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港碳九泄漏事故背后

新浪新闻客户端 2018-11-09 19:53

划重点:

1、在石化行业中,碳九被分为裂解碳九和重整碳九。此前,泄漏的是哪一种碳九引发了探讨。根据官方通报,泄漏的正是危害相对较小的裂解碳九,但影响范围也不小。

2、这个被称为“长寿之乡”的城市饱受化工围城之苦。福建省委巡视后3年,2018年9月底,在福建省对外公开的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中,泉港石化园区安全控制区搬迁工作进展依然很小,只有53.3%。

3、泉港碳九泄漏事故初步认定为一起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引发的环境污染事件。

你也许还想看这些↓↓↓

专家:碳九泄露影响近海至少1到2月

泉州碳九泄露事件,将追究责任人

福建泉港发生碳九泄露事故“元凶”碳九究竟为何?

下面文章约3900字,你可以花6分钟进行阅读↓↓↓

泉港碳九泄漏事件后的第四天,2018年11月8日,根据泉州市政府通报,11月4日,福建省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港石化)执行装船作业时,泄漏的是工业用裂解碳九化学品。初步认定为一起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引发的环境污染事件。

11月8日,南方周末记者在现场依然能闻到油漆似的气味,有风时更浓烈。泄漏地点肖厝码头海域已看不到油污,但有村民称,当地海水3小时会有一次流动循环,“过几个小时,油花还会漂回来”。

这四天里,在泉州市泉港区,愤怒的泉港人一部分选择了逃离,一部分选择了蹲守。

有泉港人为了躲避受到污染的空气和海产品,逃离到了泉州市区。有的则搭着红色帐篷,堵着东港化工2号大门,摆了7张圆桌,桌上还有瓜子和花生,显然是要打一场持久战。马路对面还拉上了横幅:“无良东港,毒害百姓,毁我家园”。

1988年,中石化和福建省合资建设的福建炼油厂在肖厝破土动工,泉港的城镇化随之起步。此后三十年里,这个被称为“长寿之乡”的城市渐渐尝到了化工围城之苦。

2018年9月底,在福建省对外公开的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中,针对环境安全隐患问题,已经完成漳州古雷石化基地、福清江阴工业区安全控制区内居民搬迁工作,而泉港石化园区安全控制区搬迁工作只完成了53.3%。

此次碳九泄漏,触发了化工区和居民多年的积怨,也将是泉港安全控制区搬迁的加速剂。

一、“千万别买泉港的鱼”

福建省生态环境厅发布的信息称,根据泉港区政府调查,经船员陈述及调取东港石化码头监控,2018年11月3日16时左右,“天桐1”油轮靠泊东港石化公司码头;19时20分左右,开始从东港石化码头输油管道进行工业用裂解碳九的装船作业;11月4日0时51分,输油管出现跳管现象;1时13分,东港石化码头作业人员发现装船过程中发生工业用裂解碳九化学品泄漏。

参与围堵东港石化大门的肖厝村民萧增如回忆,11月4日一早,她被浓烈刺鼻的气味臭醒,“像是很浓的喷漆的味道”。呼吸几分钟,她开始头晕、胸闷。她以为是附近化工厂偷偷排放废气,“这在泉港经常发生”。但随后,微信群里开始有人披露,不到2公里外的东港石化发生了泄漏。到中午,“不仅是肖厝,整个泉港的人都能闻到臭气”。

官方曾通报,“油船连接至码头的软管法兰垫片老化、破损,导致部分油品泄漏”。一名石化行业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法兰垫片的作用是密封管道间的接口,隔绝空气,在油品装卸过程中非常重要。“输油过程中是带有压力的,如果法兰片有破损,会泄漏得很快”。

在居民眼中,被污染的海水可能更“毒”。据《新京报》报道,有村民晕倒落水后被送入重症监护室,CT报告显示“考虑双肺感染”。萧增如也说,被污染区域居民最担心的,是健康受到威胁。

