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中弘 大概率“活”不到2019年、资产被拍卖

2018-11-09 19:01

热点栏目自选股数据中心行情中心资金流向模拟交易

客户端

再见中弘!

来源:野马财经

原创:韩蕾

“仙股”终成仙。

没有一点点防备,该来的还是来了。

11月8日晚间,深交所对中弘股份(000979.SZ)做出了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这也意味着,中弘股份成为了首家“1元退市股”。

在此之前的11月6日,中弘股份相关人员还特地奔赴深圳参加深交所举办的听证会。在听取了公司现场陈述及申辩意见后,奇迹没有发生,深交所还是作出了退市决定。

深交所在公告中表示,退市决定尊重市场化选择结果,规则依据客观明确。

大概率“活”不到2019年

那中弘股份到底何时才会摘牌呢?

中弘股份11月9日公告,公司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的起始日为2018年11月16日,退市整理期为三十个交易日,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18年12月27日。

退市整理期间,中弘股份证券简称将变更为“中弘退”,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10%。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由于12月27日次日为星期五,是A股股票交易日,所以中弘股份股票摘牌时间大概率在2018年12月28日。

但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退市整理期间,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不计入退市整理期。公司因特殊原因向深交所申请股票全天停牌的,累计停牌天数不超过5个交易日。

也就是说,要是中弘股份在此期间申请了停牌,排除掉周末和元旦等法定节假日,中弘股份的最晚摘牌时间为2019年1月8日。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中弘股份股东总户数为27.45万户。相较于二季度末股东数量增加了2.8万户。

除了普通股民以外,中弘股份退市,机构投资者也未能幸免。

来源:东财choice

东财choice数据显示,在已披露的信息中,共有3家基金和3家券商集合理财持仓。在中弘股份退市危机显露之时,仅有国都景顺1号在不断减持,其他机构都岿然不动。更有甚者,还有一支基金产品加仓。

送股送死?8年股本扩大10倍

如今走到退市这一步,除经营因素外,此前中弘股份也给自己埋了不少“地雷”。有股民认为,中弘股份是通过送股把自己送上绝路的,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2010年,中弘股份借壳*ST科苑上市。

8年间,中弘股份进行了2次增发、4次送转:分别是2010年的每10股转增8股,股本从5.6亿股增加到10亿股;2013年的每10股送9股,股本从10亿股增加到19亿股;2014年定向增发9.6亿股,股本上升到28.8亿股;2014年的每10股转增6股,股本从28.8亿股增加到46亿股;2016年定向增发13.8亿股,股本上升到59.9亿股;2016年的每10股转增4股,股本从59.9亿股上升到83.9亿股。

也就是说,算上20余亿股的定向增发,就是这样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历年送转,让中弘股份的股本从当初借壳时的5.6亿股暴增到如今的83.9亿股。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通过进一步推演发现,中弘股份在近年来的送股亦或是转增股本的行为,的确对股票价格低于1元起到了助推作用。

先来看一个公式:总市值=股价*总股本。

在送股或者转增股本之后,总市值不变,总股本增加了,股价就会按照相应的比例下降。不懂的可以去看小学乘法原理。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假如A公司的总股本是40亿,股价是2块钱。10送10之后,A公司的总股本就变成了80亿,总市值不变,股价就变为了1块钱。如果A公司没有足够的业绩来支撑股价,那么通过多次送转,A公司的股价就会越来越低。

自2014年起,中弘股份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就不断下降。到2017年,更是直接就亏损25亿元。

前面的送转过去了就算了,在如此情况下,2017年7月,中弘股份还进行了每10股转增4股的资本公积分配。前复权过后,中弘股份的股价(除权前一日7月14日)直接从2.72元/股变为了1.94元/股。

如今看来,中弘股份当时的行为堪称“自杀”。

对“送转影响股价”的观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曾拨打了中弘股份官方电话,对方表示“不方便对此发表意见”。

树倒猢狲散,资产被拍卖

俗话说的好,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可在这中弘股份退市前夕,公司却似乎上演了“树倒猢狲散”。

已经涉嫌“跑路”的实控人王永红不必多说。10月16日晚间,中弘股份公告,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王继红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及董事、总经理张继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

王继红是王永红的哥哥。这两位出生于江西的兄弟,在北京打造了中弘帝国。王继红之前鲜少露面,王永红是中弘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2016年4月,“徐翔案”爆发,事涉13家上市公司,中弘股份位列其中。为此,王永红辞去董事长一职,长期居留香港“筹钱”。

目前,中弘集团、中弘股份、中弘集团创始人王永红均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公司虽然要退市,但该欠的债还是要还。

中弘股份披露,截至2018年10月29日,债务逾期数额进一步上升,中弘股份及其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78.16亿元,涉及银行、券商、信托等多家金融机构。

而在退市消息确认之前,就有债权人采取了行动。

阿里拍卖网公告显示,中弘股份位于海口的24套商铺将被分别拍卖。此次被拍卖的商铺位于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一街1号“中弘西岸首府”2号楼1-3层,被执行人为海南日升投资有限公司。24套商铺评估价超过9000万元。

无论如何,中弘股份退市现在只是时间问题。不过这次退市,也为股民们敲响了警钟。毕竟不是人人都可以当徐翔,坐着牢都能等到退市股的回归。你觉得下一只“1元退市股”会是谁,欢迎评论中留言。

责任编辑:史考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