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竞练习生到B站UP主,年轻一代的AI生活

脑极体 2018-12-07 18:38

作为专有领域的从业者,我们最担心的就是自己会陷入自己织造的信息茧房之中:在行业参与者和技术爱好者的簇拥之下,作为媒体我们对于种种技术,尤其是我们最关注的AI技术的理解是否会产生偏差?

当我们接触各种各样不同的群体时,我们也会思考:那些平时醉心于侍弄花草的人,他们同样也理解AI吗?那些踩着滑板拿着涂鸦漆的街头艺术家们,他们也认同AI的价值吗?

古罗马时期阿格里帕在任职罗马城的营造官时,他除了倾听自己所属的贵族阶层需求之外,还走访了罗马的大街小巷,与农妇、小贩甚至流浪者交流。因为他知道,罗马城的公共浴室、下水系统这些公共设施是属于所有人的,应该综合所有人的需求而设计。

而今天的AI,正是建设中的罗马城。扩大更多群体的信息搜集范围,无疑是当下一件要紧事。

那么什么才是AI建设中的阿格里帕呢?在去年华为Mate10上的麒麟970首次搭载NPU,首次将AI引入到移动设备上之后,我们找到了最好的答案。手机作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产品,所传递出来的技术能量,自然和普通人的联系是最紧密的。

经过将近一年的市场教育和铺垫,最近HUAWEIMate20系列上市,麒麟980双核NPU的配置进一步提升了AI算力。对于行业来说,这是移动AI发展的又一个指向。对于开发者来说,这是一个更高规格的试验场。

图1/9

但今天,我们决定暂时不去讨论开发者、手机行业这些移动AI风暴中心的群体,而去对话那些和技术关联更少,但同样共享“移动AI罗马城”的人们。

电竞爱好者、短视频创意人、二次元博主、旅行达人,我们选择了这四个看似“完全不科技”的群体,向这些年轻人了解对于HUAWEIMate20系列中AI功能的使用感受。通过这些光芒四射的群体与AI之间的故事,去进一步探秘极点。

青训营里的奥林匹克:移动AI所孕育的纯粹电竞

冲冲今年十七岁,是一家电竞青训营的学员。因为坚信自己可以打职业,他从一座四线城市,来到了另一座四线城市。

“到了之后才发现,很多事情跟想象中不一样。”冲冲这样告诉我们。

随着电竞产业不断完善、资本不断入侵,这里可能早就不是游戏爱好者理想中的乌托邦。想要靠打游戏赚钱,热情和技术早已不是唯一的条件,选手背后经纪公司的角力、营销团队的支持,都在不断为这个行业增设门槛。

最起码的,一台硬件性能足够好的PC加上一套外设,很可能就要耗费掉一个普通家庭大半年的收入。很多和冲冲一样来自小城市的孩子,在这一步就放弃了。

“拿烂电脑靠意识和技术逆袭神机玩家,这些都是小说里写的。现实生活里天天在3块钱网吧练习的人,根本都不能习惯赛季设备和那种节奏。”虽然冲冲自己也很喜欢看“逆袭爽文”,但他对现实状况的认知很清晰。

“就像游戏里一样,对面ADC经济发育的更好,你就只能被压制。”

但他没有像很多人一样被PC电竞昂贵的门槛拦住,而是选择了另一个新兴赛场——移动电竞。因为在他看来,和PC电竞的“越来越不公平”不同,这里正在“越来越公平”。

“玩游戏时一万五的主机一定比五千的主机反应更快,但五六千的Mate20X却能比得上一万多的新iPhone。”对于不懂手机技术的冲冲来说,这是他最直观的感受。

图2/9

“拿FIFA、NBA2K18这类特别烧机子的来跑,帧数都能稳定在60左右。”而且各种游戏都玩了几十把,Mate20X从来没有出现过断触的现象,配合上游戏场景的声效模式,不光很容易让人进入状态,而且对于职业玩家来说,彼此之间争的就是用技能探草丛、听到音效反馈决定下一步行动的那几毫秒。

所有不卡顿、不掉帧、触控反应灵敏、散热好、续航能力强等等的优点加在一起,对于冲冲来说就是一句话:“不会因为别人更有钱,可以用更贵的手机压制我。”

