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青觉用喝酒作掩饰,一会才放下酒碗,发现高杨仍期待地看着自己

影姐玩娱乐 2018-10-12 09:42

“今晚不醉不休。”酒馆里一片嘈杂,高杨没听到施青觉的话,自己先喝下去一大口,咧嘴笑了,“我说什么来着,这回见到龙王、加入龙军,你都得感谢我吧?”“是是,我非常感谢高大哥。”施青觉喝了一小口,实在不知道这酒的好处在哪里。“作为大哥,我可得说一句,好好的当什么主簿啊?你会功夫,就应该要个军官当当,上阵杀敌,才能立功当更大的官,天天耍笔头子,到死也折腾不出名堂。听我的,跟我一块当兵吧。”施青觉用喝酒作掩饰,好一会才放下酒碗,发现高杨仍期待地看着自己,“出家人以慈悲……我现在不是出家人了,可我觉得还是不要杀人或者少杀人为好,再说我这点武功,跟高大哥比不了。”一句简单的吹捧过不了关,高杨脸色立变,略显浮肿的小眼睛里发出的像是黄光,“不杀人还练什么武功?还闯什么江湖?你瞧瞧现在的南城,死气沉沉的,连喝酒都比从前少了许多乐趣。”高杨声音大,旁边的一名酒客抬头乜斜着他,用讥讽的语气说:“喜欢杀人,去南墙酒馆啊,那里什么都不管。”

“哈哈,你以为我没去过吗?”高杨一挥手,“伙计,再来两碗。”伙计冷淡地走过来,“你已经喝了四碗了。”“那又怎样,有酒不卖吗?”“得先把这四碗的账结了,才能上新的。一两三钱。”高杨的眉毛渐渐竖起,施青觉急忙从怀里掏出银子,甚至没问四碗酒是怎么算出一两三钱的,“这顿我请。”高杨抢在伙计之前抓起银子,“说是谁请就是谁请,你着什么急?我又不是没银子。”嘴里说着。高杨将银子放入自己怀中,顺手掏出一枚木牌,啪的一声扔在桌子上,指着伙计斥道:“张开你的狗眼,瞧瞧这是什么?”伙计瞥了一眼,厌烦地叹了口气,扭头喊道:“掌柜,龙军腰牌一枚。”

一刻钟之后,高杨骂骂咧咧地走出酒馆。对身边的施青觉也没好脸色,“你拦我干嘛?让我教训他们,拆了这破店。”走出一段距离,高杨怒气消得差不多了,问:“天还早,你想去哪?”施青觉望着黑色的夜空,想起几天前自己还在过着清苦的出家生活,这个时候正该做晚课。不由得感慨万千,他知道自己最想去哪〈不好意思开口,真希望高大哥能有木老头的眼力。高杨误解了施青觉的沉默,“跟我走,带你去好地方。”走出两条街之后,施青觉有点害怕了,“还是别离护军府太远吧。”“怕什么?”高杨怒声道。“难道我保护不了你吗?走!”

施青觉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个晚上好像要出事,可他在四谛伽蓝养成了顺从的习惯,高杨一露凶光,他再也不敢提出反对。南墙酒馆的生意突然间变好了。以它为中心,周围十余条街巷属于天山宗的地盘,天山宗与金鹏堡虽然也发布了禁杀之令,但是从来没有认真执行,这里因此仍跟从前一样,刀剑称雄,吸引不少刀客来此重温旧日时光。这也意味着,敢在这里开店的人都很有来头,尤其是南墙酒馆,它是天山宗的总舵,刀客奔着自由的名声而来,却没人敢于拖欠酒账,顶多互相打一架。两人来晚了,好不容易才在角落里找到一张桌子,跟另外四名客人挤在一块。两名壮汉正在酒馆中间赤膊相斗,兴奋的客人们大声叫好,施青觉胆战心惊,缩着身子,小声问高杨:“不会出事吧,这里可不是护军府的地盘了。”“嘿嘿,老子巴不得出事呢。”高杨这回老老实实地掏出银子,先交钱后要酒,伙计的动作倒很麻利,很快就端上来。这里的酒奇贵无比,最普通不过的劣酒也要一两银子一碗,施青觉感到颇为不值,“这里的人打架挺守规矩,不碰桌椅,也不伤及无辜。”话音刚落,赤膊相斗的两人胜负已分,一人的胳膊被活生生卸下来,在地上翻滚着连声惨叫,胜者举着战利品向观众怒吼。欢呼声很快将两人的声音压下去。施青觉吓得脸色都变了,险些从长凳上跌下去,“这、这、这……”高杨却不感兴趣,连头都没转,“赌斗嘛,胜者一百两,输的人啥也没有,我还想参加来着。”“他们可是真下死手。”施青觉听说过南城的种种野蛮行径,可是亲眼目睹之后还是难以忍受,低着头,不敢再看。

