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岁牙医被诱导投资黄金 29万蒸发后还未察觉被骗

新京报 2018-12-07 04:30

兰州警方查扣的电脑等作案工具。

兰州警方将犯罪嫌疑人押回兰州。本版图片/兰州市公安局

兰州警方破获虚假期货平台诈骗案;微信群内数十人布局,制定剧本,诱导受害者投资

“因为被骗的事,我老婆跟我离婚了,两个儿子也不跟我来往了。”

12月4日,在兰州市公安局内,63岁的受害者李国涛(化名)十分后悔。他现在唯一的希望是,公安机关帮他把被骗的钱追回来。

李国涛是兰州市安宁区的一名牙医。2017年11月中旬到12月,他受人诱导,在一个期货平台进行黄金投资,被骗走29万余元。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投资失败,直到2018年5月2日才到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报案。

5月3日,兰州警方对此案立案侦查,并于7月9日成功告破。目前,兰州警方已抓获犯罪嫌疑人34名,冻结资金30万元。

警方侦查发现,这一团伙通过代理商及业务员物色股民,将其拉入微信群、直播间,引导其观看讲解期货投资的视频,将股民变成期货投资者,并骗取钱财。

但由于受害者人数较多,且犯罪嫌疑人更换了作案平台,冻结的30万元中是否含有李国涛被骗的钱尚未可知。

十几天蒸发29万元

2017年11月底,李国涛接到一个来自广州的陌生电话。对方自称李南(化名),问李国涛是否炒股。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李南开始向李国涛推荐一个网络期货交易平台,称在平台上进行黄金投资,收益更好。“对方问我手上有多少钱,我说有30万,他就说炒黄金很快可以翻倍。”

李国涛有十多年股市经验,但从未投资黄金,起初并不相信李南的话。二人通话十几次后,李南见李国涛仍未出手,便邀请他加入一个微信群,发给他一个链接,里面有“老师”直播讲解金融知识。“他说让我先看看,不用着急买。”

李国涛记得,当时直播间里的“老师”说,现在股市不景气,如果买黄金,一个晚上可以翻几倍。群里还有很多粉丝们不停点赞、刷礼物,感谢老师带他们赚大钱。

李国涛说,“有时候,老师会在直播时问一些网友,是不是帮他们本金翻倍了,是的话点个6。然后对方就真的点6。我就感觉,这事儿好像是真的。”

逐渐被说服的李国涛按照李南的指引,在一个全英文网站上充了值,进行黄金投资。大约两周时间,他分三次在网站充值29万余元。

具体的买入卖出时间及数量,也全由李南说了算。李国涛说,李南经常告诉他,行情马上要大涨了,赶紧买。英文网站自己又看不懂,充值、买入、卖出都是李南通过QQ远程控制操作。“他说买多少手,就买多少手。”

那段时间,李国涛像疯了一样,每晚顾不上吃饭睡觉,只知道盯着电脑看。但他从没见过账户里的资金增加,钱反而一点一点消失了。

据后来兰州警方查看李国涛资金流水,在两三周的时间里,他的29万余元只剩下1800元。“我也问李南咋回事。他说行情问题,他也没办法,下回再赚回来。但实际上从没赚过。”李国涛说。

但李国涛并未发现自己被骗,而是认为投资失败。直到2018年5月,他经民警提醒才意识到可能上当了,到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报案。

诈骗套路:吸粉、固粉、转粉

李国涛报案时,距离资金蒸发已有快半年。其时,李南及其团队所在的黄金期货公司已经解散,约一半的原团队成员集体转战另一家期货公司——炒卖原油的广州浦鑫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浦鑫”)。

顺着李南这条线索,7月9日,兰州警方将广州浦鑫团伙抓获。警方调查发现,广州浦鑫只是网络投资平台徽创操盘的一个代理商,专门拉人参与原油期货投资,骗取钱财。而广州浦鑫选取目标、围猎目标的模式,与之前让李国涛上当的黄金投资公司极为相似。

