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助杨坚开创了繁盛的隋朝基业 老年却惨死暴君之手

慧心说史 2018-10-12 23:10

千古一帝的唐太宗李世民曾感叹赞赏隋朝的一位开国功臣:“何尝不想见其人”,并高度评价他德高才大。唐太宗如此想得到的这个人是谁呢?他就是隋朝开国功臣、第一名臣高颎(公元541—公元607),他在隋朝做了19年宰相,《隋书.高颎传》记载:“当朝执政将二十年,朝野推服,物无异议,论者以为真宰相。”

高颎17岁入北周为官,周武帝灭北齐,高颎战功卓越,任开封,周宣帝时征讨胡人叛乱,又立战功,在朝廷熠熠闪光,杨坚任北周左大丞相,他看上了高颎,高颎是个爽直的人,他知道杨坚取代北周已成定局,欣然接受杨坚的邀请,跟随杨坚,为打下隋朝驰骋沙场,忠心耿耿。

高颎文武双全,军事和谋略旷世难见。相州总管尉迟迥起兵反对杨坚称帝,杨坚急需一心腹到前线督战,杨坚信任旧部下崔仲方、刘昉、郑译,于是派他们前去督战。崔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不愿前往,刘说自己从未领兵打过仗,郑说家里有老娘。杨坚火冒三丈,但无计可施。这时候高颎站出来主动前往,家都没有回,只是捎信给母亲。到达前线后,两军在沁水对峙相望,下一步怎么办,带兵的韦孝宽是不知道的。高颎下令架桥攻打,速战速决。尉迟迥见对方要架桥,便在沁水上游绑很多的木筏,木筏上装满浸油的干柴。点燃后放下来,意图烧掉临时搭建的桥,但是木筏在桥的前方停下不再前进,原来高颎在河里集土,形状似坐在地上的土狗,前尖后宽,木筏来后被挡住了,桥修好后,韦孝宽率军冲杀过去,高颎立马命人烧掉桥,“置之死地而后生”,众将士已无退路,只有奋勇杀敌。杀到尉迟迥的老巢邺城后多次被打了回来,无法攻进邺城。原来对方有13万人,麾下善战者不下一千,个个生龙活虎。高颎到城下一看,却发现城里有很多百姓围观看热闹,而且人多如墙,高颎心生一计,他派人在观看的人群里打架斗殴,乱跑乱串,老百姓一听有人打架,立刻乱起来,城里一乱,部队乘乱入城,一举灭了尉迟迥。高颎回来后杨坚更赏识他,把他看成自己的心腹,高颎成为当时权力最大的首相。

隋朝是如何灭掉陈朝的呢?也是高颎用计而成,他给杨坚出了这样几个妙招:一、陈人收获季节,我方扬言出兵,成人播种,我方又扬言出兵,这样几次三番出兵但又按兵不动,当条件成熟,我方真正出兵时他们一定犹豫怀疑,出兵速度不快,我方乘机渡江剿灭陈。二、断粮草,江南用茅草和竹子做的房子储粮,只要他们收获了,必烧之。杨坚采纳了他的建议,陈果然防备松弛,开皇八年(公元588年)十月,隋出兵灭陈,军队名义上受杨广节度,实际所有军事指挥和战略部署均由高颎完成,隋灭陈,统一了全国,结束了西晋以来天下大乱的局面,为隋唐繁盛的到来准备了条件。

古代酷刑多,施法惨烈无比,高颎两次修法,做出了以下功绩:一、废除斩后悬头于木上、车裂、鞭打等。二、不是谋反不用灭族罪。三、敲打不过200,枷、杖规定统一的尺寸。四、民可以越级上告。在高颎的带领和努力下修成《开皇律》,为后代法律法规的制定奠定了较好的基础。

隋文帝暴躁,朝堂之上不如意则随时打人杀人,高颎向隋文帝请罪,他与同僚一同辞官,要求隋文帝不乱打人,乱杀人的恶劣行为,高颎说道:“陛下立法,务在除弊,百姓却无知,犯法者不断,致使陛下决罚过严,臣等不能有所裨益。请自退屏,以避贤路。”高颎还问左右大臣,皇帝打人的棍子重吗?朝臣答:“皇上打人三十下,相当于普通棍子打数百下,所以打死人是常事。”隋文帝被迫去杖刑,答应不在朝堂上乱杀人。高颎大义禀然维护法律权威,不畏皇权不怕死的性格让人肃然起敬!

由于隋统一前国家割据混乱,年年战祸不断,穷苦百姓逃到豪强地主门下,国家税收被豪强地主征收,老百姓被盘剥的更加严重。生活凄苦异常。高颎创立“输籍法”,鼓励农民自愿脱离豪强地主,成为国家在编人口,所交赋税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农民积极响应。为了防止地方官吏肆意妄为征收赋税,高颎又创立了“输籍定样法”,每年正月初五,先由各州县排查一次户口,按朝廷要求定等次,征收赋税时,按排查登记交税纳粮就可以了。隋朝经济得到发展,民生得已改变。

高颎为国谋利,敢作敢为,灭陈时他抓了陈后主爱妃张丽华,杨广听闻张丽华貌美如花,求高颎把此女子给他。高颎想到陈国君宠此妃荒废朝政灭亡,他二话没说就斩了张丽华。为他后面被杀埋下了隐患。

高颎是独孤皇后家的家客,独孤皇后讨厌杨勇而欲立杨广为太子,高颎坚决反对。独孤皇后反感高颎了,高颎妻子过世,独孤劝高颎另娶,高颎不愿意,强迫他娶了个小妾后却生了个儿子,独孤皇后特别讨厌自己的丈夫讨小老婆不准隋文帝宠幸其她女子,她更加反感高颎了。她在隋文帝耳边说道:“你还要信他吗?明着拒绝暗里爱小妾爱的要死,他劝你不要为女人荒废天下,他自己呢?他这是欺君!隋文帝开始疏远高颎,削掉了他所有的官职。隋炀帝荒淫无道,残暴无比,为报当年杀张丽华之仇,一纸诏书杀了高颎。

高颎有经国大才,是隋朝成就大业的中流砥柱,隋文帝没有他无法称霸,隋朝没有他,不会成为强盛的帝国。唐代名相著名经济学家杜佑在他的《通卷》里曾这样评价高颎:“经邦正俗,兴利除害,怀济世之略,孕治理之机者,盖不可多见矣!”一代名相贤臣死于荒淫无度的暴君之手,惜之痛之!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