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讲述:为了孩子不离婚,忍痛十年,结果对孩子真的好吗?

谈心论情 2018-11-09 14:04

家里的温度低到零点,两个成年人过得压抑而痛苦,女儿也过得并不好。在女儿潜意识里,觉得是因为自己,这两个原本恩断义绝的人才勉强在一起过着痛苦的日子。在内心深处,她是自责和不安的。进入青春期,这种不安终于累积爆发。

阿华还有一年就满四十了,她脸色不太好,身体显得单薄,有些弱不禁风,但精神状态不错,表情也比较放松,看起来似乎有一种病痛解除后的轻松。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三十到四十岁应该是“黄金十年”,因为身体状况仍处于巅峰,精神世界也逐渐成熟。但对于阿华来说,刚刚过去的十年却如同噩梦。

丈夫以女儿为要挟

十年前,阿华就觉得没办法跟老公过下去了,老公读书太少,思想守旧,两个人根本没有共同语言。特别让阿华难受的是,老公时时刻刻对她不放心。每天打好几个电话查岗,每次都要问清阿华在哪里,跟谁在一起,还时不时搞突击检查,防止阿华撒谎。如果有男人在场,老公还会在现场待很久,以宣示他的“主权”。

与老公缺乏共同语言,本来已让阿华觉得婚姻无味,老公的不信任更是让她抓狂。她下定了决心要摆脱这不幸的婚姻。在这个过程中,老公的秉性暴露无遗。

老公提出条件,让阿华净身出户。阿华心想,家里的财权本来就是老公把着,房子车子本来就登记在老公的名下,不要就不要,她只要有自由。新房子装修没多久,一部分装修费是阿华找自己亲戚借的,阿华想,既然房子归老公,那装修借的钱,也总该归老公还吧?没想到遭到老公的断然拒绝。阿华感觉自己像吃了一口苍蝇般难受,但她急于摆脱这个男人,就答应了他的无理要求。终于,阿华拿到了她梦寐以求的离婚证。但没想到,老公想出了更毒的一招。

老公说,如果阿华搬离这个家,以后就不让阿华见女儿了。这一招很管用。当时女儿刚上小学,不让她见女儿,那是她万万不能忍受的。

哭泣的女儿

阿华的女儿,长得极像阿华,斯斯文文,非常懂事。孩子很小时,就经常目睹父母的争吵,也经历过父母无休无止的冷战,所以,她看起来很乖巧懂事。

上幼儿园的时候,女儿经常把阿华和老公的手往一起牵,她还会自己做饭洗衣,希望以此讨得父母的关心。阿华知道,孩子是敏感而脆弱的,她希望父母能够相爱,希望家庭能够充满欢声笑语,如果家庭不幸福,父母不相爱,她也许会觉得是自己不好,自己不可爱,她为此自责,努力表现,希望靠自己的力量让父母开心,让家庭幸福。

刚离婚那阵子,阿华搬出去住了几天,女儿每天打电话给她,问她什么时候回来,每次见了面,总是寸步不离地跟着阿华,担心她一转眼又消失了。到了分别的时候,女儿总是哭成泪人。阿华实在忍不住了,她妥协了,在离婚后再次回到了那个让她抓狂的家,从此在客厅的沙发上安了家,过起了伪装的家庭生活。在客厅当“厅长”的经历,让她身心都遭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创伤为何,痛到何种程度,我们后面再详说。先说说这个扭曲的家庭环境给女儿带来的伤害。

青春期女儿的反叛

阿华每天下班后,去接女儿放学,然后做饭给女儿吃。一家三口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但阿华与老公基本上不交流,有些话非说不可,也是让女儿去传话。

家里的温度低到零点,两个成年人过得压抑而痛苦,女儿也过得并不好。在女儿潜意识里,觉得是因为自己,这两个原本恩断义绝的人才勉强在一起过着痛苦的日子。在内心深处,她是自责和不安的。进入青春期,这种不安终于累积爆发。

上初中后,女儿开始叛逆起来,有一天还离家出走了。阿华与老公心急如焚,连忙报警求助,发动双方的亲戚去寻找,三天后,才将女儿找回家。原来女儿跟一帮辍学少年混在一起,她认了一个带头大哥,这个小混混带着她出入网吧和饭馆,让女儿有了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女儿的人是找回来了,但心仍在外面。那帮辍学少年依然去学校门口等,周末在QQ上呼叫,女儿后来又多次离家,搞得阿华和老公疲于应对,苦不堪言。

好在阿华善良有耐心,她全身心地去爱女儿,没有责备和打骂孩子,而是更用心地陪伴她,还专门请假陪女儿到外地旅游散心。在爱的感召下,女儿最终幡然醒悟,不再离家出走了。女儿说,她只不过感到难受,觉得不被父母理解和重视,所以就通过这种方式,让父母着急,让父母更爱她。

变态的丈夫

虽然离了婚,但还不得不与前夫在一个屋子里生活,在一个锅里吃饭,阿华如同坐牢,而前夫还觉得挺爽,他有一种胜利的感觉,他终于知道用什么办法将这个女人控制在自己身边。

他在长期的斗争过程中,知道了对付前妻最有力的武器是女儿,他运用起来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他不允许阿华将女儿私自带出去,不允许女儿在外过夜,哪怕是外公外婆家也不行。有时候,女儿眼泪汪汪地祈求老爸开恩,让她在外公外婆家待一晚,这个男人也会无动于衷。

老公偶尔允许女儿在外公外婆家过夜,仿佛开了天恩,那一定是他心情好的时候,那一定是他觉得该奖赏一下阿华的时候。

老公看自己将阿华治理得不错,一度还有了复婚的想法。他向阿华表态,只要她同意复婚,马上在房产证上加上阿华的名字,再买一套别墅送给阿华,甚至说给阿华一百万。

但阿华早已经对这个男人死了心。她像个囚犯一样,等着刑满释放的那一天。那一天,就是女儿高中毕业的那一天!

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伤害

在客厅睡了快十年了,沙发都睡坏了两张,阿华也身心俱伤。

长期睡沙发,翻身不便,阿华近两年颈椎和腰椎都出现问题。医生说,阿华的颈椎和腰椎老化严重,有几个地方都出了问题,只能保守理疗,今后要多加注意。

因为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阿华对另一个男人愧疚不已。他也离了婚,与阿华相恋七八年了,两个人情投意合,但就是不能在一起生活。

最近,阿华再次因为颈椎问题晕厥,在医院住了一周后才出院。经历了这次疾病的警醒,阿华有了顿悟,她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了。虽然女儿才上高二,还没到高中毕业的那一天,但女儿现在思想更成熟了,她想跟女儿好好谈谈。

女儿听妈妈讲了这些想法后,一度泪流满面,她虽然不愿意父母分开,但她已经能够理解阿华的痛苦,她希望自己的妈妈不再痛苦,她终于同意了。

新生

阿华说,她一个月前正式搬离了那个让她五味杂陈的“家”,现在住在一套新房子里,新房子是她和男友凑钱买的,虽然还没来得及装修,但住在里面很踏实很幸福。阿华说,她准备马上将房子装修一下,然后跟男友正式结婚。

十年了,阿华为了孩子,没有离婚,遭受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伤害,女儿也在这个过程中痛苦着、成长着。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也许她会做出截然相反的选择,也许她还会继续走熟悉的路。

但人生真的没有也许,阿华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变得更加成熟了,她说,自己下半辈子要成为一个诚实的人,诚实地对待自己,诚实地对待他人,诚实地对待人生。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