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是习惯李助不想白白挨揍,只能再苦笑赵大有看看李助!

至少不会迷茫 2018-11-09 14:13

至少是习惯李助不想白白挨揍,只能再苦笑赵大有看看李助!“干吗想要礼物”老道有些不愤:“俺是客人,大老远来,不管饭不说,连口水也没有,小娃娃还妄想这个”赵岳皱眉道:“你偷看偷学俺的太极拳,难道不应该有所回报”“偷”老道不屑地哼了声:“你那也叫武艺”语气又一轻:“嗯,太极拳也有那么点新意俺承认受到点启可俺没礼物要不,俺收你当徒弟,教你点真本事咋样”赵岳无视老道闪烁的眼神,指指老道道袍上不伦不类缝的那个衣兜,“把你有的和那里面一样的东西都赔给俺,马马虎虎算是礼物吧”“嚯”老道笑了,掏出一小把扔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道:“小娃娃,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你听说大宋有么它一粒比黄金万两都珍贵”“本想叫它花生的,不过考虑它作用不小,价值高,还是叫人参果吧这样便于以后大面积推广”赵岳盯着老道笑嘻嘻的:“你不给俺把云台观报给朝廷,这东西连同西红柿啦,辣椒之类的,保准一根毛都不给你剩”呃老道真愣了“你怎么知道俺有的种,不是就这点花生它可不是花生的”赵岳笑道:“那么新鲜的皮,岂能不是今年收获的俺知道它是土里根

生的只是,仙长不觉得花生这个名字很出尘很美么”老道哪管美不美,大手抓抓脑袋,突然醒悟地嗯了一声:“哦,原来在这等着俺呐小娃娃,你可真够狡猾歹毒的”这么说着,却笑起来,他点着大脑袋道:“西红柿是象红柿子辣椒是辣嗯名字起得,听着象那么回子事,比俺起的好”也许是奖励,把花生掏给赵岳一把,老道又盯着赵岳问:“你知道这东西打哪来的”赵岳双手接过来,一粒不吃,转身都给了刘通,说:“就吃这些吧其它的留当种子,明年四哥再让你吃个够”刘通咽着口水接过,眉开眼笑的,四哥从不让他失望,却不吃独食:“四哥也吃”赵岳笑笑,让刘通一边享用去,自己继续面对老道,淡淡道:“大洋彼岸么懒得另起名,就叫它美洲好了等俺的大船造好了,自然会把该搞来的都搞来,而且种得更好土鳖哪懂得怎样享用它们”老道眼看赵岳如此友爱刘通,如此有克制力,眼里闪过一丝赞赏这东西可来之不易

是他自辽东大长山岛强抢来船只人员物资,顺海洋北上,跨冰原,船碎了,强用的同行人都死干净了,杀一种强大凶猛的白色野兽为食,好不容易意外踏上另一片广茂的大地,又杀猛兽,斗毒蛇,淌险地,杀看着似是同种的野人,一路骑不断抢来抓来的马南下,又穿越险恶原始森林,遇到文明又野蛮的异族,展示强悍武功,得到神一样的崇拜,过了段时间休整好了,又造船用那些异族驾驶,穿越大海飘回东方期间的险恶自不用提异族都先后死在海里只这些爱吃没舍得都吃了,密封在箱子里的东西随他侥幸上了岸老道早前还游过西亚欧洲,最远到达过非洲,更别说大辽大宋南亚这些近地方,是真正的环游世界第一人,脸上的伤痕就是证明,他十分确定,这些东西大宋绝没有,也没有人听说过,更别说见过如此稀罕物,赵岳这种正是好奇贪吃年纪的小娃娃,能忍住不尝一颗,的确难得他自然不知赵岳在另一世界早吃过了,甚至还

