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阳裕,他一直都是很尊敬的,阳裕的实力强横,将他深深的折服

以慎言为先 2018-11-15 15:13

我说不能笑,那就是不能笑,你在这个时候发笑,分明就是在嘲笑我们红尘道,当我们红尘道好欺负吗?”那名红尘道弟子无比霸道的说道。啪,邻桌的男子亦是一拍桌子,一下子站起身来,冷哼道:“你们红尘道还真霸道,真以为这片天地是以你们红尘道为尊吗?张口闭口红尘道,依我看,你们就是一群废物,只知道仗着背后的宗门为所欲为,若是红尘道不存在了,你们就什么都不是,连狗都不如。”唰,几名红尘道的弟子均是站起身来,对邻桌的男子怒目而视,“你找死。”说话间,他们几人均是出剑了,直取邻桌男子的要害部位。他们是红尘道的弟子,要杀什么人,从来是不会分场合的,想出手便出手,谁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邻桌的男子身形闪动,避过了三人的攻击,旋即双手快速结印,道道神光轰杀而出,至阳至刚的气息弥漫开来。“啊!”一名红尘道的弟子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其身上燃烧起了可怕的火焰,根本就无法扑灭。这种火焰不同寻常,携带着至阳至刚的气息,乃是纯阳真火,可以焚尽魂力,也可煅烧元神,最是霸道。

若是阳裕在这里,一定可以认出,这个出手的男子正是苏宇轩,其所展现的正是纯阳之体的手段。当初阳裕手下留情,放了他一条生路,苏宇轩一直都感激无比,愿意死心塌地的跟随。自从离开九辰大陆,他便选择了独自在外游历,增广见闻,提升修为。好不容易听到了有关阳裕的消息,听闻阳裕大展神威,让红尘道吃了大亏,他自然是要开怀大笑的。作为他的主人,就应该如此的霸道。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达到魂动境第五重,比起阳裕来都要高一些,实力更是远超修为境界,这几个魂动境五六重的红尘道弟子,他根本就没放在眼中。既然他们想要杀他,那他自然也不会客气。阳裕的敌人,便是他的敌人。红尘道再怎么强大又如何?他苏宇轩不在乎!不多时,三名红尘道的弟子便是化为了飞灰。“不堪一击,果然都是一群废物,就凭你们也敢大言不惭妄言对付主人,你们根本就不配让主人出手。”收回纯阳真火,苏宇轩很是鄙夷的说道。

对于阳裕,他一直都是很尊敬的,阳裕的实力强横,将他深深的折服。酒楼中此刻早已是没人了,所有在其中吃饭的人都已经退了出去,生怕被波及到。所有人看向苏宇轩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敢随意打杀红尘道的弟子,这种人绝对不能够招惹。实在是很难想象,这才时隔不久,竟然又出现红尘道弟子被人打杀的情况了,这简直就是摆明了要让红尘道下不来台啊!不由得,很多人都猜测起了苏宇轩的身份,想知道其怎么会有如此强的底气。之前打杀红尘道弟子的那人也是在这颗星辰上,所以红尘道才会有许多弟子纷纷赶过来。上次那人的修为要更高一些,达到魂动境第六重,是否有所隐藏,那就不好说了。那人极为滑溜,面对红尘道强者的追杀,其直接施展出土遁术,消失得无影无踪,任谁也无法追得上。尽管红尘道顾及颜面,没有派遣真正的强者前来,免得被人说以大欺小,却也是让许多魂动境的弟子赶来,乃至于其中还有着一些魂寂境的弟子压阵,将这颗星辰给严密封锁了起来,俨然是不将那人抓住便誓不罢休。

而在这种情况下,此人还敢动手动手打杀红尘道弟子,着实是胆大包天,简直是肆无忌惮啊!不过所有人都明白,这件事情不会就此结束,应该很快就会有许多红尘道的弟子赶来,此人怕是走不了的。不由得,许多人都露出了叹息之色,逞一时之快,白白搭进去自己的性命,太过不值了。果然,没等多久,十几名红尘道的弟子便是将这座酒楼给包围了起来,显然是有人暗中去通风报信了。为首的一名红尘道弟子修为已经达到魂寂境,魂气化茧,开始孕育道之法则,实力不可小觑。“你是何人?竟敢无辜杀害我红尘道的弟子,必须要有个说法。”为首的魂寂境弟子大喝道。其背负着一把很霸气的大刀,眉宇间透着一股肃杀之气,一看就不是善良之辈。苏宇轩坐在酒楼中,背对着那人,静静的喝着酒,显得镇定自若。他早知道会有红尘道的弟子赶来,也知道这颗星辰都被红尘道给封锁了,往来于此的战船都被他们控制住了,根本就走不了,所以他没有逃走,就留在酒楼中等着红尘道的弟子到来。