根据泉州政府11月8日通报,一名患者在事发水域溺水,出现吸入性肺炎,已从ICU(重症监护病房)转入普通病房,病情稳定。

通报还称,截至11月8日17时,泉港区医院陆续接诊来自南埔镇、后龙镇沿海一带的52名疑似接触碳九泄漏的群众。此类患者的主诉为“接触刺激性气体后身体不适”,其主要症状为头晕、恶心、呕吐、咽部不适。其中门诊就诊42名,留院观察10名。目前,9名患者症状较入院前有明显好转。

泉港区环保局于事故当天已有通报,称大气VOCs(挥发性有机物)4日下午6时已经降至安全值。水质方面,经泉州海洋环境监测预报中心检测,11月8日,11个监测点化学需氧量均达到第一类海水水质标准,石油类除肖厝码头监测点处于第三类海水水质范围外,其他10个监测点均达到第一(二)类水质标准。

通报遭到当地人的普遍质疑,萧增如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臭味不仅还在,海面上的油花还进一步扩散到了邻近的沙格村。

更有村民声称,4日晚间看到泉港区环保局大楼外有高压水枪喷水,并质疑环保局空气监测造假。对此,泉港区环保局向《北京青年报》回应,喷水是为降低工地扬尘,并非为了改变空气质量监测结果。监测点不止环保局大楼一处,还有其他。

无论监测结果如何,肖厝村的鱼排生意还是受到了很大影响。泄漏事故当天,泉港区农林水局发布了一则紧急通知,要求“即日起暂缓起捕、销售和食用肖厝村海域水产品”。11月8日泉州政府通报称,省海洋与渔业监测中心于4日9时在养殖区抽取3个样品进行初检,根据检测规程需连续两周检测无裂解碳九残留物,方可解除管制。

肖厝村鱼排业主萧道斌说,泉港的鱼本来颇受泉州市区人的欢迎,每到周末,许多泉州人会到泉港的鱼排来吃鱼。现在,鱼排养殖的海鱼大批死亡,受污染的海产品更遭到周边居民的排斥。一名在厦门大学工作的人士都说,有厦门本地人提醒她“千万别买泉港的鱼”。

二、曾有碳九泄漏者入刑

公众对用来催熟水果的乙烯很熟悉,但对碳九——生产乙烯的副产物,一种含碳数量在9左右的烃类混合物——知者寥寥。

在石化行业中,碳九被分为裂解碳九和重整碳九。

两类碳九的特性有很大差异。果壳网解释,裂解碳九长期健康风险不大,也没有已知致癌风险,而重整碳九的毒性更高,在海洋这样富含氯元素的环境,甚至会产生二恶英。

此前,泄漏的是哪一种碳九引发了探讨。11月8日下午,一名刚刚下班的东港石化工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们说的话不算呀,你会信吗?得等官方的结果出来。”

根据官方通报,泄漏的正是危害相对较小的裂解碳九,但影响范围也不小。

泉州市政府11月8日通报,截至8日15时,共出动船舶400多艘次、人员2500多人次、吸油毡732袋、清油剂70桶开展油污吸附,受影响海域漂浮的油污已基本完成清理;继续出动船舶和人员对岸边、渔排等随潮水起落的残留油污进行吸附,此项工作仍在继续。

事件直接影响海域面积约0.6平方公里,养殖受损集中在肖厝网箱养殖区约300亩,涉及养殖户152户、养殖面积99单元,其中20单元为空箱,在养的79单元中有20单元下沉较严重,其余均存在不同程度受损。

当地人对于基本完成清理工作存疑。不过,比起发布消息的政府,肇事者东港化工显得过于沉默。

村民称,自事故当天开始,他们就坐在这里。堵门是为了不让东港化工的车辆出入,阻止企业继续生产,逼企业对赔偿问题做出表示,但东港化工的领导始终难见一面。

11月8日下午5点,南方周末记者致电该公司,一位女员工说,“公司没有人,都下班了。”自己只是“路过接了个电话”。该公司办公室似乎没有人员走动,但有一些工人从大门口进进出出。

一位泉州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东港化工正在申请破产来逃避巨额赔偿。但该消息未经东港化工证实。

根据泉州市11月8日通报,养殖区6日开始着手修复,7日开始进入养殖户开展受损情况调查评估,为下一步理赔做好准备。

肇事的东港化工将面临何种处罚,2013年上海金山区的碳九泄漏案件可资借鉴。

当时,运输方违规采用塑料软管直接对接的方式装卸碳九,并未认真检查,约52.48吨碳九从船体中泄漏至河道,致使水质受污染,松江区部分区域甚至被迫停止供水,造成金山区及松江区经济损失计人民币488万余元。