亲手种过土鳖是啥意思,不懂,但感觉不是好话老道没在意他关注的是另外的事“小娃娃,你怎么知道的太极拳是你创出来的难道你真是神童世上真有神仙”语气流露出吃惊这种情绪对老道来说太难得太稀奇了赵岳不理这问题,又问:“仙长为何要收俺当徒弟难道俺骨格精奇,是习武的天才”“还骨格清奇”老道毒舌又开始习惯翻滚:“俺师祖一代惊天奇才,也不敢说这大话你,充其量,哼哼”也许是意识到眼前的小娃娃毒舌功力更胜一筹,有所忌惮;也许是突然细心了,顾虑打击到孩子,嘴下留情当是积德,老道只是用语气词表达了不屑赵岳很平静他拍拍手笑道:“既然平凡,那就不必在武艺上浪费时间了仙

长省事俺也轻松”“别介”这会老道有些急眼了师门绝学必须有人传承俺找了几十年,都白瞎了大老远来,原本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怎么个奇法现在定了,就你了能打得骇客道长心服口服,让李助老实温顺的人,岂会是一般的厉害只是他没时间,没兴趣,也觉得没必要在武术上下功夫你武功再厉害,还不是一枪撂倒而俺能造出枪来扫灭世界也未必有多难只是,感觉到老道的热切急迫,赵岳也不好直接拒绝骇客道长的唯一朋友么一把年纪了远来的客人,还带来最好的礼物老道凶猛狂野,肯定杀人如麻,但并非真恶一代雄迈无匹的奇人一片好意这些因素都要考虑赵岳又不是真的孩子,能判断很多东西,当然要给老道面子他正想请老道吃饭,以避开问题这时,胡子爹大步流星走来,老远就兴高采烈地招呼:“三郎,辽狗不知吃啥药吃错了,有三四百铁骑来咱们这挑衅一人三马啊走,看爹收拾他们去”转而又注意到有个陌生的高大道士在,又问:“这位仙长是哪方高人”李助赶紧做了双方介绍没等赵大有客气,老道打量着他,微微点头道:“这身板才是练武的可惜没得名师指点”说着,还不忘瞥瞥李助“苗条”的身子骨由此可见,赵岳的毒舌只是为了需要而老道的却是

深入骨子里的习性,至少是习惯李助不想白白挨揍,只能再苦笑赵大有看看李助,瞅瞅淡淡笑着的小儿子,猜到老道让骄傲的李助吃了大憋,不由一笑,忙客气道:“射仙长夸奖卐老道却不管这个,直接讨要崔家当然不给争斗立即生崔家的江湖好汉众多,但交战根本不是龙争虎斗开始还是一群人围杀一人但很快就变成了一人追杀一群那一战,崔家好汉死伤大半,准确地说是死了大半,因为伤者都死了凶强的崔家屈膝而求,供应所有老道需要的物资,才侥幸换得性命就这样,老道一人强押着崔家提供的船员和高丽武装共两百多人,架两艘大船向北驶去,从此不知所踪,至今无一人返回大长山岛盾空夫妇庆幸还没加入崔家,逃过这一战,也因崔家人手大缺,乔装打扮的他们得以顺利混了进去,并靠着狠辣心计手段和功夫慢慢成为主要打手头目前年春耕时节,夫妇二人奉命来刺杀沧赵也许是农忙巨大的城堡少人守卫警戒很容易就半夜爬了进去,

