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拳头大谁说话才有力度,在这个时代,怜悯已经成为一种奢侈了!

朝娱暮乐汇 2018-11-15 15:13

不过这些迷彩服可没有心情理会这个孩子的话,这可是末世,谁的拳头大,说说话才有力度,在这个时代,怜悯已经成为一种奢侈了!一支枪顶住了男孩的头,一个胡子拉碴、年级明显不小的汉子嗤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敢跟爷喊!一个衣衫褴褛,脸上满是尘土的女孩子冲了出来,她跪倒在地,一把抱住了男孩,看着那个狰狞的迷彩服,悲声哀求道: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弟弟。金青年一脸的萧瑟,他看着这一幕,有些无奈的感叹道:Tmd,我怎么感觉我像是电影里的大反派?一般生这种情况,总会有不怕死的英雄出来凑热闹,英雄在哪里呢?

一众迷彩服轰然大笑。英雄?让英雄见鬼去吧!在这个世界,只要自己能活下去就够了,要什么英雄!自称爷的迷彩服仔细打量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的年轻女人,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淫荡的笑容:这个女人看上去很年轻,身材高挑的她应该不会过十八岁,不过年龄并不能代表她的稚嫩,她育的很好,虽然看不清长相,但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看着眼前这个不怀好意的家伙,年轻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绝望,随即,她闭上了眼睛,这这个混乱的世界,她已经看开了。自己被凌辱,不过是早早晚晚的事情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男孩的手举起了起来,在他的掌心,是一枚沾染了鲜血的铜制钱币,这枚钱币的中心,雕刻着一张哀号的脸孔,而在这脸孔周围,则是莲花一般的火焰。没有人知道这样的钱币从何而来,这种钱币在灾难降临的那一天,就突兀地出现在世界上。据说,只要用自己的鲜血涂抹在钱币上,就可以召唤出强大的魔鬼,他可以满足任何愿望,只要你能付得起代价。只不过在这个混乱的岁月,没有人会拿这件事当真。很多人都对这个传说嗤之以鼻,用他们的话说:如果把魔鬼换成神灵,也许这个传说会更真实呢!不过更多的人,则选择了无视。看着这枚铜钱,迷彩服先是惊愕,随即出了公鸭叫声一般的大笑,他没有想到,这个孩子自信的源头,竟然是一枚铜板,以及铜板背后的传说!

唯一没有改变笑容的,是那个金年轻人。他也听说过有关这种铜板的传说,他虽然不完全相信,但却保留了一丝怀疑。因为他的异能,本身就不是科学可以解答的事,铜板可以召唤出魔鬼,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抱着男孩的女人绝望了,她感到自己的心都碎了,在这一刻,她恨弟弟如此莽撞,也恨将这枚铜板交给弟弟的老人,如果不是老人讲的传说,弟弟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自称爷的迷彩服的笑容渐渐停止了,他的脸上多了丝毫狰狞,他已经没有耐心陪小孩子玩耍了,他要让这个还迷信传说的男孩知道什么叫恐怖,什么叫死亡。至于这个女子。自己杀了她的弟弟又能怎么样,她即便反抗,又能反抗得了自己吗?

就在这时,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停住了,他惊讶的现,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暗了下去,天阳被乌云遮住了。一丝微凉的风吹过,让众人都打了一个寒战,他们似乎感到一双眼睛躲避什么地方,偷偷的窥视着。金青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呼出一口长气,随即现自己呼出的空气带着淡淡的白雾。现在是三月初,天气虽然已经转暖,但也不是没有零度以下的时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自己呼出的白雾有一种冰冷的色彩。他没有再想下去,而是看着众人,低声喝道:别磨蹭了,快干活。他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他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他望向前方,眼中闪过一丝紧张。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站在自称爷的迷彩服身边。黑风衣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而他的右手,则握着枪管。不知何时,枪身已经凝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而这支枪的主人,已经变成了死灰色的冰雕。李青萍望着眼前的少男少女,嘴角带着笑意。他在地狱中感受到人间的召唤,这是他放的上万份契约书中第一份签订的契约。身为地狱第一层领主的他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他很想知道,究竟是谁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望着男孩,轻笑道:你就是我的契约人吗?男孩看着眼前的黑风衣,他的本能告诉他,眼前这个成年男子很可怕。可他没有别的办法,他想要保护他的姐姐。他望着李青萍,轻声道:你是来帮助我的吗?

李青萍望着男孩手中沾染了鲜血的铜板,轻轻的笑了笑:我是你召唤而来的,只要你付得起代价,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已经走到离这里不到五十米的金男子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他死死的盯李青萍,嘴角抿得紧紧的,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是他的天敌!他灵魂深处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呼喊:杀了他!杀了他!不过金年轻人不敢这么做。他不是一个好人,但他也不是一个坏人。他还不到十八岁,在审判日之前的身份是一个学生。虽然他只是一个没有考上重点中学的问题学生,但他依旧是一个学生。他在审判日之后,成功觉醒了异能,说实话,他不喜欢现在这种感觉,每天那些女子在他身下抽泣的时候,他都有一种罪恶感。可他又不能不这么做,他必须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凶恶的人,因为这些迷彩服不会选择一个弱者作为他们的领。

他不是一个坏人,至少他的灵魂还没有被邪恶彻底占据,所以他不会主动向那个黑风衣挑衅,他相信对方虽然也拥有强大的异能,却不会主动同自己生冲突——那是极不明智的选择!金青年没有动作,不代表那些拿着投枪的人类没有动作。一听到付出代价,可以满足愿望的时候,所有人都冲了过来,他们跪倒在李青萍面前,乱七八糟的出了祈求。看到这一幕,金青年嘴角露出了深深的不屑:这些人当真是欺软怕硬啊,可自己真的那么软吗?李青萍冷漠的看着众人,他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冷笑,十分不屑的道:你们算是什么东西,敢和我签订协议?你们是拥有勇气,还是无尽的绝望?我从你们的灵魂中只看到麻木,这样的灵魂,我要来有什么用?

男孩并不清楚李青萍话语中的意思,他那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李青萍的双瞳,低声道:你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要保护我姐姐不受伤害!我什么都能做,拾荒、干粗活。我都能做!他还是孩子,自己不知道眼前这人想要自己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只能将自己在大人眼中的优点一点一点的摆出来,就像一个**一般,拼命的推销着自己!李青萍看着男孩那纯真的眼眸,嘴角的冷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笑容。自从他成为地狱的领主,他对这些普通的灵魂已经看不上眼了,不过从只知道追求力量的迷惘状态中走出来的他,也变得更谨慎。魔鬼是中立的自然生物,这本身就要求他们正视一切生物。哪怕是比他们弱小的生物也是如此。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