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丨在中国创业三年了,我庆幸自己并没跳楼

腾讯大家 2018-11-09 22:10

作者:席越(席越,专栏作家,现为女性励志视频“遇言.不止”创始人&CEO)

最近我周围的朋友都在看一部以创业为主题的电视剧,甚至是平时不看剧的中年大叔都半夜三更地追,问为什么,他们回复:还不是因为创业吗?

他们不是创业成功了,就是依然在创业的路上。

狂刷了40集之后,我突然感叹:在中国,创业是要出人命的。

根据伦敦咨询公司UHY国际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每年初创公司数量是全世界第一,远远排在英国和美国的前列。同时,根据腾讯开放平台的数据表明,近几年全国平均每天都有1.2万家新公司注册,年增长达33.74%。但是,初创公司能够活过3年的,只有不到3%,能够活过6年还不到0.5%。

如此巨大的创业基数,又如此低的成功率,估计也是全世界最大的落差了吧。

创业失败你会不会跳楼呢?

打开网络,看到的尽是些做制衣档口年入百万,在线教育年入千万的“正能量”。有人动不动就然而融资千万,估值上亿;有人创业3年,直接上市;然而创业的背后真正是什么呢?

在电视剧中,男主角多次创业离婚、破产、暴瘦30斤被家人怀疑吸毒、最后自己骑车去西藏经历死亡谷,回来把离婚前妻留给他的那点钱都搭在了创业中;另一个男角色,为了创业不惜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女朋友也把房子做了抵押支持他,他曾经为了赢得投资设计勾搭的女投资人、假扮停车场管理员获得跟投资人接触的机会,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兄弟,他创业失败一度被迫住到地下室创业,也被人骂“数易其主,三姓家奴”;就算是香港富二代,最不差钱的阔少爷金城也是带着大笔资金入场,最后不但和女朋友越行越远终成陌路,还把自己老爸逼得用了黑道白道帮他助攻。

电视剧虽然有点夸张,但是每个创业者都必须Allin,谁都没有退路。

2015年底,我拖着不会说中文的老公和两个学前娃娃从温哥华跑回北京,信誓旦旦要搞番为中国女性带盐的事业。时逢资本寒冬,P2P的苗头刚点着就黄了,很多网红连锁创意店都面临再次融资的艰难。

因为担心我不了解创业的艰苦,好几位朋友都不约而同的把那篇GQ刷屏的《寒冬降至》转发给我,希望我知难而退。我问一位投资朋友“创业这个事儿到底还能不能做了”,他反问我:“创业失败,你会不会去跳楼呢?”

我说:“多大点事儿,失败了我就再找别的事情做呗。”

他说:“那你就试试吧。”

一杯咖啡喝完,我起身告辞时多问了一句:“真有跳楼的?”

他回答:“有跳楼的,有烧炭的,更有离婚的,成神经病的。”

三年了,我没有跳楼,但脱过发、失过眠、抑郁过、崩溃过,一次半夜3点胸口疼痛,把老公踢起来:“我是不是乳腺癌早期了?我是不是要死了?”然后放声大哭,弄的老公一头雾水,不停的说:乳腺癌也有很高几率痊愈……

电视剧中的那些糟心事,除了杀人打架车祸我都遇上过。

然而,如果你让我回答后不后悔创业,闭上眼睛,我依然觉得这是我做的最牛掰的选择,至少上路三年,我还没有倒掉,真值得骄傲。

中国创业和美国创业

据说,电视剧改编自真实故事,一个6个人的创业团队,是针对司机和盲人开发的全球第一款语音IM应用。经过1年左右的研发,2011年年初上线。仅仅3天的时间,在App语音软件的下载量就涨到了100万,一时间成为了中国及东南亚下载量最大且最受欢迎的社交软件。如今,这个“按住通话”功能,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原创者是7年前风靡一时的研发人郭秉鑫、郭秉年兄弟——就是电视剧主角的原型。

