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说是最严重暴乱,有说是新的革命,巴黎亲历者带来的真相竟是……

百家号 2018-12-07 15:5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到今天为止,巴黎的“黄马甲运动”已经折腾了三次。全世界的目光都锁定这里。各路媒体都在定义这次事件,美联社说它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城市骚乱,甚至法媒自己都称之为“革命”。

网上也流传着各种狼藉的场面,仿佛打砸抢烧已经席卷整个巴黎,所有的奢侈品店、银行都遭了殃。国内的亲戚朋友也忧心忡忡地以为巴黎就好似战场一样,战火纷飞。

例如,这种

12月1日,巴黎街头

还有,这种

12月1日,巴黎街头

但,事情真的是这样吗?12月5日~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到多位亲历者、目击者,听他们说一说真实的巴黎街头。

骚乱是有,但不是全部

各种信息扑面而来的时候,虽然视频和图片都是真实的,但不乏一些片面的、夸张的表达,大多数读者可能正在被这些所误导。

“巴黎在燃烧,巴黎一片火海,法国大骚乱,7万人打砸抢烧”等标题和字眼一时间充斥网络,不了解巴黎,尤其是国内的朋友看到就会觉得整个巴黎好像都很乱。乱的地方是有,但并不是整个巴黎。

地图里标出的地方是周六黄马甲活动的几个主要地点,巴黎其他的区域很平静(制图:每经记者陈星)

当地的留学生小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时中心区域的街上还是挺乱的,整条街道都是持枪的防暴警察,警察也在放烟雾弹,交通已经封闭,人们的出行受到了影响。香奈儿当时由于没有做防护措施被抢空了,他们报警后警察帮忙抢回了一部分,紧接着其他品牌在门口装了铁栅栏,LV还专门请了警察守在门口。”

12月1日抗议游行后,巴黎香榭丽舍大道的LV和BV的防护措施

另有一位在巴黎工作的徐先生告诉记者:“周六(12月1日)凌晨五点,也就是骚乱过后的凌晨,我乘坐出租车路过香街时,看到几辆被烧焦掀翻的小轿车在路边。”徐先生告诉记者,地铁交通附近几站当时受到影响,周六当天地铁A线戴高乐站全天都不停站,而且别的路线晚上也提前关闭了。

暴乱真的是普通民众带来的吗?

小陈说:“油价上涨的抗议游行一开始是有车一族的自发组织,游行第一天是正常的、平和的,后来混入了一些人开始砸车,所以普通的群众就被煽动了,跟着起哄,场面才会失控。”

不同于巴黎,法国西部最大城市也是法国第六大城市——南特的抗议则温柔得多。另一位留学生小马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12月1日,南特下着雨,游行的人群主要在市中心广场,警车很多。但是他们没有任何打砸行为,就是穿着黄马甲喊了一会儿口号,绝对称得上是文明游行。

很多报道太夸张

暴乱一出,各大媒体纷纷报道,瞬间,全世界以为巴黎已成人间地狱,汽车被烧、商店被抢、交通瘫痪……

小陈告诉记者,这些现象是有,但是没有那么严重。很多对此的报道有一定的夸大。游行在法国很正常,只不过这一次严重一点。“我的法国朋友习以为常,他们说这很正常,虽然有点乱,但会回归平静。”

真正的游行活动,当地司机只是抗议,并没有暴跳如雷。“是正常的诉求表达。”小陈说。

小陈甚至提到一件趣事,朋友当时提着大包小包路过中心区域,一个“黄马甲”冲了过来。“她吓了一跳,以为是抢劫的,谁知对方非常热情而友好地帮她拿东西,还盛情邀请她一起参加游行。”朋友礼貌地婉拒“黄马甲”,说了句“祝你玩的开心……”

小马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大的游行都发生在巴黎中心区域,其他地方还是风平浪静的。“我问候他们时,他们都回复我吃吃喝喝,没受啥影响。”

在南特从事销售工作的法国人瑞米告诉每经记者:“当时,我只在工作中受到影响,因为他们锁住了我的店铺,而这家商店位于一个大型商业中心,所以我们的顾客较少。我所在的城市最大的聚会点是在我工作的商店前面。友好,根本就没有暴力。但媒体只片面地展示了民众的‘暴力’。”

抗议过后,节日气氛溢满巴黎

骚乱过后,巴黎迅速恢复了常态。12月6日,小陈去了巴黎市中心、香榭丽舍大道、奥斯曼街区等地,大部分街区都如常弥漫着圣诞的气息。

巴黎奥斯曼大道与莫加多尔大街十字中心交叉路口人潮如织

巴黎著名的opera大剧院,依然有观众出入

但巴黎老佛爷沿街也有持枪的警察巡逻。

巴黎老佛爷新设计的圣诞主题橱窗前,顾客丝毫没有受到抗议活动的影响

奥斯曼大道丝芙兰总店门口人来人往

地铁运行正常,地铁站里的流浪汉也依然弹着琴唱着欢快的圣诞歌

老佛爷商场里喜气洋洋,各个大牌并没有受到影响,生意很好

一位在香街附近银行工作的李先生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银行办公楼就在事发中心,办公楼的一部分临街橱窗被破坏,保险公司陆续来理赔维修,周一(12月3日)上班没有受到影响,感觉香街收拾得很好。

在巴黎工作的唐先生也告诉记者,法国游行是一种文化,一般只会在事先声明的地点和时间进行,结束后对生活影响不大。

据法新社12月6日报道,迫于抗议压力,法国政府已经停止了2019年提升燃油税的计划。政府算是在这次示威活动中作出了退让,“黄马甲运动”还会不会重来,目前还是个未知数。但整个城市与其说漂浮着“硝烟味”,不如说街头巷尾满是年味儿。

本文所有图片除署名外均由受访者提供,除标注日期外,其余为12月6日拍摄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