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有一种预感,自己的这病医院里看不了

昕月娱乐 2018-11-15 15:11

欢喜哥生病了。生病本来不是什么大事,人吃五谷杂粮,谁能一辈子不生病的?但这事发生在欢喜哥的身上就变得古怪了。自从和小胖认识后,小胖一直在对欢喜哥的身体进行着改造,力图创造出一个最完美的人类。所以欢喜哥从此后连个感冒也都没有得过。而且病得特别厉害,上吐下泻,五脏六腑都要被掏空了,整个人身子都轻飘飘,脚踏到地上的时候就好像踏在棉花上一样。那么强壮的一个人,被折腾得连站都站不稳了。欢喜哥被紧急送到了医院。天,都多少时候没有进过医院了?在医院做了一个常规检查,欢喜哥一点力气没有,任凭医生在那折腾着。只是当从他身上抽了血去做检验的时候欢喜哥心里忽然一惊。见鬼,自己的体质可是和普通人完全不一样的,自己的血液可是能够用来救人的,万一被检测出了异常会不会把自己送到那个什么特殊现象研究办公室去?可是现在欢喜哥连阻止的力气都没有了。提心吊胆的等待了一会,检测报告出来了。万幸的是只是一次常规的血检测,医生没有发现任何异于常人的地方。检测结果最终表明:食物中毒?

食物中毒!欢喜哥竟然食物中毒了!一个拥有龙王灵力的身体竟然食物中毒了!还有比这更加荒谬的事情吗?欢喜哥的第一反应就是朱晋岩给自己下毒了。你想啊,朱晋岩正好出现在了云东市体育局的食堂里,他一出现自己就中毒了,那不是他下的毒还能有谁?可是再仔细想想也不对啊。朱晋岩从头到尾一直坐在那里,根本没有下毒的机会啊。再说了,他敢在那个时候下毒真的是疯了。难道他想把一桌上的所有人都毒死?国家游泳队和云东市体育局的官员们担心之余又暴怒不已。丧心病狂,简直是丧心病狂,怎么可以发生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的眼里雷欢喜可是国宝级的人物啊。出了问题谁能够承担得起这个责任?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他们立刻报警了。警方对这次的事件也非常的重视,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第一步就将食堂里的工作人员全部隔离起来单独审查。至于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只有等待了。秦晓曼也是在场的,她甚至不顾劝阻一起把雷欢喜送到了医院,而在雷欢喜修养挂水的时候,秦晓曼还主动留下来承担起了照顾雷欢喜的责任。她可同样是国宝级的人物啊。在特护病房里,一个国宝级的人物躺在那里挂水,另一个国宝级的人物则坐在那里陪伴着。要是这里有记者的话不知道会引起多少话题呢!“雷欢喜,在釜山的时候,我听很多人都叫你欢喜哥,为什么啊?”看到欢喜哥憔悴不堪,又没有睡觉的意思,秦晓曼特意问出这个问题分担雷欢喜对病痛折磨的注意力。老实说现在欢喜哥的情况很不好,浑身虚弱,胃里好像有一把刀在那割着自己,可他还是勉强一笑:“因为我这个人又帅气又有魅力,他们都崇拜我啊。”秦晓曼“噗嗤”一笑:“脸皮真够厚的。”

她人长得本来就很清秀漂亮,这么一笑更加增添了几分妩媚。要不怎么说国家游泳队的跳水队里出美女呢?秦晓曼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啊。“那我也叫你欢喜哥吧。”秦晓曼甜甜的笑着:“欢喜哥,你是怎么接触这行的?”“我?”欢喜哥一听到这事立刻叫苦连天:“哪里是我想进入这行啊,我是被石顺忠给强拉进来的。真的,就那次,我在仙桃村里好好待着呢,结果石顺忠就把我给骗来了。”“你不知道你现在名气有多响,整个国家游泳队里都在谈论里。”秦晓曼笑着说道:“国家游泳队成立那么多年来,你是最特殊的一个,他们说你简直就是一个特权人物。平时训练不见,选拔赛不见,各项锦标赛不见,到比赛的时候呼的一下就冒出来了。然后随便游几圈就能拿几个冠军,破几项纪录回来。”欢喜哥听到这里深深叹息一声:“难道你们不知道天才是寂寞的吗?”秦晓曼又笑了,可是现在她也知道面前的这位欢喜哥是个喜欢胡说八道的主,他说的任何话都不能够当真了:“欢喜哥,我们好奇的是你平时是怎么训练的?”这也是个小姑娘,明知道面前的这家伙喜欢胡说八道,偏偏还要问出这问题。欢喜哥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大雁湖就是我练习游泳的地方。小的时候爷爷把我往河里随便一扔然后就不管我了。我就自己游啊游啊就给游出来了。其实你们训练的时候我也在训练啊。不同的是你们在专用的游泳馆里训练,我是在家边上的河里训练的。大自然带给我的灵感,你们不到现场根本感受不到。”这样只有在电影电视里才会出现的场景秦晓曼居然还真的相信了。其实也不能够怪秦晓曼,国家游泳队是个比较特殊的机构。这里的运动员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挑选到了这里,然后进行着艰苦的训练,在此期间几乎是与世隔绝的。哪怕一个运动员功成名就之后,看起来风光无限,不断的出席各式各样的商业代言活动,可是他们中的很多人依旧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几个字:

训练、比赛——比赛、训练!一直到退役为止。秦晓曼就是这样的。她6岁的时候就被挑选进了游泳队,从此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集体。所以欢喜哥的胡言乱语她还居然真的当真了:“欢喜哥,我以前看过一部电视剧。”“你们还能看电视啊?”“你当我们是犯人啊?再说了犯人还能够看电视呢。”秦晓曼白了他一眼:“电视里说一个农村少年,从小就喜欢跑步,后来就在沙地上练习,在一个老教练的指导下最后拿了全国冠军,原来真的有这事啊,我还以为是瞎编的呢。没有科学系统的训练怎么可能?”你家欢喜哥可不就是瞎编的吗?检查了一下身体,没有丝毫的好转,药水挂下去似乎一点作用没有。他强打着精神问道:“对了,听说这是你最后一届奥运会了?”“恩,我的身体已经出状况了,其实跳水队每个人的身体都有问题,所以这界奥运会结束后我就会选择退役。”太可惜了,欢喜哥大是为秦晓曼感到惋惜。在他眼里,秦晓曼已经不是在单纯的跳水了,而是把这项运动升华到了艺术的地步。只要她一站在跳台上,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动作那都是美的化身。“要不你退役了后干脆来我公司吧。”欢喜哥忽然间异想天开:“我聘请你。”“真的?”“真的!”“欢喜哥。”秦晓曼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安妮已经冲了进来,一脸的惊慌:“你怎么了?”“好像吃什么吃坏了。”欢喜哥一脸的愁眉苦脸。

擦,吃坏了?吃坏了东西怎么憔悴到了这个样子?“你女朋友安妮吧?我们在釜山的时候见过。”看到人家女朋友来了,秦晓曼站了起来:“雷欢喜,你慢慢修养,我先回去了。”“成,到时候训练馆见。”“哎,欢喜哥,秦晓曼生活里挺漂亮的啊。”一看到秦晓曼离开了,安妮立刻神秘兮兮地说道:“都说跳水队出美女,是真的哎。”“哎哟,你家欢喜哥都快死了,你还说这话。”在安妮面前欢喜哥是再不用掩饰什么的:“难受死我了,我浑身都难受,好像有一把把的小锯子在锯我的身子。”“我帮你叫医生进来。”“别。”欢喜哥赶紧叫住了她:“别叫医生,你送我回仙桃村吧。”“什么?”安妮瞪大了漂亮的眼睛:“你要回仙桃村?你疯了,这不行,你给我在医院里安心的待着。”欢喜哥有一种预感,自己的这病医院里看不了。本身这病来得就太奇怪了,一点征兆也都没有,而且如果说是食物中毒的话,这几瓶水挂下去也能好得七七八八了。但现在身子却一点好转的迹象也都没有。那只有一种可能了,自己的身体内部出现了人类根本无法察觉的异变,而能够解决这一问题的只有一种生物:小胖!欢喜哥坚信除了小胖没有人可以帮自己解决痛苦了。“安妮,你听我说。”欢喜哥再一次的胡说八道起来:“我这是家族遗传病,真的,医院里面没有特效药可以治疗我。我爷爷以前给我留下过专门治疗这病的药物,一吃下去要不了多少时候就能好了。”“真的?”安妮半信半疑。

“真的。”欢喜哥这表情要多认真有多认真:“所以我必须得回去。”“可是医院肯定不会让你离开的。”所以你现在就要去侦查一下地形,趁着医生护士不在的时候我们立刻溜出去。“安妮最终还是屈服了。欢喜哥悄悄的从医院里溜了出来!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