如同剧中所言:创业,从来都是成王败寇的故事,最终打了胜仗活下来的才真正拥有话语权。

美剧《硅谷》讲的故事有点类似,几个科技宅男在一间民居里开发了一个可以压缩文件的新型算法,同时被独角兽大公司、资本方和其他竞争者撕逼争夺。虽然产品很过硬,上线很抢手,但也是官司没有断过。

美剧《硅谷》剧照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美剧被定义为喜剧,每天各种奇葩的事情频出,但是斗争指向非常清晰,始终定位在独角兽、资本方、管理层、创业者之间的斡旋磨合。

中国版本的故事,剧情就复杂得多,其中富二代抄袭者为了致原创者于死地,不惜砸电脑、偷硬盘,制造车祸,停服务器,诬告对方侵吞国有资产,甚至为了隐瞒真相把一个小模特弄成了植物人;除此之外,剧中还有交织并行的几条剧情线:投资经理涉嫌利益输送批露行业内幕、资本大佬为了操控市场,彼此之间的明争暗斗。

电视剧所体现出来的商战情节既真实又扎心,它反映了中国创业者的现状,也用这些剧情在为创业者在诉说心酸与希冀。

在中国创业确是要比在美国创业要多脱几层皮。

毕竟乔布斯和比尔盖茨的那批创业者都是1980年前后就在美国车库开张了,而中国创业者是2000年以后的事情。

无论是资本市场的创业环境,还是创业者自身的心理素质,甚至版权保护和劳动保护等等相关法律,都还在成长期完善期。

骑过死亡谷,就是一种胜利

虽然电视已经够折腾了,真的创业可能还要闹心。

首先是投资人,投资投的是“未来的垄断者,要的是三五年内快速回报”。但现实中国的风投人士,可没有电视剧里那么漂亮耐心、三观正、头脑清醒、一路扶植创业者。你说你做内容创业,人家问你为什么不卖“西少爷肉夹馍”,卖一个赚一块钱;你说你做演讲培训,人家问你为什么不去做FA(投资理财顾问)辅导人家路演呢,FA多赚钱,简直就是现代的“何不食肉糜”。

创业者找寻投资也是要碰的头破血流才有可能获得那万分之一的机会,60%的创业者要见6-9个投资人才能拿到钱,平均时长6个月,核心业务还没做起来,反复的融资折磨已经让人崩溃,所以当有人说电视里的人物怎么每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一般,我只能笑道,这人恐怕是没见过那些最真实的创业者,真实的创业者们,很多只能在暗无天日又环境窘迫的地方创业,有些甚至赌上了自己的全副身家,面对能让自己逆风翻盘的机会,面对一群能跟自己一起疯狂的伙伴,有什么理由要控制自己?

而且,今天的劳动法是帮员工不帮老板。我就遇到过有个小姑娘项目做到一半,说走就走。你还没有跟她提违约金,对方倒先开口威胁:“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你给不给,不给我就要申请劳动仲裁了,你们公司的税都缴纳齐了吗?”作为老板的我,乖乖的马上打钱,打官司的时间和钱我们赔不起。

除此之外,各种合伙人的背叛撕逼也随时发生。2016年,豆果美食的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朱虹发文称自己为了事业拖到38岁成为高危产妇,却在怀孕一个月时收到CEO以4个月的工资一次性解除劳动关系的要求。

当然创业再残酷,也有人性的温暖。比如,电视剧中的理想主义者,无论在多困难的情况下,他也从来没有放弃他的小分队任何一人;还有一位,他即使被陷害成谋杀嫌疑人,还是对自己的事业忠诚不移;还有我最喜欢的资本大佬李奔腾,它身上的“不忘初心”:明明创业成功了,有两亿多用户上亿身家,还每天在办公室里支着一个行军床,手上也带着最普通的卡西欧手表,甚至像“迷弟”一样把《乔布斯》传的每一个新版本都买回来读。

创业者大多都是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而一个理想主义者即使面对了悲情,依然会奔向下一个目的地。理想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然而创业有多残酷它就有多灿烂。

创业就是九死一生。又逢资本寒冬,我每天都对着镜子告诉自己:一定活下去。

  •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