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小赵玩呀 2018-11-09 16:12

其实一直对国产电影不太感冒,但近几年一些国产电影黑马的出现以及豆瓣对《驴得水》8.4分的评价,还是激发了观影的好奇心。

这是一部,包裹着喜剧的外衣,却能让人心逐渐一点一点下沉、再下沉的电影。

除了戏剧中的冲突作用,还带有那么点真实。就是这真实的讽刺,让大部分人都像被装上了镣铐,无法反抗,就像在绝对权力下跪下的周铁男一般,毫无办法。影片中教育局回扣了三分之二捐款,还不忘冠冕雌黄一番,放在现在也是一样。还好还有个1942年,还有这样的历史阶段可以设定,否则审核能否通过都是未知数。

影片前半段节奏欢快,伴随半荤段子时不时引起观众的笑声。很多人不喜欢女主角张一曼,他们的观点是心疼原配,觉得张一曼是第三者,是有违道德衡量标准的。然而道德和所谓标准,其实在不同时代,都有不同的理解。鲁迅笔下的那些“吃人者”,他们不觉得这有什么不道德。而在《灿烂千阳》中的那个阿富汗,女性出门过于新潮的不带布卡都是被嘲讽的不道德行为对象。再者,对张一曼的喜爱不是对女权的拥护,只是对男女平等的坚持。

在这部影片,张一曼这个角色,更多想体现的,应该是她对自由的向往和追逐,是真正做到随心所欲。影片中其他人或多或少,都被心中的欲望、贪恋所禁锢:建设学校,实现农村教育家梦想的校长;无论做什么都不能触犯我利益我男人尊严的裴魁山;认识到光凭口号毫无战斗力只能屈从的周铁男;从质朴到暴戾的铜匠;贪图金钱的特派员。

而张一曼呢,她可以跟裴魁山玩斗眼;会豪言许诺“睡服”铜匠;穿着旗袍和高跟鞋,开着留声机就可以翩翩起舞;喜欢采花;屋内墙上贴着周璇的海报;会唱好听的歌;把白白的蒜皮儿当做是雪花儿飞舞;哪怕是被迫屈服的剪头发过程中,她还幻想着大家穿着新衣服拍合照的场景。风流又坦荡,却也柔弱而纯真。

然而这样的自我出现在那样的时代,就像《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的玛琳娜、像羊脂球、像茶花女一样,注定是悲剧。被两个曾经说爱她的男人侮辱,被敬重信任的校长剪掉头发。她小心翼翼的采花,却还是躲不过裴魁山的谩骂,她胆战心惊地跪在校长脚下求原谅。进入婚礼现场时候被夺门而出的群众推倒在地,还在小心护着花儿。她墙上贴的是周璇的海报,片尾自杀后响起的《我要你》也是周璇的歌,这歌写的是周璇,也是张一曼。而最后,张一曼的结局也跟周璇相差无几。

裴魁山从最初对张一曼的倾慕,到被张一曼拒绝,进而仇视、谩骂张一曼。拿到前后就立刻买了一件貂裘,也不管季节是夏是秋。坚持不能让别人的道德准则侵犯到自己的利益,金钱高于一切,非常容易记仇,稍有得罪,就会不间断的落井下石。铜匠从从最初只能用蒙语的歌声偷偷表达情意的腼腆质朴,到为了维护一曼奋起抗争妻子,直至憎恨一曼,让众人侮辱她,剪掉她的长发才甘心。这样的恶,连牲口都不如。

周铁男就像广大的群众,也有想做好教育的初衷,一曼提议工资捐献出来供给学校建设时候也是第一个附议。也曾仗义执言、维护一曼。也曾想反抗特派员和那冰冷的枪口。直到枪声响起,他明白了光靠口头的反抗毫无用处,他跪下求饶,他说服自己现在只是卧薪尝胆,其实只是彻头彻尾的恐惧。他无法改变任何事情,只能改变自己,屈从这些曾看不惯的事情。

他漠视快被强奸的一曼,就连曾经喜欢的人,也因为畏惧特派员的强权,竟让孙佳同意做铜匠的未婚妻。最后这段懦弱的爱情也随着跌出的彩球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是不是这样的知识分子“脾气”被导演所鄙夷,同样是被抢指,周铁男只是昂首怒视举枪士兵,后被枪声吓破胆;而铜匠的妻子却在举枪一瞬间就夺过枪并开枪,吓跑了那所谓的强权。

充满生活的荒谬。人和驴合作才能打水回来,却同意把驴杀了。而铜匠这个假的吕得水几乎把整只驴吃完,似乎有想坐实他就是吕得水。校长怀揣终身奉献于农村教育的梦,却希望让美国慈善家把女儿带到美国。

充满生活的美好。在物资极度匮乏的大西北,一曼依然烫着上海滩流行的波浪卷发。自己缝制合身旗袍,要求中山装第一个纽扣必须扣好。给所有人缝制漂亮的新校服。还有那首动人的歌,

“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过去的如果就这么过去,以后只会越来越糟。”

影片结尾,孙校长,裴魁山和周铁男继续开会,依然做着努力建设校园成为农村教育家的梦。他们都是“过去就过去”的人,或者只有这样,才能继续把自己当做人吧。镜头多次切换学校墙上的标语“学做人”,真是讽刺。

即便太多人诟病这个电影的形式、拍摄、台词、夸张,我也对它真心的喜爱。对这样的进步本身就应该是鼓励,正视现实,而非逃避现实。起码,比那些只有靠着明星整容脸和低俗谄媚属性吸引群众的若干国产电影,就强了不知道几百倍。

  •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