了揭了瓦片还有厚厚的泥芦苇,芦苇下面还有水泥板只能设法从赵大有夫妇的门口进谁知以纸片薄的小刀试着插进门缝拔门栓时,门口上方的门廊突然伸出个八指大铁爪,一张,将全神贯注撬门的红满天从大腿到肩膀抓了个结实任她怎样挣扎努力,也休想脱身同时有清脆的铃声响起站在丈外望风戒备的遁空大吃一惊,想都不想蹬地纵身,挥宝刀,想扑过去救下师妹兼婆娘谁知,脚下一沉,好好的大石板所铺地面轰隆一声陷了下去,石板垂到一边,露出个陷阱前扑的遁空失去平衡,一头栽了下去好在他武功总算了得,在半空及时翻身,才避免了以头撞地陷阱是水泥抹的,只有一丈多深,底上没有倒刺之类要命的玩艺,也不宽,以遁空的本事,即使跳不上来,也能以手脚各撑对面墙壁上来但遁空却心更沉这绝不是赵家没想到,而应该是人家有绝对把握对付他果然,他听到有人笑呵呵道:“早盯上你们了要不是俺们老夫人心慈,怜惜你们这对恩爱小夫妻,就算不在外除了你们,这个陷阱布上倒刺,盖下尖刀密布的铁栅栏,你还想活命你婆娘也在撬门时就被门楣上方射出的数只劲弩直贯顶门,早死透了”另一人冷冷道:“不想让你婆娘断四肢丢林子里慢慢被

狼啃食,老老实实出来给你机会你若不珍惜那就是俺小少爷说的该死之人休怪俺们手辣”遁空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他手脚各撑一面,慢慢挪了上来,在陷阱口抬头一扫外面,心更死了妻子还在大铁爪中拘着,只是已离开了门口,就在陷阱不远处歪树着四周,在五六丈外才有两个拎着弯刀的年轻汉子其中一人笑呵呵道:“给你机会有胆子,你就试试能不能救出婆娘”红满天急眼了,招呼丈夫别管她,赶快逃走遁空苦笑一声,说:“娘子,俺能那么做么人活着还是得有情投意合的伴才踏实”慢慢出了陷阱,扔掉背上的刀,高举双手,跪倒在地,看着那两人道:“为大长山岛崔家来刺杀,俺们不过是无处落脚,混口饭吃,糊涂活着而已”这事后来就交给李助了也不知李助用了什么手段,夫妇二人就留了下来想不到二人还会缩骨功,只是碰上双手相扣一样的铁爪,除非是能化光而走的神仙能逃脱**凡胎还是省省吧二人见赵岳时,赵岳笑着说:“做对神秘的间谍情侣头子吧用你们的特长,帮刘文哥哥加强一下间谍潜伏、侦察、探听、跟踪、监视、破坏、下毒机关暗杀等本事也帮助俺李姐夫训练护卫高手,保护俺家重要成员,对付刺杀阴谋你们夫妇不用再外出搏

命,有自己的家,就在这安心生儿育女俺家不是崔家在这里,你们慢慢仔细体味什么叫人间真情,人生意义、美好人生、人生梦想”赵岳虽小,身上却有种让人信赖的光辉和力量遁空私下对老婆说:“说不好那是什么只是相信了他也许那就是区别人和野兽的人性吧崔家只把俺们当奴才打手,死了白死,没用了就抛弃没得比俺决心跟他干了”现在,连魔王一样的老道都想收赵岳当徒弟遁空和红满天更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城外有三百辽铁骑在不断咒骂挑衅,说的是契丹语,应该是单纯的契丹人组成的精锐他们离城四五百米远,还不断分散奔马游弋,显然是听说了沧赵可能有古怪可怕的手段杀敌,只是从来没有活.口能汇报,不知详情,估计是大量神臂弩之类的,所以不敢靠近,也不敢集中停驻千米外,还有一百铁骑看着其它的马,远远观战押阵城上无名扫视一眼辽军,扭头对踩着小板凳趴城垛偷看的赵岳诱惑道:“跟俺稍学些本事,正大光明地看,这些东西又能把你怎样等你稍大些,杀他们如杀鸡”见赵岳只回应个笑脸,老道郁闷了一下:天下不知多少人想学点俺的本事都不可得,你小子有机会传承俺师门绝学,居然还不同意,还得俺求你真是没天理,半点不懂尊敬老人.......腹诽改变不了赵岳的心思,老道对赵大有说:“这些蝼蚁是为俺顺路宰掉的辽军报仇来的俺的敌人,俺自己收拾”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