像冲冲这样的电竞从业者,包括广阔范围内的手游玩家们,他们不知道AI智慧引擎和AI图形绘制如何提升体验,或是GPUTurbo2.0利用智慧调度提升手机硬件的能效比,包括石墨烯膜+VC液冷散热如何让手机保持运行不烫手。

图3/9

但他们知道,移动AI正在修建一座移动电竞的奥林匹克体育园,让手游本身更贴近纯粹的胜负竞技和纯粹的娱乐体验,而不是利用高昂的终端价格筑起圈住快乐的围墙。

成就完美15秒的工具:解放生产力,还有极致创意

从事短视频创意培训的鸿运告诉我们,在他广州的工作室里从手机到微单再到单反,差不多有近十台设备。

在他看来,短视频的红利时期早已过去,不像当年纯粹靠剪辑创意和幽默段子就能火。“短视频的剪辑创意是不受知识产权保护的,在抖音上今天你发了一个特火的套路,明天可能大家就都能拍一样的。”

于是设备的选择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有时候情节片需要用单反去追求高质量和清晰度,有时候拍摄一些运动向的舞蹈、跑酷又需要更便携的微单,至于那些利用上AR特效的内容,用手机拍摄往往是最好的。即使是仅仅15秒的短视频,中间可能还需要换一次设备。

在试用一段时间的Mate20Pro之后,鸿运告诉我们这是一款和短视频行业契合度很高的产品。高像素、追焦、AR特效,在这些短视频必备的功能上Mate20Pro都表现得很优秀。更重要的是,建立在这些能力之上,他工作时携带的设备正在越来越精简。

图4/9

“以前为了清晰度要用单反,但为了AR变脸又得换手机,两种白平衡、画幅之间做调适其实很别扭。”不过让鸿运最头疼的还是一些舞蹈、运动类的视频,拍摄时很难使用笨重的单反,但即使利用手机,AR特效有时还会莫名其妙的失灵,在手指一类细节的地方覆盖不到,这时追求完美的短视频从业者往往会碰运气似的重拍好几遍。

“但在Mate20Pro上,几乎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不光清晰度足够高,抖音、快手、美图上面的AR特效效果也更逼真,基本不会出现拍着拍着特效不见了的情况。华为手机自带的智能留色,更是可以细致到头发丝儿上。”

设备上的技术升级,不仅意味着更好的解放短视频从业者的生产力,更意味着为他们打开更广阔的创作空间。鸿运向团队提出的最新创意,就是利用Mate20Pro在追焦和图像分割算法上的优势,拍一部有AR特效的“蜘蛛侠”跑酷视频。

图5/9

让我们意外的是,虽然对于NPU这些芯片层面的移动AI术语不太了解,但鸿运对于“AI摄像大师”、“3D结构光”这些功能如数家珍。他告诉我们,头脑和设备本质上都是工具,加深了解才能制造出更好的创意。

突破次元壁的表白:如何用AI向纸片人表达热爱?

“有突破次元壁的方法,怎么可以藏着掖着呢!”

在A站、B站都拥有不少粉丝的nimo酱,却把自己称作“21世纪罕见的互联网废柴”。

“因为苣苣们都很厉害啊,我不会写同人文、不会画画、不会剪辑、不会出cos,感觉什么贡献都没做。”在这个小圈子里,ACG作品是维系大家关系的纽带,也是很多人的信仰,表达热爱的方式,往往是围绕着作品进行二次创作。

但nimo酱也知道,大多数人和她是一样的——“我们的热爱完全是被智商限制住了!”所以在发现Mate20Pro的3D模术师功能后,nimo酱的第一反应就是做成视频分享到网站上。

图6/9

视频里她喜欢的动漫角色不光动了起来,还能结合AR效果行走在她的桌面上,甚至和她同屏合影。

3D深度感知摄像头背后,是结合上陀螺仪数据和图像计算的复杂空间识别算法,让手办仅仅转两圈就能被建模。而对于3D模型肢体乃至面部的图像识别,是让手办、玩偶活起来的关键技术。

不过到了nimo酱这里,复杂的技术内核化作了简单的应用方式。用十分钟建模并录下一段3D手办蹦蹦跳跳的视频,让她收获了近万的观看量。不过nimo酱认为,这种毫无门槛的创作方式并不是为了方便吸引粉丝,而是给予每个人表达热爱的权力,这对于二次元圈子来说,格外重要。

图7/9

“你发现了吗?发3D模术师视频的好多都是注册了好久但是没有发言过的用户,其实他们不是不爱,是觉得自己没有才华和能力去表达爱,这个功能帮了他们很大的忙。如果这是AI做的,那我希望AI快点占领地球吧!”

