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六岁登基,从摄政王手中拿回政权后,在二十三岁时感染天花

小娟娱乐说 2018-11-18 21:12

顺治帝亲政后,由于统一全国的军事战争仍在继续进行,而且开国之初,各种事务也百废待兴,因而将近十年的时间里,他一直非常忙碌。与此同时,婚姻和家庭中的挫折也严重地影响了他的精神和身体。这样,至顺治十七年时,这个刚刚二十三岁的青年皇帝已被折磨得精疲力竭,骨瘦如柴。心力交瘁,自然易于招致疾病。

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二,在京城士庶正在庆贺新年之时,顺治帝却因感染了时人视为最可怖的天花而重病在床。为了使他康复,自孝庄皇太后以下,所有内廷臣工虽然用尽办法,但因为顺治帝过于虚弱,太医束手,至年正月初六日,终告不治。

这样,由于最高统治者的病危,清朝中央政权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顺治帝病危是入关之后清朝最高统治机构中发生的头等重要大事,为了继续维持清朝政权对全国的统治,择嗣继位刻不容缓。为此,正月初六日深夜,顺治帝特召学士麻勒吉、王熙进入养心殿病榻之侧,让他们聆听遗言,撰拟遗诏。

同时,诸王、贝勒及朝中亲信大臣也齐集养心殿东间,静候顺治帝确定继嗣人选。最初,顺治帝考虑自己诸子年幼,而统一全国的军事战争正在进行,继嗣皇帝应该年龄较大,因而提出让他的一个兄弟作为继位人。按照这一设想,新的皇帝将从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孙辈中考虑,并不固守父子相传的旧例。但是,他的这种设想遭到了上三旗大臣的抵制与反对。

清朝政权开创之初,依靠八旗治国。在八旗中,镶黄、正黄、正白三旗由皇帝亲自统率,称为上三旗。其他镶白、正红、镶红、正蓝、镶蓝五旗分别由宗室旗主掌握,称为下五旗。如果将宗室亲王拥立为继位皇帝,将会发生连锁反应。原来顺治帝统率的上三旗地位将要显著下降,而被立为新皇帝的宗室亲王所领之旗地位必定直线上升。顺治以前,在最高权力更迭之际,这种情况就已发生。

现在,顺治帝又想重走老路,显然不利于清政权的统一和巩固,也将动摇上三旗大臣在清政权中已经形成的优势地位。同时,对于顺治帝的这种设想,他的母亲孝庄皇太后也持反对态度。三十多年来,最高统治者不是自己的丈夫就是自己的儿子,如果皇宫易主,自己往哪里摆?自己的几个嫡亲孙子又往哪里摆?出于这些考虑,她和上三旗大臣都坚决主张,尽管顺治帝诸子都在幼年,也要从这些孩子中择人继位。在征得顺治帝同意将继嗣范围缩小到顺治帝所生诸子的时候,他们又陷入了困惑的境地。

当时,顺治帝在世诸子计有六人,他们是:皇二子福全(九岁)、皇三子(八岁)、皇五子常宁(五岁)、皇六子奇绶(三岁)、皇七子隆禧(二岁)、皇八子永干(二岁)。其中,皇二子福全年龄较长,母家出身满洲,但是令人遗憾的是,他的一只眼睛失明。皇三子年龄只比福全小一岁,但是母家又出身汉军。其他几个皇子,虽有母家出身满洲者,但是年龄又太小,有的还在襁褓之中,如选立为君,显然不利于清朝统治的巩固。

当孝庄皇太后和上三旗大臣都束手无策之际,正在钦天监任职的德国传教土汤若望向他们提出了以皇三子继位为君的建议。他所坚持的理由是:“因为这位年龄较幼的皇子,在髫龄时已经出过天花,不会再受这种病症的伤害。”顺治帝正是因天花而致不起,因而,汤若望的这一建议,不但顺治帝深表赞同,就是在旁的孝庄皇太后和上三旗大臣也顿开茅塞。

因为皇三子此时虽已八岁,却一直未取汉文名字,为了用满汉文字向全国颁布遗诏,将要进入弥留状态的顺治帝特为他取名“玄烨”,并命苏克萨哈送至乾清门麻勒吉、王熙起草遗诏之处。至此,这个七年以来一直默默无闻的普通皇子的生命历程开始发生了重要转变。继位新君确立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国家体制问题。自古以来,新君年幼即位,一般于下述数种方式中选择一种:母后临朝,委政外戚,亲王辅政,老君主指定重臣辅政。

皇太极病逝时,顺治帝年方六岁,满洲贵族会议决定实行宗室亲王摄政,即由顺治帝的两个叔叔睿亲王多尔衮和郑亲王济尔哈朗共同辅政。其后,多尔衮将济尔哈朗剔除,自称摄政王,并擅自加封皇叔父摄政王、皇父摄政王等称号,其权力凌于皇权之上,致使清朝新政权一度出现了枝大于干,国家政治生活极不正常的局面。

所幸多尔衮在顺治七年死去,顺治帝得以收回全部权力,否则必然出现皇室冲突。鉴于历史教训,顺治帝、孝庄皇太后和上三旗大臣皆不取亲王辅政。孝庄皇太后出身蒙古,母后参政、外戚入朝,只会产生新的矛盾。如若玄烨生母佟氏临朝,不仅其本人无此能力,其出身汉军一项即不会为孝庄皇太后和满洲宗室所接纳。因而母后临朝,委任外戚方式,虽经考虑,终因易于招致訾议,后果难测而被放弃。

所以,可供选择的,只有大臣辅政一种方式,既可确保满洲贵族对政权中枢的控制,又可将遴选大臣的范围限于上三旗,同时辅政者必须接受宗室大臣的监督。根据上三旗大臣的历史和现实表现,顺治帝和孝庄皇太后决定由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四人共同担任辅政大臣。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