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不知曲中意-关于民谣的碎碎念

无人探相思 2018-10-21 23:46

此刻我坐在网吧,点燃一根十块钱的红双喜香烟,开始敲下这篇文字,寄托着我的一些不知道向谁诉说的情愫,从山东来到这个陌生的南方城市,一个人默默地在这里打拼,想起来家乡的朋友和亲人,就给他们打个电话,那些熟悉的欢声笑语会让人相信,生活终究会好起来,就像相信自己终会衣锦还乡,梦想仍然是那么遥远,陪伴我的只有耳机里播放的音乐。“远方的天空总是那么的蓝,我却躲藏在潮湿的角落里”,这首野孩子的《生活在地下》陪伴了我很多年,人生的每个阶段听到这首歌都有不一样的感悟,年轻的时候,这首歌是我的文艺理想,一人一把吉他,浪迹天涯,处处留情,最终功成名就,扬名立万,在世界音乐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现在只剩苦笑,当时的自己是那么的勇敢幼稚,就像周传雄的《青花》里唱的那样,“年轻的我们善良固执委屈着彼此”。善良固执,大概是只有年轻人才有的品格了,随着人的长大,越来越看重的也是利益了。

陷入平庸的人群里吧,淹没在其中吧,那其实也是我妈妈的愿望,我妈妈说,她希望我做一个平凡的人,过着平凡的日子,娶一个和我一样平凡的妻子,过这平淡的一生,我一开始是不以为然的,但是现在我长大了,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平凡并不是精彩的反义词,那是一种很舒适的状态,以前我总喜欢强迫自己,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但是现在我原谅了我,我知道我乃区区凡人,有一些过错,有一些改变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为什么又突然忧郁起来了呢?大概是南昌细雨连绵,寒风四起。

歌词里唱到“北京北京不是我们的家,我现在才知道劳动的人是最穷的呀”,现在我知悉确实如此,北京并不是一个地方,它是现在年轻人的精神寄托,它可以是任何一个大城市,装载着年轻人的梦想,年轻人破碎的梦想喂饱了这个城市,城市仍然繁荣的发展着,我们又该何去何从呢,大概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也终究能找到自己的归宿,对一切都释怀吧。

生活在地下,大概有两种意味,一是民谣或者摇滚音乐是地下音乐,一直无法出头,二我觉得应该是在北京生活的年轻人租不起房子,只能住在昏暗的地下室,上班时就坐在地下穿梭的地铁,生活在地下,大概是一种人生不得意的状态,但是人生又怎会处处得意呢,大文豪如李白都曾言“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杯空对月”,亦或是又有人言“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这都是对自己郁闷状态的抒发啊,他们有着如此的天才尚且如此,我一介匹夫又怎能奢求什么,只是我有时候会怀疑,这些“天降价大任于斯人也”的说教,到底是不是古代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的洗脑呢,赵雷的歌《飞来飞去》里也唱到“我是个发疯的虫子,我是个刚发芽的种子”,是啊,我又何尝不像个虫子一样,在人世间种种荒唐境遇的指引下,做出那些可能早就被设计好的举动,生活,有种强大的被操纵感,也有种无力感,但是我知道,时间会抚平一切,沧海桑田,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说是把握当下有些俗套,像没有营养的心灵鸡汤,但是有音乐,有烟有酒有朋友,人生也并不是没有意义吧?

赵雷最近出了一首新歌《19》,歌词里满满的正能量,歌词的大意也就是自己十九岁时喜欢的姑娘,那些生活的困难已经对他来说不是问题了,他估计再也写不出如《理想》那样现实主义的歌来了,可能事实就是这样吧,只有痛苦的生活才能给人最真实的灵感,才能反映生活本来的样子,那些情情爱爱,有流行歌曲就够了,不过这也是正确的,民谣这朵瘦小的花儿在资本的浇灌下,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我想我大概理解了兰波为什么在十九岁之后再也不写诗歌了,人在被名利困扰之后,大概都会迷失自己,一些人找回来了自己,一些人就这样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了。

我喜欢民谣,他能在我颓废的时候给我一种走下去的精神力量,希望中国民谣能越来越好,希望走在这人条路上的人,永远不要忘记自己孤身背着吉他走在路上的豪情。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