旅行达人的“黄昏”:让旅行更简单,也是AI的梦想

和前几位深受移动AI益处的人不一样,作为曾经发布过好几篇100w+游记的旅游达人Ftaotao来说,用上Mate20之后,让他对自己职业生涯的未来感到了“怀疑”。

Ftaotao告诉我们,在以前出境旅游,尤其是高性价比、体验又好的出境旅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光要会说当地语言,最好还能有当地的朋友,因为菜单上很多菜式是学校里不会教的,只有当地人才能解释清楚。”

“像谢列梅捷沃和戴高乐这种人多又乱的机场,总得自己走几次才能计算出退税和登机需要预留的时间。”

“要么请导游,要么自己提前读书,想等着去博物馆领语音导览没准会排队排到天荒地老。”

凭借着自己的知识储备,和长期生活在国外的语言优势,Ftaotao可以为粉丝们指出从酒店到机场的精准出发时间,翻译出当地小众精品馆子的特色菜谱,有时候还会文采大发,向粉丝介绍景点中的奇闻轶事。

但最近他发现,这一切几乎都可以被Mate20代劳。

图8/9

“上次看到有人用手机翻译跟服务员对话,就已经很惊讶了,现在居然拍个照片就全能翻译出来,而且有网没网都行。”

除了对神经网络翻译感到惊艳外,最让他有“危机感”的还是情景智能功能。Ftaotao说以前他曾经设想过一个创业项目,把旅游者和达人们都放到一个有地图功能的群里,达人们通过旅游者的行程和当前位置,提醒他们什么时候应该出发去机场、所在位置有哪些景点等等。

“结果Mate20把我想做的都做了。”Ftaotao发现,定了机票之后手机就会在出行前一天进行提醒,还会和闹钟功能相互关联。到了景区附近,还会推荐周边的景点、餐饮、停车点。在欧洲的很多国家,Mate20还和博物馆进行关联,通过扫一扫就能获取语音讲解。

图9/9

更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由AI驱动,通过对用户自身习惯、手机内数据以及LBS信息的感知而推断出的决策,而不是一个个在屏幕后打字的旅行达人。

虽然设想中的“创业计划”失去希望,但Ftaotao还是很高兴看到Mate20上有这些功能:“每个旅行达人发布自己第一篇游记时,想的都是自己的经验能让更多人有好的旅行体验,现在AI能做到这一点,我们还是很开心的。”

写在最后

最后在整理和这些来自不同领域年轻人的采访资料时,我们感受到了一种深刻的幸运:

原来在这座“移动AI罗马城”的各个角落,人们已经在用自己的方式感受着技术,走在被技术扫清障碍的道路上,通向自己想要的生活。

那些热爱手机游戏的人,那些热爱短视频创作的人,那些热爱行走和ACG作品的人,正因为他们不懂AI,才会感觉到当前这一切格外可贵。

我相信当古罗马在拥有了完善的时政体系时,阿格里帕行走在城市间,让他欣慰的绝不是妇孺老叟都知道混凝土的调配比例、下水系统的走向图;而是看到这座城市里的每个人都有屋檐可以遮蔽风雨,每个人都有干净的饮用水,进而去过好每个人更好的生活。

相信华为手机从大力研发芯片,到推动HiAI平台的建设,绝不是为了让每个人都懂得AI,成为开发专家,而是像阿格里帕一样,想建设一座城市,让人们在其中自由探索。

毕竟只有当脚下的地基越来越高,才能帮助人们不断触碰到那个想象之外的极点。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手机腾讯网立场。版权归自媒体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