据参与办案的安宁分局刑侦大队教导员张勇介绍,在广州浦鑫,李南这类一线业务员负责物色李国涛这样的股民,并将他们拉入微信群,俗称“吸粉”。

一开始,群里会有“老师”讲解股票知识,同时有水军附和,增加老师的可信度。同时,受害者还会被引导进入平台方的直播间,听“老师”讲课。如果股民相信“老师”,愿意追随投资股票,则会被拉入新群,这叫“固粉”。

在新群中,“老师”就会慢慢转变股民的投资理念,引导他们投资期货,实施诈骗。这叫“转粉”。

为了达到上述效果,徽创操盘还制定了“剧本”。比如,第一周“吸粉”时,业务员要重点进行股票大盘分析,推荐龙头股赢得信任,并摸清受害者资金情况;第二周继续推荐龙头股的同时,要告诉受害者学会分散投资;到了“转粉”阶段,则要引导受害者卖掉股票,以备好期货投资的资金。

微信群里的聊天也会设置话术。比如晚7点,水军要开始发问,“为什么我买的股票总是一买就跌,一卖就涨?”另一个水军会回复“有同感”。之后便有“老师”出来解答问题以显示自己的专业性,最终获取信任。

兰州警方查明,一线业务员每“吸粉”一名股民可获得5元收益。如果股民“转粉”成功,投资购买原油或黄金期货,业务员则可获得诈骗金额12%-15%不等的提成。比如李南,从李国涛购买黄金的29万余元中获得提成4万元。

平台交易手续费是正常手续费的100倍

兰州警方调查发现,在整个诈骗团伙架构中,徽创操盘处于最顶级,负责提供虚假原油投资平台。

广州浦鑫诱骗来的受害者在虚假平台上充值后,资金直接进入了与徽创操盘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公司。

为了制造受害者资金正在进行原油投资的假象,徽创操盘还雇佣了一家配资公司帮忙。徽创操盘让配资公司为受害者开设一个原油投资账户,投资资金由配资公司自己出。在此过程中,投资产生的盈利或亏损均由受害者承担,配资公司则借机收取高额手续费。

“诈骗团伙收取的原油交易手续费通常是正常手续费的100倍以上。这样,受害者账面上的钱就会一点一点被吃掉。”张勇说,也正是因此,微信群里的“老师”会要求受害者进行短线投资,多次、反复地买进、卖出,增加交易频次。

被吃掉的高额手续费,便是诈骗团伙的利润。张勇说,警方发现受害者被吃掉的手续费中约有80%被返还给广州浦鑫这样的代理公司,另有一部分进入徽创操盘老板的个人账户。

“整个过程中,进入第三方支付公司的钱会被灵活调配。如果受害者中途要求将余额退款,也是可以的。这就更有迷惑性,让受害者以为是在正常投资。”张勇说。

为掩人耳目,第三方支付公司分配骗取的钱财时,会把钱先转入一个更大的资金池。张勇说,“这就好比一杯水倒入一大桶水,之后再舀出来,就很难分清哪部分资金到底来自哪名受害者。”

据兰州警方调查,在本案中目前有20名受害者确认被该团伙诈骗,无一人真正获得盈利。其中,有一名受害者在原油期货中投入了60万元,仅手续费就被收取了20万元,“最后账户上还有13万,另外27万是投资亏的。”张勇告诉新京报记者。

但张勇认为,李国涛投资黄金期货被骗的经历未必与徽创操盘的手法相同。截至发稿时,警方尚未查明之前黄金投资的操作模式。

据张勇介绍,目前,兰州警方已抓获本案犯罪嫌疑人34名,还有4名犯罪嫌疑人在逃。在逃人员包括2名潜逃柬埔寨的徽创操盘老板,一名配资方老板、一名广州浦鑫业务组长。

与此同时,兰州警方已冻结广州浦鑫资金30余万元,并查明徽创操盘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上存在上千万元资金流。

(原标题:虚假期货平台:投资60万手续费20万)

(责任编辑:赵亚萍_NN9005)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