同时,46名居民因此导致身体不适在医院治疗。此次碳九泄漏事件后,相关公司和码头经营业主、船员等6名被告人因犯危险物品肇事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至两年不等。

三、难推动的安全搬迁

泉港依山傍海,自古水陆通畅,在当地人口中,是“水很深,能停大船,潮汐能自动带走污染物”的天然良港,也被石化产业看中。

1988年,肖厝港万吨级杂货码头竣工,此后,福建炼油厂大中型机械设备在此码头上岸。

华侨大学校本部位于泉州市,2009年一篇华侨大学的硕士论文写到:“泉港的城镇化是一个偏僻落后渔村的快速城镇化,是一个与石化基地配套的城镇化,是一个与现代社会相协调的高起点的城镇化,也是一个区级行政区与中心城市呼应的城镇化。”

泉港石化工业园区在行业内饱受赞誉,连续多年获得“中国化工园区20强”。然而,作为福建省最大的石化产业基地,泉港是全国安全生产重点监管县区之一,生产和生活的矛盾也一直存在。

上述论文中还写到,“由于财政紧张,投融资渠道不畅,致使区域环保投入严重不足……泉港区环保局自成立以来也一直存在着环境管理人员紧缺、运行经费紧张等问题……加上部分工业企业环保意识淡薄,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图一时经济发展的意识在部分干部和群众的头脑中仍然存在,致使有法不依、违法未究的现象依然在一定范围和一定程度上存在。”

根据公开资料,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发现,泉港的事故不断:

——2015年1月25日,泉港区驿坂高速路发生油罐车倾倒事故,装载的柴油泄漏4吨多。

——2015年9月2日,驿坂高速出口3公里处,一辆重型半挂牵引车追尾重型槽罐车,约有20吨的乳化沥青泄漏。

泉港的安全隐患一直为各级政府警觉。2015年初,福建省委对泉州市泉港区进行了巡视。2015年8月19日,中共泉州市泉港区委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提到,“泉港区石化基地存在较大的环保安全隐患和廉政风险。一是厂居混杂历史遗留问题较多,存在安全隐患。居民村庄与工厂混杂,给厂群环境纠纷、环境安全埋下隐患。二是化工企业设备老化,存在物料泄漏等风险隐患。”

通报坦承,虽然针对厂居混杂历史遗留问题,建区以来累计投入51.73亿元,完成石化工业区、港口物流园区外围1公里卫生防护隔离带房屋搬迁等,但“厂居混杂问题还是比较突出。”

在巡视整改情况通报之后,突发环境事件还在继续发生。

——2016年1月28日,泉州嘉木沥青公司在沙格港务公司一号泊位更换沥青输送管道时,部分废油渗漏至海面。

——2017年5月26日,泉港区环保局接到群众反映三惠(福建)工贸有限公司发生爆炸,经安全专家初步调查,为车间内可燃气体聚集产生的空间爆炸。

——2017年7月17日,一辆柴油车发生翻车,导致4-5吨的柴油泄漏。

福建省委巡视后3年,2018年9月底,在福建省对外的公开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中,泉港石化园区安全控制区搬迁工作进展依然很小,只有53.3%。

目前,泉港区的规划是,到2020年,涉及17个行政村、全区八分之一人口的泉港石化安全控制区项目拆迁要全面完成。

一位泉港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闽南人重宗族,这次拆迁没有统一安置,很多觉得村子散了、宗族散了,这是其一。其二,赔偿比较低,跟之前几次征迁的差很多,村民比较不乐意。村民离开村子去城镇能做啥呀?很多人就没有生活来源了。”

在硬币的另一面,泉州对于泉港的期待依然很高。2017年发布的《泉州石化产业发展目标和发展重点》中,泉州石化发展的重点是“推动泉港、泉惠石化工业区资源整合、优势互补,形成整体合力……提升产业竞争力……提高企业经济效益”。

(文中村民均为化名)

来源:南方周末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