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卑鞑靼踏不碎的长安皇城内,李渊埋下了十万火雷

燕兰家乡月季花 2018-10-12 23:10

百世之后的人们遥望历史彼岸的长安古城时,这座而今位于陕西西安位置的万朝国都,无不感叹于当年李家人的宏图伟业,竟然可以超越当时农耕文明数千年。长安的多元文化社会以及施政者素以包容开放的治国之风,无不是放之今日皆可的准绳。如此先进的文化机器,却恰恰败在了太过于先进,从李渊开始,这火雷已然埋在了长安城的深处。

唐朝历时二百八十七年之久,在史上留下了诸多值得歌颂宣扬的优点,唐朝也有着令人痛心疾首的灾难,自李渊时代开始到玄宗李隆基,时间跨度长达一百来年,这段时间无疑是唐朝最具光明前景的时代,建制的李渊,开承的李世民,登峰的李治,中强的李旦,图新的李显,直至大同中兴的玄宗李隆基,唐廷塑造了一个农耕社会最高形态,展现出了儒家在经世致用方面最完美的作用。也许是太过嚣张跋扈,历史的脚步突然卡住了唐廷的脚步,若干年之后,远在天外的高卢人马克思终于说:历史总是螺旋上升的。马克思的祖先或许曾经还被唐廷所击退的突厥人伏击过。安史之乱从公元755年十二月十六日爆发,因反贼是两个叫做安禄山和史思明的外族人,故名安史。这场重创唐廷的祸乱直接导致国家陷入了长达几乎八年的艰苦抗战,重创了唐廷的战后建设和文化复建,唐朝一下子从世界超级大国一蹶不振变成了偏安一隅的中原弱国,而后苟延残喘的续命了近一百五十年,也没有能够实现中兴之治。

要说中原人抵抗外族人入侵的历史可以追溯数千年之久,而像唐廷如此特殊的绝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李渊在建唐初期其实对突厥鲜卑等辈不敢轻易造次,在这个时候,唐朝和历朝一般,依靠着长城守护疆土。然而事情在公元630年的冬日发生了转机,这年,突厥人在北方几欲想要进攻长安,结果碰上了自然灾害的侵犯,又逢内部出现内乱,突厥人的部队几乎不攻自破,一般来说,突厥人总会趁着北方待着不舒服的时候进攻中原,好像候鸟过冬一般,掠夺些财产,签署种种的协定。这年不同了,李世民忌讳着突厥的屡屡侵犯,又记仇于626年在唐国玄武门之变的时候趁乱偷袭了中原疆土。李世民也是个打仗出生的凶蛮老爷,为此早就备好了军队人马,在突厥人自乱阵脚的时候,往西北区域攻入突厥人的心脏,这一战直接捅破了突厥人的血脉,突厥人就此在没能在唐朝兴盛之时站起来,跪了整整一百多年。

唐朝在讨伐蛮夷的路上到底走了多远,只需要看看长城的位置在唐地图上的位置,直接被吞没在了浩瀚一望无垠的疆土之中。李渊讨伐蛮夷成功之后,开始考虑如何处理这些非法移民的事情,当时这批骁勇善战的突厥人光是部队人员就有十万余之多,其他杂牌人员就更加无所记载在册,当李世民开始思考这十万芸芸的时候,祸乱的导火索已然开始出现了火星。

在突厥一事上,唐廷分为两派,一派是主张放逐突厥在中原内陆,教他们以农耕,授他们以礼节的温柔政策,另一派为魏征所主导的强硬政策,魏征觉得突厥人根本不会开化,放在中原让他们种地也是枉费工夫,还可能引起内乱,所幸流放他们回到西北。最后的决定权还是握在太宗的手里,尽管唐廷信仰佛学,在朝政之上,还是会用到儒家话语,本着“信义,仁义”的虚无主义,李世民没有同意任何一方的决定,他觉得将突厥融入中原社会实属于扭曲民性,不符合儒家义礼。而放逐回西北荒漠更是不要谈。

在仁慈思想和几乎超越时空的治世观之下,李世民作出了一个深远的决定,将这批突厥人在国内自立区域,设立“羁縻府州”的一种地方自治性质政体。这一政策随后就立刻在全国实行,最东可达幽州区域,最西可达灵州区域,在这块巨大的区域内划分了若干块自治区域的羁縻府州,拱让给突厥人自己管理,形成一个不同于中原文化的小小国家。在羁縻府州内部,通常不实行唐廷法律,照顾少数民族的意愿,直接采取了本民族的法令纪律,并且有民族部落的一个酋长担任治理责任,而这个酋长可以算作实唐朝的在册官员,可以上奏皇帝,在缴税方面,也不同于唐民,只需要象征性地缴纳一定的厘钱,就能得到唐廷的庇护和馈赠。在往后的征讨路上,唐疆土上不断出现了契丹,靺鞨,薛延陀,室韦等少数民族。当时看来,李世民的创举真是千古一策,既保证了疆土的扩大,又没有引起部族和人民的怨恨,还开辟了文化多元的好局面。从后世角度看来,正是李世民的过于超前,导致了最后安史之乱的发生。一套完美先进的体制必然配套着强大分级管理和良好的民间作风。唐廷纵然腰缠万贯,也不能尽善尽美。

唐太宗李世民忽略了很多问题的复杂性,这种所谓的羁縻府州管制只是强塞入了政府层面的管制,在细枝末节的习俗和民族本性上,没有考虑到,这一弊病在唐玄宗的天宝年间终于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唐玄宗的励精图治在他早期得到了很大成功,然而后来放纵收管,晚年娶了杨贵妃之后更是不理朝政了。唐玄宗时期的多元盛世达到空前程度,朝政之上外族人官居五品之上的人多大数百之人,有像高仙芝,李光弼这样的南北忠臣,这其中,还混杂着安禄山和史思明这样的野心勃勃之人。安禄山早年靠着投机钻营博得了玄宗的赏识,而后又认了杨贵妃为母,做了她的儿子。最后官至三藩节度使,具有很强的军事权力。节度使这一官职本来就是依着羁縻府州而生,监管并控制其内区域,并i且有着区域内的财政权,行政权,还有掌管军队的特殊职权,安禄山身居要位,为其以后的谋反造乱提供了基础。加之唐廷所引以为傲的多民族融合军队更是为安禄山铺垫了道路,他利用羁縻区域对唐廷的不满,和史思明二人以讨伐唐廷的当朝宰相杨国忠,也就是杨贵妃的父亲为借口,进攻长安。

公元755年的十一月,安禄山在范阳举起了他造反的第一旗,在后来的七年时间里,唐廷靠着几个善战的将军和英明的君王拼尽了唐朝最后的气数,打了安禄山又攻安庆绪(安禄山之子),讨伐了史思明又降伏了史朝义。终于将这场安史之乱平息。而此时,国内早已经是一片狼藉,众生涂炭。遥望当年的盛世长安,而今又是一副什么残破样子,哀而不鉴,复哀后人,唐朝用尽了百余年时间消弭安史之乱的影响,徒然辞世。而这样的事情在后世又发生了不知几次。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