听不曾看清她,便对她好了一辈子。但她这辈子再也不会管舒兰。孟听眸中沉静:“你喜欢江忍,所以拿了我的金牌去讨好他。”舒兰恼羞成怒:“你胡说什么!”“可我的裙子是我妈妈留给我的遗物,那块金牌里面,也有我和她最后的合照。以前的东西让给你就算了,那两样你不能拿。”舒兰没想到一向性格柔软的孟听这次这么较真。她也来了气,索性承认:“我去参加别人的生日聚会借一下你裙子怎么了,要是我有好看的裙子会看上你的东西吗?还不是因为你的眼睛,我们家才这么穷。我爸的工资本来也不低,可是全拿来给你还债了!”孟听握紧了拳,半晌她轻轻舒了口气。“舒兰。”舒兰看着她,心里莫名有些不安。孟听还是那个干净温柔的孟听,只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欠舒爸爸的,我全部都记着的。可是我不欠你什么。以前我所有拥有的,几乎都给了你。”孟听会钢琴,舒兰也吵着要学。可是她悟性不高,只学了两年,学了点皮毛,孟听知道家境拮据,再也没有去学过钢琴。那时妈妈还活着,可是家里只能负担一个孩子学习的费用。孟听会舞蹈,许多种舞蹈。舒兰也闹着要学,孟听为了让她有这样的机会。自己放弃了跟着老师学习,而是自己摸索着练习。然而舒兰照样不争气,她身体不柔软,受不了拉韧带的苦,学了一个月,自己放弃了。孟听说:“如果你不能把我的东西还回来,我会自己去找江忍要。”舒兰哪里见过这样的孟听。她也要气疯了:“你去要啊,你去要我就告诉爸爸。你是怎么让他亲生女儿快活不下去的。”舒兰说完就关上了门。反正金牌是要不回来的,她其实也不知道那后面还有张照片,当时班上都在传,这周二贺俊明生日,他们那帮人虽然浑,可是全都是些有钱的富二代,舒兰也想被邀请。于是她把孟听那块金牌从楼上扔了下去。贺俊明果然想起了她。舒兰红着脸说那是她跳舞得的奖,贺俊明捡起来,就看见了摔出来的照片。

二、《只有我懂他的柔情》

明烛脸色丝毫没变,冷着一张白净的脸,说:“我吃撑了。”她确实吃撑了,也气饱了。陆焯峰保持低头姿势不动,那双眼睛漆黑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明烛直直迎上他的目光,等了几秒,绕过他要走。下一秒,那双军靴又迈开,挡在她前面,勾着嘴角:“还想给我看伤口?”“谁稀罕看你啊,伤得怎么样也不关我的事。”“真不稀罕?”“真的。”明烛脱口而出,有多少口是心非,只有自己清楚。她是真的生气,生气忽然冒出个彭医生,队里的人都觉得彭医生跟陆队是天生一对,她只是一个来部队采风的旧识,连前女友都算不上。也生气他在食堂说的那句话,其实只是很平静的一句话,以前他也会要求她把饭吃完,吃不完也不勉强。她刚来北城上大学的时候,他休假去学校看她,两人在学校附近的小饭馆吃饭,他一边吃饭一边问她:“上大学感觉怎么样?”明烛说:“特别好。”距离他近了,以后见面应该能频繁一些了吧?她心里高兴地想。陆焯峰低头笑笑,顺手给她夹了块红烧肉,明烛看他一眼,他像是想起什么,又给夹回自己碗里,“算了,你不喜欢吃这个。”明烛弯起眉眼,低头吃饭。后来实在吃撑了,剩下半碗米饭,陆焯峰看了眼,给端过来倒进自己碗里。明烛呆了,“那是我吃过的……”陆焯峰从善如流地笑:“又不是猪吃过的。”明烛脸红:“……你才是猪。”再后来,零零碎碎的见面,一起吃饭,每次她吃不完,他只是笑着摇摇头,把饭倒进碗里,明烛觉得这种事情多少有些亲密。陆焯峰的解释是浪费和没吃饱,明烛就信了,毕竟他食量大也不喜欢浪费是真的。今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多少让她觉得委屈。明烛往后退了几步,陆焯峰没弄明白她这是干嘛,很快,就看见她往右边走,直接绕了个大半圈,往训练场出口走。他吸了口气,刚要跟上去——身后,两个气喘吁吁的新兵蛋子跑过来,大声喊:“报告!十公里负重完毕!”

三、《病娇老公靠边站》

君景昱看着这两个女人,不由地也是笑了。云笙,往常里端庄大方,现在却一再失态,而路西雪,之前在浴室中还疯疯癫癫,此刻脸上却一直带着笑容。虽然是讽刺的冷笑。不过只是看表情,这两个女人便高下立辨。也许是路西雪一再得寸进尺,也许是她脸上的笑容实在刺得云笙难受,她挥手便欲朝路西雪打过去,路西雪却躲也不躲,打吧,打下来她就能告她!然而,云笙那一巴掌最终还是没能落到路西雪脸上。路西雪怎么也没想到,君景昱这种时候会挡在自己面前,将云笙的手死死拉住。“别丢人了。”君景昱冷声道。这君景昱的反应倒是有些特别,她在这里将他未婚妻偷人的事情给抖了出来,又让她未婚妻撕破了脸皮,他竟然一点也不意外,也不生气。他在乎的,倒是云笙在这里,给他君家丢人了。真是冷静得可怕。“丢人?君景昱,我丢人了吗?你在这里跟这个女人苟且,就不丢人了吗?”云笙苦笑着,这一次倒是真的冒出了眼泪来。她或许还真是觉得自己委屈了。“你滚出去。”君景昱转身,看也不看云笙。君景昱已经将话说到了如此地步,云笙也没脸再待下去,只好拂袖离开。看着云笙那含恨离开的背影,路西雪是觉得浑身畅快,立即就笑了起来,拍了拍君景昱的背,笑道:“总裁先生,你倒是霸气了!”“滚。”君景昱冷冷道。又是这简单的一个滚字!比刚刚扔给云笙的,足足少了三个字!“君先生,我以为我们已经是统一战线的战友了!”路西雪皱着眉头大叫道。“战友?”听到这个词,君景昱的脸色竟然是柔和了一些。路西雪点点头,又是大笑起来:“你未婚妻和我男朋友是炮友,我跟你是战友!”君景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云笙劈腿的对象,就是眼前这女人的男朋友,难怪她看上去那么憔悴,原来是被甩了。

好了,以上就是今天小编推荐给大家的内容,每一本都很不错哦。而且介绍下面都附有链接,点开就能直接阅读啦。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