既然敢动手,他就没怕过,大不了就死在这颗星辰上。不过想杀他可没那么容易,即便红尘道的弟子可以杀了他,也必然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砰,饮下最后一杯酒,苏宇轩将被子重重的扔在了地上。轰,可怕的纯阳真火爆发,将整座酒楼瞬间点燃,更是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事已至此,他也懒得和红尘道的人废话了,怎么说他当年也是跟着阳裕在战场之上厮杀过的,连千军万马都不怕,又怎么惧怕这十几个红尘道弟子?“杀!”苏宇轩暴喝,可怕的法诀施展,将所有红尘道的弟子都纳入无差别的攻击目标。他所修炼的法诀,乃是当初在九辰大陆上机缘巧合所得,正是靠着这种法诀,他才能够活下来,要不然一旦纯阳之体爆发,他将死无葬身之地。以他的出身,可不会像苍海月那般幸运,一开始便有着强者为其寻来稀世珍宝镇压九阴之体,丝毫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危险。他是靠着顽强的毅力,一步一步的支撑下来的,能有如今的成就,实属不易。

顷刻之间,便是有着几名红尘道的弟子遭遇不测,化为了飞灰。看到苏宇轩如此张狂的逞凶,为首的魂寂境弟子顿时怒了,“好胆,你这是自寻死路!”说话间,其背上的大刀已经出鞘,凌厉而霸道的刀光破空斩杀而出。苏宇轩结印,身前出现一道奇异的神光,抵挡住了刀光。然而对方的实力比他强了太多,神光并未能够真正抵挡住刀光,仅仅是阻挡了瞬间,然后便是斩在了他的身体之上。噗,苏宇轩顿时喷出了一口鲜血,刀气入体,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创伤。他不过魂动境第五重的修为,而对方确实魂寂境第三重的修为,跨度太大了,尤其是跨了一个大境界,力量、手段均不在一个层次上。“纯阳无极!”苏宇轩眼神坚定,双手奇快无比的结印,尽所能地激发自己的纯阳之体。磅礴的纯阳之力从他的体内迸发出来,继而熊熊燃烧,他的气息在不断的攀升着。很显然,他这是施展了禁忌手段,是要不顾一切的拼命了。“嗯?”红尘道为首的弟子脸色巨变,竟是莫名的感受到了一种威胁。“哼,去死吧!”毫不迟疑的,其连续斩出了三刀,不想给苏宇轩任何翻盘的机会。

轰,至阳至刚的力量与刀气发生剧烈的碰撞,将整座酒楼都给瞬间毁掉了。围观之人骇然,不禁纷纷选择了倒退,没人想被这股力量波及到。砰,苏宇轩倒飞了出去,衣服破破烂烂的,口中不断涌出鲜血,他遭受了重创,已然是难以动弹了。另一边,红尘道为首的弟子亦是遭受冲击,受了不轻的创伤,至阳至刚的力量入体,险些让其体内的力量时空,血气都在一瞬间被蒸发掉了许多。“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有什么手段!”那人面露狰狞之色,整个人显得杀气腾腾。被一个修为比自己低许多的人伤到,其心中充满了愤怒,这简直就是一种耻辱。无论如何,他都要斩杀苏宇轩,来洗刷掉这份耻辱。“去死吧!”其抬起手臂,狠狠的一刀斩下。然而就在这时,他却是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慌乱的改变刀式,向着身后斩去。铛,一条蛟龙在其身后突现,张牙舞爪,一口咬住了斩杀而来的大刀。进而蛟龙摆动身躯,将其整个人紧紧的缠绕起来。

这并非是真正的蛟龙,而是一条灵脉,一条很强大的灵脉,无比凝实,在灵脉师的控制下拥有了生命,充满了灵性。不待其反应过来,蛟龙形态的灵脉便是带着其没入了地下,进而恐怖的力量施加在其身体之上,任凭其实力如何强大,都被瞬间挤压成了肉饼,连元神都未能逃脱。其他红尘道的弟子亦是如此,全都莫名其妙被拖入了地下,任人宰割。等围观的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连苏宇轩都消失无踪了,一切显得诡异无比。相聚那座小城百里外的一座小山谷中,两道身影从地底钻出,其中一个正式苏宇轩,而另一个也是阳裕的熟人,一副猥琐的模样,不是林怀仁又会是谁!“我说你小子也太拼命了吧,还真想把自己交代在哪儿啊!”看着苏宇轩重伤的模样,林怀仁不禁有些无奈。“反正也没办法逃走,能杀几个是几个,说什么也不能给主人丢脸。”苏宇轩目光坚毅道。“看来跟着阳裕那家伙的人,都是这臭脾气,不过本大爷喜欢,算你小子运气好,本大爷及时赶到,嘿嘿,偷袭红尘道的那些兔崽子真是痛快啊!”林怀仁贱笑道。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