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坐落着一座气派无比的大殿,高达百丈,殿前一片宽敞的空地

三石说娱乐 2018-12-07 18:42

江烟雨躬身以礼便站在一旁耐心等待,猜测大考的最后一关是什么,前两关考验的分别是智慧和实力,第三关考验的绝对不会是这两样,只是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一会合格的三十六人便陆陆续续地出现了,至于被淘汰的则是被那些考官全都带下了山,临到和江烟雨一组的八人时那名被打昏的男子忽地冷冷道:“背后伤人算什么好汉,你这样的卑鄙小人进了云阳学院也只晚有一天被赶出来,到时候我会让你好看!”众人立即将目光投向江烟雨看起热闹来,接下来的第三关他们互为对手自然不希望对方过地舒服,若是能提前打压一下这小子的气焰自然再好不过了。让所有人失望的是被指着鼻子嘲讽的江烟雨像是没听到对方所说的话一般脸色平静地令人心悸,反倒是魁梧大汉冷冷道:“小子,话不能乱说,你可知若是没有他现在你们几人已经活不了了!”这名男子显然被对方质问的语气震慑住了,只是想起自己是被眼前这小子淘汰后便忍不住反驳道:“区区几只一阶巅峰的血月银狼我们几个灵脉境初期难道还杀不了吗?”

“屁话,兽窟放出来的血月银狼虽然只是一阶巅峰但有同族吞噬的天赋,若是只剩下最后一只的话将会突破到二阶初期,还会觉醒血煞神通,就凭你们几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子也能斩杀?”魁梧大汉的声音就像是一顶洪钟在众人心中响起,他们进入的兽窟虽然放出来的不是血月银狼却也有类似的天赋,所以一开始就是分别击杀并且毁掉尸体,之后才互相淘汰。但看样子这一组和他们并不一样,连血月银狼的天赋都不知晓,亦或是因为太过紧张一时之间都忘了,差点让对方互相吞噬进阶,若真让血月银狼觉醒了血煞神通的话区区几名灵脉境初期还真是不够杀的。这其中自然有石门后的空间太过狭隘不利于交手的原因,除此之外也是因为血煞神通能够让人产生幻觉自相残杀,不少人都暗自庆幸他们没有碰到这样的猪队友,非但被救之后不知感恩反而倒打一把,简直令人生厌。“你叫何有良是吧,乌尘郡郡守之子,何尹有你这样的儿子也是家门不幸了!”直到被考官拖下山何有良的脸色都是一片惨白,只不过并没有人同情,就连慕容凡都是眼神略带鄙夷地看了一眼,他只是觉得这个家伙有点白痴而已,就算想要报复也不至于当着云阳学院的面说出来。这下好了非但成了哗众取宠的小丑,还被魁梧大汉三年之内不允许参加大考,虽说自己不知道这名将军的身份但对方完全有权做出这个资格,若是乌尘郡郡守何尹知道这个消息怕是会气地吐血。“好了,你们可以继续上山了。”

魁梧大汉摆了摆手将簿册丢出,落至半空中便被一根细长的鱼线钓了上去,继而挥了挥手山洞另一侧显现出一道门户,众人立即穿行过去驻足在一座山峰上。飞泉流瀑、鸟语花香、珍禽走兽,看起来像是一片世外桃源,完全没有皇城中的喧嚣,不远处坐落着一座气派无比的大殿,高达百丈,殿前是一片宽敞的空地,足以容纳数千人,一条和天阶相似的石阶向下延伸而去,显然这里应该就是云阳学院所在。“这一关的考官去哪了?”有人小声嘀咕,他们站在这里半个时辰多了都不见有人来,难不成是魁梧大汉搞错了,这里并不是第三关的考验之地,念及于此不少人在四周闲逛起来,有人甚至朝着那座大殿走去,只是没走几步就被无形的力量挡住,不得已退回来。“这一关考验学问,云阳学院毕竟是天下正宗,若是门下走出的学子愚昧无知岂非丢人现眼,我问什么你们答什么,默不作声或随意敷衍者统统下山做铁匠去!”一道响雷似的声音在众人耳中响起,江烟雨询问望去看到了一名白发老者坐在山崖边,手里拄着一根钓鱼竿,在其身旁还有一本簿册,显然对方便是第三关的考官。

不等所有人回过神来白发老者便头也不回地问道:“有没有谁能告诉老夫大云皇朝是如何成为一州之主的?”“前辈我知道!”在山脚下大显身手的矮胖少年嚷嚷着走上前一步,竟不知不觉间踏了出去,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距离白发老者只有一丈之远,心中剧震的同时微微躬身这才开口道:“数千年前的云州一片混乱,各大宗门作威作福肆无忌惮地命令凡人搜刮天材地宝。当时还是一个小国的云国数十万百姓终日生活在压迫之下,云国太子也就是开辟出大云皇朝的圣皇游历回来之后顺承王位励精图治,采纳国师‘合纵连横’之策联手周边几个小国向各大宗门发起反击,耗费数十年心血付出巨大代价铲除‘白凤宗’在内的几个宗门。之后遭受各大宗门疯狂报复,一夜之间国破家亡逃向十万大山,十年之后强势归来,杀地各大宗门无不胆战心惊,不仅归还了云国曾经的国土甚至主动帮助圣皇吞并周边小国建立大云国。在此之间各大宗门多次刺杀圣皇探其修为,忍无可忍之下大云国挥兵攻宗连灭数宗,追敌千里,一时之间无人敢与之争锋,闭关二十年后圣皇修为已然深不可测,也不想再妄动杀机,开辟大云皇朝以人皇之名向各大宗门发布招降令。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