“当然,大家看的就是这个,再说成千上万两银子押在你身上,不拼命也不行。”果然,胜负一分,有人兴高采烈地收钱,有人唉声叹气地摇头。施青觉感到自己快要吐了,“高大哥,喝完这两碗酒还是走吧,我、我有点困了。”高杨没有搭理他,又掏出龙军士兵的腰牌,翻来覆去地观看,“他奶奶的,还以为这玩竟儿能有点用,原来一文不值,亏,太亏了。”施青觉一把将腰牌夺过来,放到桌下,警惕地左右看看,“这东西不能在这儿亮吧?”高杨笑了起来,“你呀,胆子小得跟耗子一样,真不明白,你干嘛还俗啊,璧玉城可不适合你这种人,在这里,想活,你得狠,想活得好,你得比别人更狠。你瞧龙王,就是因为心狠手辣,才没人敢惹,从小小一名杀手变成今天的龙头老大。”“璧玉城其实有不少普通人,活得也挺好。”“好个屁。”高杨生气了。“晚睡早起,累得跟牲口一样,还得看别人脸色,赚的钱不够喝碗酒,你想过那样的生活,也简单ˉ南边的牲口市,把自己卖掉就行了,你还不算太老,肯定有人买你。”高杨越说越气,端起碗一饮而尽,酒下肚了,怒气却还郁结在胸里,于是端起另一碗酒,也喝下肚。感觉终于好了一点。粗鲁凶恶的高大哥似乎也有着心事,施青觉没敢发问,挥手叫伙计过来,掏出最后一点银子,“两碗酒。”高杨紧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拿命换钱,再拿钱买命,这就是璧玉城。你得够狠,才能跑得比钱更快一点儿。”

“现在不用了。龙王颁布禁杀之令,是一个变化,等他成为璧玉城的主人,规矩就会大变,璧玉城将变得跟其它地方一样正常。”高杨斜眼看着施青觉,一脸不屑。“你还真是单纯,和尚当久了,脑袋也糊涂,璧玉城就是璧玉城,谁也改不了。谁也不想改,龙王真是禁杀吗?无非是讨好北城的有钱人,让他们帮着养活军队,等到龙王胜了,他自己就得杀人,而且是一堆人,还禁个屁啊,大家都等着这一天呢。”“不、不会吧。”施青觉不太相信。“怎么不会,这不是我说的,大家都知道。喂,老兄,你说说,龙王以后还会不会杀人?”旁边客人已经喝多了,摇摇晃晃地转过身,打着酒嗝说:“龙王不杀人……难道等着被人杀啊?”高杨觉得一切都解释清楚了,“小秃儿,我不是聪明人,你也不是,龙王是、独步王是、中原人是,我就知道一点,聪明人就靠着欺骗咱们这些人得势的。所以啊,龙王说不杀人,那肯定是为大开杀戒做准备,独步王说一个杀手没留,那肯定是把最厉害的都藏起来了,中原人……中原人说什么来着?”高杨这番话一说出来,施青觉立刻对他刮目相看,“中原人说要让西域人当璧玉城城主。”“对对,那最后的结果肯定就是璧玉城一切都被中原人控制了。”施青觉佩服得五体投地,“高大哥,真看不出你有这种见识……我没有别的意思啊。”高杨咧嘴而笑,他只看到对方敬仰的表情。旁边的酒客却偏偏不合时宜地插口,“切,这有什么?在南墙酒馆待两天,这种话听得你耳朵出老茧……”酒客的同伴捅了他两下,阻止他再说下去。

一条臂膀掉在酒桌上,其他酒客弯腰就跑,施青觉吓得不敢动弹,只有高杨腾地站起来,怒视来者。刚才参加赌斗的胜者走过来,上身仍然**,他比高杨矮了半头,看上去却更加精壮,肌肉闪闪发光。“给你们加道菜。”壮汉说。“一道不够,得两道。”高杨毫不退缩,解下腰刀,扔给施青觉,“先给老子报个名。”“用不着,你敢拿着龙军腰牌来这里挑事,就是找死的,还要什么名字?”高杨端起桌上不知谁的酒碗,咕咚灌下去一大口,随手将碗扔在地上,扯开上衣,也抛给施青觉,“有多少银子押多少,今晚咱们发笔小财。”两人在欢呼声中走向场地,施青觉捧着刀与衣裳,看着桌上的残肢,恶心得一阵阵想吐,根本没办法拦阻高杨。伙计走过来,将两碗酒放到客人面前,收起残肢就走,两步之后转身问道:“要下注吗?”施青觉拼命摇头。“你应该下注,你的同伴很可能会赢。”施青觉猛地转身,发现桌边多了两个人,一名高大威严的高者和一名年轻的刀客。

    猜您想看
    为您推荐 更多