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我曾经的闺蜜

壹天壹条 2018-10-13 00:36

我曾经的闺蜜,她有一个很让人疼爱的名字,叫冯宝。

之所以起名叫冯宝,据说是因为当年她妈妈想生个男孩,因为她上面有个姐姐。结果,她妈妈在怀她的时候就想好了名字,没想到是个女孩,很失望,但是,不改名字了。

也许,在娘胎里和出生后的愿望落差,使她的妈妈对她一直不是特别好。感觉不到母亲对于自己的疼爱和欢迎,对于这一点,她一直是很失落的。这种失落直接导致了她日后的一系列的叛逆。

我认识她的时候,我们都是初三。说不上是什么原因,反正我俩一见如故。也许,当时年少的我,也有这种失落感,也有这种相似的心路历程,所以,感觉上我们同病相怜。所以,我们很快好的像穿了一条裤子似的。

我们之间有说不完的秘密,谁暗恋我,她喜欢谁,谁又喜欢她,我又喜欢谁,这样共同的秘密让我们年少的岁月,充满了神秘感和新鲜感,并且一直乐此不疲的消耗着生命当中大把大把的美好时光。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很蓝。但是,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初三毕业后,我和她就分开了,我去读高中,她去读中专。在漫漫的人生路上,我们交集又旋即分开。谁都没有想过,以后会怎样。也谁都没考虑过,其实,以后的我们几乎不再见面。事实是,分开后的我们,只见了两三次,之后就一直没再见过,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

高一的时候,她来看我。来之前,她没告诉我,想给我一个惊喜。那天中午,她在我们教学楼的走廊上,大叫一声我的名,意想不到的我,太兴奋了。她的狂喜我的惊诧,随后是,第一时间,我冲上去,咱们在走廊上来了个大大的熊抱。

多么开心,分开几个月后的见面,让人如此的快乐。但是,这样美丽的时光,显然,是为了不会再有如此美好的时光而作的铺垫。那时不知,太年轻的我们也根本就不会想到。现在想来,苍天真的很会捉弄人。

再一次的见面,是在我的大学时代了。有一次,我突然在梦里见到她。我知道我想她了,于是,选了一个回家的日子去看她。结果,在她家里,没看见她的身影,却看见她母亲。我刚叫了一声“妈妈”,没想到,她母亲一见我就流泪,并且泣不成声。

非常惊讶的我扶住她的母亲,忙问怎么啦?后来,在她母亲断断续续的抽泣中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她中专毕业后在卫生院做了一名医生。这是好事。后来,她谈朋友了。她谈的朋友,她母亲不喜欢。这个男朋友的家,就在她们家前面的一个村子里。何以她谈一个男朋友,会让她母亲这么的伤心?

后来我才了解到,原来这个男朋友属于无业游民。她和他,是在跳舞的时候认识的。他对她,肯定是很好的,她认为,真爱是甚于一切的,义无反顾地和他确立了男女朋友的关系,而且很快便同居在了一起。

这些,都是我之前不知道的,因为,我和她之间,也很久不曾联系。没想到,她和自己的母亲之间的关系竟然会僵化到这种程度。

我能理解她母亲的伤心,因为自己的女儿不听话,没结婚就已搬到男朋友家去住了。如果这个男朋友体面点,也就算了,问题是,这个男朋友在村子里口碑不是很好。

她自己长得也挺好的,而且又有体面的工作,凭什么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也许,是她母亲从小命令她惯了,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母亲也命令她不许交这个男朋友。但是,叛逆心很强的她,终是选择了叛离自己的母亲,而选择了她所认为的她爱的男子。

我也能理解她的叛逆。从小,她得不到母亲的疼爱。她心里也很失落,一直觉得母亲对她不好,也一直觉得母亲这种命令式的教育令她反感。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的想法。她母亲边落泪边乞求我,让我去把她劝回来。我身负重任的去找她,不曾想,她已经不是那个曾经和我亲密无间的女孩了。

我很快就找到了她,她看见我过来,眼睛有一丝的兴奋,旋即马上又黯淡了下去。她说:“如果你是来做说客的话,那我们就不要见面了。”我还未开口,就噎住了。沉默了3秒钟,我轻轻的说:“你妈,哭得眼睛,都疼。”她不语,低着头在一边,用脚拨弄着地上的石子。

我俩去曾经走过的田埂边走走,我却悲哀的发现,我们已经很少有共同语言了。她显然是不太快乐的。虽然她很勇敢,但是,生活是沉重的。而且,她觉得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因为,她和他已经有了亲密的关系。骨子里其实很传统的她,认为,只要和一个男子有了亲密关系,就一定得嫁给他,别无选择的了。

我去过她的房间,很朴素也很简单。因为各有心事,我已经和她说不到一起去了。很快,我离开了她。因为没有说服她,也不敢再去见她的母亲。我只是,在同情她母亲的同时,我也很同情她。

我快大学毕业的时候,她打电话来,告诉我,她要结婚了,让我去参加婚礼。我本来也准备着去参加。但是,那个周六的早晨,我在宿舍里,刚起床,从来不曾头痛的我,突然之间痛得厉害。无奈放弃了出行。她没怪我。

后来,我工作的那一年,她来我家找我,没找到。但是,打电话找到了我,让我去喝满月酒。本应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但是,那一年,我家遭遇了不测,心情极度灰落的我,对什么事都没有兴趣,更别提去喝她孩子的满月酒了。我什么都没说,她也什么都不知道。当然,没去,她也没怪我。

就此别过,再也没见过。有时候,我很想她,但是,想到和她之间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亲密的时候,我就很失落。之后,因为我自己的浮浮沉沉,我俩之间就开始杳无音信起来,也遗落了彼此的联系方式。我们都在彼此的猜测里,遗失了对方。

那天,看一篇文章《猩猩》,也是讲年少时同学之间的情谊的。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她,我曾经的闺蜜——冯宝。一直想写一篇关于我和她之间的文字,但是一直无从落笔,也许是我功力不够。

最近,希望能查出什么电话号码之类的,能够联系到她。但是,号码查到了,我却没有勇气去拨那个电话。因为,我明白,我俩之间现在已然是两个世界。多年以前,她就曾很失落的对我说过:“我们之间,已经是不同的两个天地了。”

后来的后来,我听说了,她生了孩子后,她母亲还是不许她老公进门,只允许她带着孩子回娘家。这样的一份沉重,真不知她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不敢想象。如今,我只愿她,一切都好。除此之外,我真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但愿,她一切都好,一切都好!

——end

作者:王子夜(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支持原创!平凡人依然可以做公益。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