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星光灿烂,皎洁的月光照在草原上,天地间一片静谧

商宇话娱乐 2018-10-12 10:26

夜晚,星光灿烂,皎洁的月光照在草原上,天地间一片静谧,晚风轻轻的吹过,草浪随风起伏,显得分外惬意。

林芷萱的眸子忽然亮了起来,指着前头芦苇丛丛的河水道:“王爷,你瞧,那是什么?”

魏明煦连忙抬起头来,却瞧见那一片漆黑的芦苇中,竟然有一点荧荧的飞舞的光。

林芷萱已经起身跑了过去。

魏明煦怕她夜黑瞧不见再摔在水里,也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跟了过去:“不过是一只萤火虫罢了,瞧给你稀罕的,盛夏里,王府后花园的湖上也有萤火虫,你若是稀罕,来年我让人多种了芦苇,带你乘船去看满湖流萤。”

林芷萱却兴奋地无以言表,她连连摇着头:“我家从前的萤火虫定然比王爷见过的还要多,只是我很小的时候,顾妈妈曾跟我说过,萤火虫是蒲草所化,生在夏花绽放的季节,会在一整个夏季里发光,直到寻到另一只能与它共舞的萤火虫为止,若是没能寻到,便会凭着那股愿力,撑过整个夏天,变成秋天的萤火虫,直至寻到另一半为止。

顾妈妈说,若是能瞧见秋天的萤火虫,是一件顶幸运的事,一定要对它许愿,它会让愿望都能成真。我小时候曾经信以为真,入秋之后,便日日去荷花池边等着,希望有一日能瞧见传说中的秋萤,一连等了好多好多年呢。

后来长大了,只当这是妈妈哄我的故事,却依旧从不死心,还拿这个讲给女儿听,那丫头也去家里的湖边瞧过好多年,只是却从来没见过。”

魏明煦只温柔瞧着身旁那个兴奋地连说话的语速都快起来的小丫头,自从认识她,这么些年来,瞧过她端庄稳重地处理家事,临危不乱地闯宫送药,手段果决地惩治姬妾,或温柔或严厉地教养子女,仿佛除了她的容颜娇小些,旁的一切都不像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

只道此时,瞧着她忙慌不迭地双手合十,已经闭上了眼睛,仿佛在许愿的模样,竟然比对着菩萨还要虔诚。

魏明煦瞧着林芷萱终于睁开了眼睛,这才问道:“许好了?”

林芷萱点头,并肩与魏明煦瞧着那只萤火虫带着林芷萱的心愿飘摇远去。

魏明煦道:“快回去吧,一会儿山鸡烤糊了。”

林芷萱这才恋恋不舍地与魏明煦回去,却听魏明煦忽然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与九姐儿说的,我怎么没听她提起过?”

林芷萱的脚步忽然一顿,她说的女儿不是九姐儿,而是前世的琳姐儿。

林芷萱这才改口道:“是歆姐儿。”

魏明煦并没有再追究,只当是林芷萱方才高兴坏了,一时口误也是有的,架子上的山鸡已经烤好了,魏明煦取了油纸包着撕下了一条腿来递给林芷萱。

林芷萱瞧着四下没人,这才接了过来,闹到这么晚也当真饿了。轻轻地咬了一小口,忍不住让人食指大动,香得很。

只瞧着魏明煦用刀片下了一片肉丢进嘴里,又取了碗来,一旁竟然还备着酒。

林芷萱从来没有见魏明煦这样吃过东西,他是亲王之尊,素来与自己一桌吃饭也是斯文严谨,一顿饭下来,连碗筷相撞的声音都听不见,很是有大家规矩的。

可此番林芷萱瞧着有趣,便也轻轻吹了吹那鸡腿,咬了一口,四下再三瞧了没有人之后,又问魏明煦要酒喝。

倒是越吃越没了样子。

林芷萱不过吃了一个腿子,又被魏明煦喂了几口鸡胸肉就饱了,说再也不能了。

魏明煦比着林芷萱往日的食量,今日吃这些已经不少了,况且还喝了酒,又是夜里,也不该多吃。便也没有逼她,魏明煦自己吃小半也停下手来,毕竟这只山鸡大得很,怕是足足有十多斤了。

魏明煦陪着林芷萱去河边洗了手,因着吃得多了又都是肉,怕积食,所以魏明煦领着林芷萱在朗月下的草场上缓缓散着步。

才走了不多远,林芷萱便借着酒劲嚷着走不动了:“王爷今日走了太多路,你瞧眼前这景色,可称得上’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了,不妨我们坐下静赏怎么样?”

魏明煦无奈,瞧着已经席地坐下的林芷萱道:“你今日走了几步?还不都是马替你走的?”

却也知道她累了,素来不是个多动弹的人,也怕累着她,再看她如今的行动,也颇有了些醉意,毕竟秋日里天凉了,他们方才是喝了酒所以不觉着,魏明煦不敢将她放在这里,便要拉了林芷萱起来:“走,背你回去,我们拥着火说话。”

林芷萱却只是累得很,又喝了那样烈的酒,虽然觉着意识还清醒,可是路却有些走不稳了,挣扎着站起来险些摔倒。原本还推脱着说不用魏明煦背,此刻倒是不行了。

安安静静的伏在她背上,今日对林芷萱来说,有了太多的第一次:“王爷,我从来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好自在。都有些不想回去了。”

魏明煦背着她慢慢走着:“瞧,没见识的小丫头,当初要领你出来,你还百般不愿意。”

林芷萱紧紧揽着魏明煦的脖子:“王爷还笑我,王爷不喜欢么?”

魏明煦叹道:“喜欢,喜欢极了。所以当初喜欢跟老十五他们出去打仗,快马驰骋疆场,杀敌无数,当真有种这天下的土地任我踏平之感。”

林芷萱静静听着,魏明煦与她说起当初一起出征蒙古的事:“那时也是粮草不济,可我们手底下的兵将越发的嗷嗷待哺。几乎扫荡整个科尔沁草原,只要见着敌人就兴奋地不行,因为见着人,就是有了粮草,有了牛羊。

我和应祥当时还领着一队人去打猎,被一群草原狼给围了,足有五六十只。”

林芷萱兴致勃勃地听着:“后来呢?”

魏明煦道:“后来全军饱餐了一顿烤狼肉,满草原地去追狼,瞧见狼,一个个比饿狼还凶狠。至于旁的什么兔子啊,蛇啊,甚至老鼠也曾吃过,草原上有一种田鼠,肉很肥,也很香。”

“咦。”林芷萱嫌弃地拧了拧鼻子。

魏明煦却继续笑着道:“那时候只想着怎么吃饱,怎么把敌人杀死,虽然风餐露宿,却比在京城里勾心斗角过得畅快多了。身边都是可以将后背交付出去的生死之交,都是可以一同浴血奋战的兄弟,倒是比这巍峨京城里的血脉至亲更让人心安。”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