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有塞子塞住瓶口,酒香味还是一阵阵无法遏制的飘出

洒在看娱乐 2018-11-09 16:12

雷欢喜回到自己仙桃村别墅的时候还在想着这件事。的确,梨花酒的口感不管是自己还是其他客人尝过后都觉得相当不错,但这种酒是否能够打动那些专业评委?雷欢喜没有把握。梨花酒也许还有继续提升品质的空间,但是该怎么做?小胖在的话肯定会想到办法的,但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这条龙还在那里沉睡。你妹的,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从喜马拉雅山回来开始你可就没有醒过啊!一走进地下室,果不其然,这家伙呼呼睡的正香,而且从外表看起来似乎更加胖了。不过,之前的那种“汗水”再次在小胖的身上出现了。欢喜哥不会去管这是汗水还是别的什么,立刻毫不迟疑的飞奔到了外面,又拿来了一个大瓶子,细心的一点一点将“汗水”——龙皇香刮到了瓶子里。一边刮,一边还在想着和梨花酒有关的问题。欢喜哥是宁可杀错不会放过的,小胖身上分泌出的“汗水”一滴也都没有放过。

而此时处于沉睡中的小胖,虽然也在对龙皇香进行着吸收,但吸收的速度却远远的比不上欢喜哥掠夺的速度了。悲催的小胖啊,为什么偏偏认识了欢喜哥这么一个人类朋友?刮了几个小时,欢喜哥也算是天底下第一个有耐心的家伙了,龙皇香一滴不剩的全都刮到了他的瓶子里。又是满满的一大瓶!欢喜哥虽然到现在还不知道这种汗水的用途,但他很可以确定的是,龙身上的任何东西都绝对是宝贝!当然他也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当小胖醒来后发现自己千辛万苦分泌出的龙皇香被欢喜哥这个可恶的家伙收刮掉了绝大半的时候,它会对欢喜哥怎样呢?也许那个时候欢喜哥悲惨的岁月就到了。得罪谁都不要去得罪一条神龙。去百草园看了看,一看,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第一次收刮小胖身上“汗水”之后,欢喜哥滴了几滴在从喜马拉雅山带回来的土壤里。现在,土壤和种植在上面的东西开始发生了重大的改变。

所有的草药都散发出了瑰丽的光芒。甚至连形状都开始发生了改变。而那株古怪的好像桃树一样的生物,以及那世界上最后一株的车马芝,发生的变化更加大。那株小胖种下去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用的古怪植物,以前要多丑有多丑。可是现在整株树的整体都变得柔和顺眼起来。还长出了许多碧绿色的叶子。这种绿色,就好像宝石散发出的璀璨光芒。丑?谁现在敢说这株植物丑那天底下就没有漂亮的东西了!还有那株人形车马芝。它原本外形上来看好像是一个孩子,可是现在却似乎是——长大了!没有错!欢喜哥发誓自己看错了。过去这株车马芝的外形上看起来特别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但今天呈现在欢喜哥面前的外形上分辨的话,至少已经有七八岁了。

欢喜哥根本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震撼!仔细看。甚至能够看到车马芝的五官,而顶部还长出了一段和参须一样的东西,就如同是孩子头顶上的一段小辫子。天啊,怎么会这样的?难道都是小胖身上分泌出汗水的原因吗?欢喜哥唯一能够找到的答案只有这个了!小胖的汗水,加上曾经培养出车马芝的土壤,两者结合在一起还会去的什么样神奇的效果?欢喜哥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了。等等,等等!欢喜哥忽然有了一个天才般的主意。如果把小胖的汗水放到梨花酒里会怎样?自己真的是一个天才啊!欢喜哥差点被自己这个绝顶聪明的主意当场欢呼起来。

对,就这么做!这可是从龙身上分泌出来的宝贝啊!欢喜哥说做就做,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走出地下室,拿出了之前俞淑仪送给自己的一坛子梨花酒。他现在也算是知道了。龙身上的任何东西虽然都是宝贝,但却绝对不能够多用,否则也许会适得其反。所以我们的欢喜哥考虑再三之下,只小心翼翼的朝着酒坛子里滴了一滴的汗水:龙皇香。没有任何的反应。欢喜哥也不急,先把一大瓶子的汗水和之前的那一瓶小心的收藏在一起,接着朝床上一躺,闭目养神。这一闭目养神,居然就睡着了。欢喜哥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的梨花酒获得了金奖,接着订单雪花一半源源不断的朝着自己公司飞来。自己发财了!他和自己的朋友们一起庆祝。特意开了一坛子的梨花酒。香啊,真的是太香了。欢喜哥用力咽了一大口口水。

然后他就醒了。咦?难道自己还在做梦?怎么依旧闻到了一股奇特的酒香味?欢喜哥发誓自己从来都没有闻到过如此香的酒香。非常特别的香味,既有浓郁的酒香,又混合着一种特别的清香。使劲一闻。整个人从身体到内心都觉得特别的舒泰。是那坛子梨花酒里传出来的。起作用了!真的起作用了!欢喜哥欣喜若狂,一把抱起了那坛子梨花酒。即便有塞子塞住瓶口,酒香味还是一阵阵无法遏制的飘出!欢喜哥小心翼翼的拔出了塞子。开坛十里香!现在我们的欢喜哥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整间屋子整幢别墅都弥漫了一股股浓郁的酒香味!口感是不是有什么变化?欢喜哥找了一个杯子,小心谨慎的倒了满满的一杯子酒,然后仔细的品尝了一口…………仙桃村,凌晨5:30。勤快的人家已经起床了。开始做早点,准备迎接今天仙女山风景区即将到来的游客。徐大格和他老伴就是其中之一。“老头子,好像有人在唱歌。”“是啊,真的有人在唱歌,这一大早的,唱的还那么难听。”“不对啊,这声音怎么像是欢喜的?”“欢喜的?不会吧?”

“老头子,咱们出去看看。”于是,徐大格和他的老伴看到了他们终身难忘的一幕:一个只穿着裤衩的男人,正在那里一边唱歌一边跳舞!徐大格和他的老伴怎么也都想不到居然会是这个家伙!

  •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